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744 来做一个交涉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伴随着罗兹瓦尔的情绪波动,周围的气氛一下子改变了。

    极为压抑的魔力自罗兹瓦尔的身上波动了起来,将周围的风雪都给分开。

    “唔…”

    拉姆似乎发出了有些苦闷的声音。

    在离罗兹瓦尔那么近的距离下接触到那压抑的魔力波动,对于这个失去了角的鬼神来说,貌似太过于勉强了。

    可即使是这样,拉姆依旧咬紧牙根,像是表明自身的立场一样,牢牢的站在罗兹瓦尔的身边,寸步不离。

    只可惜,罗兹瓦尔的眼中已经没有了拉姆。

    其紧视着方里的眼睛里,已经是充满了血丝。

    “不应该是这样的…不应该是这样的…”

    罗兹瓦尔不断的吐出诅咒般的话语,模样也显得有些癫狂。

    “如果你没有跟艾姬多娜缔结契约,那我现在做的事情就都没有意义,都没有!”

    若是方里在第一次试炼的那个时候就已经与艾姬多娜缔结了契约,并当晚便闯过了所有的试炼,解放了「圣域」的话,那罗兹瓦尔后面的行动便有意义了。

    之所以雇佣艾尔莎侵入宅邸,不是为了将宅邸里的人都给杀掉,而是为了让方里将艾尔莎给击溃,将其拉拢到自己的阵营中,做些明面上不能做的肮脏的事情,以此来缔造出爱蜜莉雅在王选上的有利局面。

    之所以在「圣域」里降雪,那是为了将这里冰封,使这个强欲魔女的实验场成为谁都不能接近的禁地,避免被政敌或者魔女教一类的存在根据突然出现的「圣域」的居民进行调查,最终调查到这个地方,从而被抓住把柄,按上与魔女有关系的罪名。

    这些,或许是福音书上的记载,或者是罗兹瓦尔自己的独断,可都是建立在「方里与艾姬多娜缔结了契约」的这个事实上才需要展开的行动。

    然而,方里却没有与艾姬多娜缔结契约。

    “到底为什么!?”

    罗兹瓦尔隐隐的有些痛苦的吼叫了起来。

    “为什么这个未来没有发生!?我之前明明都严格按照记载来行动了的啊!照理来说如果没有出现差错的话这个未来就会出现才对!就会出现才对啊!”

    诚然,福音书上记载的未来并不一定会出现,可若是通往这个未来的事件都已经发生,并且确认,那最终肯定只会通往这个未来。

    就是为了这一点,罗兹瓦尔才让自己所有的行动都按照福音书上的记载来进行。

    而通往这个未来的事件,之前都已经被罗兹瓦尔给触发了。

    那么,方里就理应如同福音书上所写的一样,与艾姬多娜缔结了契约才对。

    事实上,那个时候,方里也的确只有与艾姬多娜契约这一条路。

    在梦境里,面对被称为足以媲美嫉妒魔女的怠惰魔女,被限制了大部分实力的方里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如果照那样下去,方里被怠惰魔女给拿下,从而被迫与艾姬多娜缔结契约,那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然而,哪怕是福音书都没有预测到吧?

    没有预测到,经过数个世界的累积,方里的魔眼终于进化,成为了踏入神之领域,能够光靠视线便赋予事物死亡的邪眼。

    所以,方里才能以魔眼瞬间杀死怠惰魔女,脱离险境,避免了被艾姬多娜强迫契约的未来。

    亦即,方里连这个未来都给杀死了。

    福音书的记载,便从这里开始,全部脱轨。

    从那个时候开始,罗兹瓦尔便茫然了。

    一切都遵照福音书的记载来行动的这个人偶,根本就没有在这种情况下反应过来的能力。

    就像一个没有了大人带路的迷路小孩,根本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因此,罗兹瓦尔只能麻木的遵照着之前决定的行动,继续雇佣艾尔莎侵入宅邸,又在「圣域」里降下大雪。

    可这样的做法,自然是步步偏离。

    如果是在「圣域」解放,所有人回归宅邸的情况下,艾尔莎来袭了,那么,将艾尔莎给击溃的方里将在席尔薇雅与爱蜜莉雅这两位心地善良的少女的劝导下手下留情,将其俘虏、拉拢。

    然而,在「圣域」没有解放的情况下,只有方里一个人回到了宅邸,那自然没有谁能阻止方里杀人,本该被拉拢的艾尔莎就这样被杀死了。

    而如果是在「圣域」解放以后,罗兹瓦尔才在「圣域」里降雪,那么,即使大兔来袭,亦是伤不到任何一个人。

    然而,现在,本应在「圣域」解放以后成为爱蜜莉雅阵营里的战力的混血儿们却迎来了大兔的袭击,虽然还没出现死伤,但已经有人残疾、重伤,之后还不知道能不能继续为爱蜜莉雅效力。

    这一切的一切,全部都已经偏离了福音书上记载的未来。

    一直都在看着这一切发生的罗兹瓦尔,自然绝望了。

    现在的罗兹瓦尔,已经连小丑和人偶都不是了,只不过是自暴自弃的小鬼而已。

    “不重要了…一切都不重要了…”

    就像是认清了现实一样,罗兹瓦尔的声音变得呆滞了起来。

    “杀了我吧…”

    这或许是罗兹瓦尔唯一一个经由自己的意志做出的决定吧?

    决定以死亡来迎接自己的结局。

    即使,这个决定简直就是蠢到不行。

    所以,方里也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

    “想说的话就只有这些了吗?”

    说着这样的话,方里向着罗兹瓦尔的方向走去。

    可是,下一秒钟,方里又是停下了脚步。

    因为,一直默默的听着的拉姆突然上前,挡在了罗兹瓦尔的面前。

    注视着方里的眼睛里,流露出来的是誓死的信念。

    “打算保护他吗?”

    方里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只是例行公事般的询问着这样的问题。

    “我还以为你给我送了信,应该会站在这边。”

    是的。

    那封告诉方里宅邸有难的匿名信件,就是拉姆送来的。

    只是…

    “拉姆会做出警告,不过是单纯的觉得这件事情已经没有继续进行下去的必要而已,并不代表着拉姆会站在你那边。”拉姆面无表情的说道:“无论什么时候,拉姆都只会站在罗兹瓦尔大人这一边,绝对不会改变。”

    这是愚忠。

    面对这样的愚忠,方里却是反倒露出了无奈的苦笑。

    “果然不愧是姐妹,只要认准了一个人,那就会跟到底呢。”

    话落,方里便是不再理会拉姆,而是看向了满脸呆滞的罗兹瓦尔。

    “来做一个交涉吧。”

    方里如此开口。

    “做个即使过程不同,但最终还是能够达成你的愿望的交涉。”

    一句话,让罗兹瓦尔的眼神豁然一颤。

    之后,方里所说的事情,让罗兹瓦尔眼中的神采也开始焕发。

    最后,这场交涉成功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