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791 遭到破解的权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一个瞬间,与贞德一心同体的席尔薇雅准确的接收到了。

    接收到贞德的启示所窥视到的事物。

    只是,那并不是雷格鲁斯的权能的真相。

    那仅仅是一个指引而已。

    一个让席尔薇雅破解目前的窘状的指引。

    于是,席尔薇雅有如福至心灵一般,口中的歌声浑然改变了。

    “————Drive_the_end_of_the_flood,correct_the_beautiful_past,let_the_white_dream_fly_up_the_cloud(驱动停止的洪流,矫正美丽的过往,让白色的梦想乘风飞上云端)————”

    那是一首非常生涩的歌。

    就像是刚刚才被创造出来的极为随性的歌谣一样,一字一句间都充满着一种初次问世的生涩感,证明了这首歌并不是席尔薇雅本来就会唱的歌,而是在这样的状况下,即时创造出来的歌曲。

    然而,即使这首歌极为生涩,在席尔薇雅那美丽的歌声之下,依旧有种梦幻般的美感。

    “————The_vibration_of_the_wings_is_my_hope,waving_my_hands_is_my_wish,will_not_be_willing_to_think_back_of_the_past_forgotten,the_present_yearning(振动的翅膀是我的希望,挥舞的双手是我的愿望,将这不愿意回想的过去遗忘,寄托现在的向往)————”

    席尔薇雅就这样唱着刚刚创造出来的歌谣,让身周生成极为浓郁的万应素。

    星辰力的光辉在席尔薇雅的身上绽放。

    万应素的蠢动让其身形都变得如梦似幻。

    再加上席尔薇雅那舞动的身姿,跳跃着的脚尖,摇曳的华丽紫发,简直就像是刚刚才从天而降的女神一般,耀眼得让人呆滞下来。

    “啊啊…”

    雷格鲁斯发出了感动般的声音。

    “真美…”

    一向习惯喋喋不休的讲着歪理的这个男人,竟是破天荒的只说出简短的话语。

    显然,雷格鲁斯也被席尔薇雅那美丽的身姿给夺去了身心。

    “如此美丽之物,果然不愧是我命中注定的妻子,虽然稍微有些贪玩,可这份天真也是一种美,即使让我稍微有些不愉快,现在也完全烟消云散了,看到这份美还不能原谅的人在这个世界是不存在的,没错,是不存在的,而对「美」加以欣赏和被吸引都是人类的本能,我也只不过是区区一介的人类,不过一想到这份「美」是属于我的东西,我也不禁对自己的命运感到感激,上天真的对我太好了。”

    这样感动的宣言着,雷格鲁斯似被席尔薇雅给完全俘虏了一样,看得陶醉了过去。

    这样的雷格鲁斯根本没有注意到。

    席尔薇雅口中的歌谣,已经渐渐的化作一股波动,散落在周围的每一个角落。

    就在这个瞬间里,雷格鲁斯身周的氛围改变了。

    如同许久不转的齿轮突然开始运作一样。

    旋即…

    “嗡…”

    剑刃的嗡鸣声中,弗尔克范格的剑身划过一个至今为止最为优美且玄奥的轨迹,落在了雷格鲁斯的脸颊上。

    “噗哧…”

    随着一个淡淡的撕裂声,些许血珠洒向了半空。

    刺痛感,激醒了雷格鲁斯。

    “这是…”

    雷格鲁斯呆滞了。

    只不过,这一次不是因为被席尔薇雅那耀眼美丽的身姿给吸引,而是因为脸颊上的刺痛感。

    呆呆的摸了一下脸颊。

    手指接触到的是湿漉漉的液体感。

    再加上那刺痛感,雷格鲁斯再愚蠢,这个时候也该明白了。

    自己的脸颊被划破了。

    他,受伤了。

    “怎么可…”

    不敢置信的话语,还没有来得及从其口中说完,现实就像是为了否定他的侥幸一样,让第二次的攻击悄然而至。

    “噗哧————!”

    当那由万应素所形成的光刃再次划过雷格鲁斯的身体时,这一次终于不再是极其清脆的金铁交击声,而是激起了皮肉的破裂声。

    剑刃切开了雷格鲁斯身前的衣物,划破了雷格鲁斯的皮肤,在上面留下了一道虽然不大,却相当明显的伤口。

    “啊…!”

    鲜血淌出时,痛楚也袭击了雷格鲁斯的脑海,让雷格鲁斯发出一声大叫。

    这个时候,雷格鲁斯才反应了过来。

    自己的权能被破解了。

    虽然还不完全,可那舞动中的歌姬的的确确破解了自己的权能,在自己的身上留下了伤害。

    理解到这一点以后,雷格鲁斯睁大了眼睛。

    眼眸中浮现而出的不再是如同小鬼般的执拗,而是癫狂的怒火。

    “你这个…可恶的婊子…!?”

    狂怒让雷格鲁斯终于是失去了理智。

    “轰隆————!”

    下一秒钟,雷格鲁斯落在地面上的脚掌便是卷起了一道巨大无比的沙幕,让砂砾宛如沙尘暴一般,吹飞了开来。

    那是真真正正的灾难。

    那是真真正正的惨剧。

    沙尘暴中,每一颗的砂砾都是足以贯穿万物的子弹,让风暴的所过之处,一切都被破坏了。

    于是,大地塌陷了。

    于是,水路炸裂了。

    于是,空间崩塌了。

    于是,世界空缺了。

    水门都市的其中一个角落,整个区域都像是被看不见的巨人的拳头给狠狠的砸碎了一样,整个爆裂、爆炸。

    其范围,少说都得有数公里的直径。

    这如果不是灾难的话,什么才是灾难呢?

    因为,在那其中,至少有着数万的民众根本没有来得及逃开。

    这如果不是惨剧的话,什么才是惨剧呢?

    这一刻里,牺牲者的尸体恐怕连一丝一毫都保存不下来了,全部都被殆尽了吧?

    雷格鲁斯的怒火,令其彻底的不顾一切,发挥出了最大的破坏力。

    在这无法防御、无法制止的破坏下,绝望是唯一的下场。

    然而…

    “嗡————!”

    在崩坏的区域的外围,空间突然大幅度的扭曲了起来,让大量的民众从中出现,跌落在地。

    “啊…啊…”

    民众们一个个的均都七零八落的躺了一个满地,看着眼前的灾难,发出了恐惧的叫声。

    而在这些民众的最前方,自然便是席尔薇雅了。

    千钧一发之际里,席尔薇雅也不顾一切的挥霍掉大量的星辰力,将直径数公里内的民众都用空间转移给带走,逃脱了惨剧的下场。

    只是…

    “哈…哈…”

    急促的呼吸,让席尔薇雅当场单膝跪地。

    那是星辰力的大量损耗所导致的结果。

    不管是用来对付雷格鲁斯的新歌,亦或者是空间转移的大范围使用,都对席尔薇雅造成了巨大的消耗。

    “席尔薇!”

    这时,贞德发出了着急的声音。

    “————!”

    席尔薇雅也是心中一紧,连忙抬起了头。

    “居然打伤我?”

    只见,雷格鲁斯浑身有些狼狈的从崩坏的区域中跳了出来,以饱含盛怒的目光注视着席尔薇雅。

    “你居然打伤!?居然打伤我!?居然打伤我!?”

    雷格鲁斯愤怒的咆哮着。

    “身为一个嫁为人妇的妻子!居然打伤了自己的丈夫!?你以为这合乎常理吗!?合乎常理吗!?到底是谁给你这样的权利!?不听话就已经是一个罪过了!你居然还伤害到了自己的丈夫!连妇道都不守的可恶的婊子!让我将你那张漂亮的脸给撕裂吧!”

    说完,雷格鲁斯卷起一道沙风,在狂怒之下,甩向了席尔薇雅。

    沙风化作破坏的暴风,如龙卷风一样,窜向了瞳孔猛缩的歌姬。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