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785 与世界脱节之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能让我也听听吗?”

    当这句话从少年的口中传出时,周围的空气里顿时弥漫起了压力。

    那是一种不为人知,连周围擦身而过的人群都没有办法察觉到,可一旦察觉到就会被啃食的压力。

    压力非常的微弱,可却有种不容置疑的凶恶感。

    那种感觉,简直就像是在告诉别人。

    “不能拒绝我的请求喔,不然我可是会不高兴的。”

    就是这样的意思而已。

    理所当然,一旦让眼前的少年不高兴,那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没有人能够预料到。

    可至少,有一件事情是可以预料到的。

    那就是,那绝对不是什么能够让人痛快的事情。

    无论是席尔薇雅还是雷姆,都是这么觉得的。

    “唔…”

    雷姆死死的盯着对方,可浑身却是紧绷了起来,甚至微微开始颤抖了。

    那是被对方的存在感与凶恶感给压过去的表现。

    明明从眼前的少年身上感受不到任何的威胁,但本能却擅自的发出悲鸣,告诉了雷姆,现在的状况有多么的不寻常。

    “啊啊…”

    雷姆张了张嘴巴,结果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看着雷姆这样的表现,对方像是觉得不可思议一样的歪了歪脑袋。

    “我说,我在问话喔?我在问话呢?为什么没有得到回答呢?”

    少年有些夸张的叹了一口气,如此诉说了起来。

    “在这个世间,无论是什么样的人都应该有平等对话的资格才对,就算我们之前完全不认识,但就算是在路边,有人向你搭话的话,那给出回应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那就是所谓的人的权利,如果做不到的话,那岂不是相当于在践踏别人的权利吗?这种做法不是错误的吗?不应该被提倡的对吧?”

    少年就这么突然侃侃而谈了起来,说出来的话似乎听起来也很有道理,却有种被单方面夸大了的感觉。

    “还是那个啊?你觉得像我这样的人是没有受到平等对待的资格的?那可真是过分啊!”

    少年微微抬起了头来。

    出现在兜帽下的乃是一头苍白的发丝,以及一对充满着各种复杂的感情,却令人浑身发冷的眼睛。

    “如果你听不懂的话,那就让我再说一遍吧,在我别人向你问话的时候,进行回应才是互相尊重的常理,如果做不到的话,那就是在剥夺别人平等对话的权利了。”

    少年眼中的神采开始变得疯狂。

    “也就是说,你现在的行为可是在肆意的侵犯我的权利啊。”

    “简直就是————「强欲」。”

    说完,少年对着雷姆的方向,伸出了自己的手。

    “————”

    那是非常…非常…非常缓慢的动作。

    就像是打算轻抚少女的脸颊,给予爱怜一样,少年向着雷姆伸出了自己的手来。

    以雷姆的能力,想将这只手给躲开,那根本就是轻而易举。

    然而,雷姆的身体却是如同凝固般的僵硬在原地,根本动弹不得。

    那不是因为雷姆受到了不知名的拘束魔法的影响。

    那也不是因为眼前的少年对雷姆做了什么事情。

    此时此刻里,导致雷姆不能动弹的因素,那是连一个都没有的。

    可雷姆就是动不了。

    不为其它。

    就像是老鼠,如果被猫给逼近角落里,那也只能站在原地,因为恐惧而发抖吧?

    现在,雷姆就是这样的状况而已。

    看着那只朝着自己伸来的手,雷姆身为鬼族的本能在告诉她。

    她,已经被逼到了绝境。

    等到那只手触碰到自己身上时,那么,自己就会像脆弱的豆腐一样,直接被碾碎。

    所以,即使大脑在告诉雷姆,自己必须躲开,但身体的本能却似乎早已放弃了一样,根本动弹不得。

    于是,雷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看着「死亡」向着自己逼近。

    直到…

    “抱歉,能拜托你别吓到我家的女仆吗?”

    似水珠般清澈动听的声音传入了少年的耳中,让少年的动作为止一滞的同时,亦是让雷姆的身体如同被解放了一样,恢复了自由。

    席尔薇雅便是突然出现在雷姆的身前,将剧烈喘息着的雷姆给护在身后的同时,紫绀色的眼眸紧紧的盯向了少年。

    而席尔薇雅的态度也完全不似以往那般充满亲近感,只有脸上依旧带着从容的轻笑。

    “虽然你说这是在侵犯你的权利,可在别人不允许的情况下偷听别人对话,那难道就不是在侵犯别人的隐私权吗?”

    声音依旧还是那般动听,可里面却是已经有了带刺的感觉。

    这让少年不由得睁大自己的眼睛。

    “你说…我在侵犯你们的隐私权?”

    少年像是现在才意识到这个问题一样,然后又觉得可笑一般,摊了摊手。

    “这种说法可不对,至少我认为是不对的,毕竟你们可是就在大庭广众之下进行对话,那就证明你们没有想隐藏的意思,既然如此,包括我在内,从这里经过的所有人都是即使听到了也没有任何过错的才对,有错的应该是你们。”

    少年似理所当然般的说着这样的话。

    “不想被别人听到谈话,那就得自己做好隐蔽的工作,不想被别人察觉到什么,那就得自己将事情藏好,如果连这些准备工作都没有做好,结果却被别人听到了对话,那不就是你们自己怠慢了自己应该做的工作而已吗?”

    少年以有些啰嗦的方式,这样纠正着。

    “换言之,我没有任何需要被指责的地方,更没有任何理由被问罪,有错的是你们,我是没错的,在认识到这一点的情况下还想给我套上莫须有的罪名,那我可不认为这是一种给予。”

    少年便以这样的话语作为定论,向席尔薇雅阐述着自己的正当性。

    但是,毋庸置疑,那全部都是不考虑场合、不考虑身份、不考虑周围的任何要素,只将对自己有利的部分确定下来,单方面质疑对手的行为。

    亦即,那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因此,席尔薇雅确认了。

    眼前的少年,乃是与世界脱节的人物。

    自己的常识不适用于对方。

    对方的常识不适用于自己。

    再加上隐隐约约能够感觉到的特异性。

    这个人…

    “很危险,你要小心。”

    贞德在席尔薇雅的心中留下这么一句凝重无比的话语。

    让席尔薇雅的表情也变得凝重了起来。

    “雷姆。”

    席尔薇雅没有任何犹豫的说了这么一句。

    “离开这里,回去通知方里。”

    此话一出,雷姆的反应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少年被受到了刺激。

    下一秒钟…

    “轰隆————!”

    可怕的冲击,席卷了周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