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802 至少,我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坐落在水门都市中的四座制御塔分别位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

    它们相隔着一个区域。

    亦即,在水门都市的一号街、二号街、三号街与四号街中,分别有着一座制御塔,距离上而言,不可谓是不远。

    因此,想夺回水门都市,同时将被占领的制御塔给解放,众人必须同时出发,又必须同时攻略,还得全部成功才行。

    否则,只要有一座制御塔被魔女教给掌控着,水门都市也会被沉入水中。

    席尔薇雅、爱蜜莉雅与雷姆三人便在这个时候,来到了其中一座制御塔前。

    在那里,有一个人如同等候多时了一般,又仿佛等不下去了一样,刚好从塔内缓缓的走了出来。

    看到那个人,席尔薇雅、爱蜜莉雅与雷姆均都绷紧的面容。

    不为其它,只因为对方的外貌。

    一言蔽之,那是一个异类。

    从体型来看的话似乎的确是一个女人,但那个人却以相当杂乱的绷带将自己的头给卷住,只露出一对眼睛,身上则是穿着黑色的外套,将身体也给紧紧的包裹住,而在其双手上,还绑着即长又不规则的锁链,末端长到能够在地面上拖拽,让锁链与地面摩擦的声音清晰的响动了起来。

    毫无疑问,这样的打扮,不管是席尔薇雅、爱蜜莉雅亦或者是雷姆,均都是第一次见到。

    所以,除了异类以外,没法用其余的话语来形容眼前之人。

    更让人觉得眼前之人与自己不同,乃是真真正正的异类的原因,在于对方那仅露在外的双眸。

    那对眼眸里,充斥着的是堪称癫狂的情感。

    “————没来呢…”

    有如恶鬼的呢喃一样的声音,从对方的口中传出。

    “没来呢…没来呢…没来呢…没来呢…没来呢————!”

    司掌「愤怒」的大罪司教便一如其职责一般,让癫狂的声音充满着怒火。

    “女人!女人!女人!为什么来的是女人!?杀害我丈夫的明明是男人!是男人!那个人没来吗!?没来吗!?从别人的手中夺走了挚爱!却连一个小小的妻子的复仇都不敢面对吗!?多么令人憎恨!憎恶!憎怨!”

    那滔天的怒火,似乎的的确确的化作了诅咒,从西里乌斯的口中如泥水般的被吐出来,令人心神震颤。

    “为什么!”

    西里乌斯便怒视着三个少女,大声的谴责着。

    “为什么没来!?杀害我丈夫的凶手到底去哪了!?”

    愤怒的吼叫着的同时,西里乌斯亦是豁然一挥手。

    “呼————!”

    下一秒钟,经由猛烈的甩动而抡起的锁链便带着呼啸的劲风,如沉重的鞭子一般,抽向了前方。

    然而…

    “呼————!”

    第二道劲风的响起,几乎隔了不到一秒。

    另外一条锁链亦是猛然抡过半空,呼啸的卷动了出去。

    只是,这一次的锁链的前端,却是绑着一个铁球。

    赫然,便是雷姆的流星锤。

    “锵————!”

    清脆的金铁交击声中,西里乌斯的锁链被雷姆的流星锤给击飞,在乍现的火花中,弹向了另外一个方向。

    “魔女教徒…!”

    额头上探出白色的独角,手中紧握着流星锤的锁柄,雷姆亦是露出了完全不下于西里乌斯的怒容,在鬼化的影响下,可爱的面容因过度的愤怒而微微扭曲。

    而雷姆也有理由发怒。

    毕竟,魔女教可是将其所在的鬼村,将雷姆的族人都给屠杀殆尽的罪魁祸首。

    所以,雷姆的愤怒,绝对不比西里乌斯少。

    作为司掌「愤怒」的大罪司教,西里乌斯自然不会理解不到这怒火。

    “愤怒吗?憎恨吗?对我的存在觉得碍眼?想将我给铲除掉吗?”

    西里乌斯便像是与雷姆对抗一样,发出了叫声。

    “但是…但是啊!那是我的东西啊!我的!谁都不应该夺不走它!”

    西里乌斯就像是在发泄,一边胡乱的抓着自己的头发,一边冲着一行少女们狂喊。

    “你们将那个人藏到哪里去了!?将杀害我丈夫的罪人藏到哪里去了啊!?”

    那因为焦急而发火的模样,不知道为什么,反倒给人一种很可怜的印象。

    在这样的情况下,爱蜜莉雅上前一步了。

    “你,真的是那个人的妻子吗?”

    爱蜜莉雅以忧虑般的眼神和表情说出来的话,让由里乌斯睁大了眼睛。

    紧接着,由里乌斯便又发怒了。

    “你是在质疑我和丈夫的关系?你是在质疑我和丈夫的感情?你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

    由里乌斯抡起双腕的锁链,让两条锁链像是卷动的狂蟒一样,掠过空气,扑咬向了爱蜜莉雅。

    而这一回,站出来的不是雷姆。

    “好歹先听别人将话说完再发火吧?”

    带着一声无奈的轻笑,席尔薇雅有如跳舞般的跃至爱蜜莉雅的身前,手中的剑型煌式武装亦是划过两道优美的轨迹,将来袭的锁链几乎同时砍飞了出去。

    火花如闪光灯一样,照亮了席尔薇雅那绝美的面容和眼眸。

    席尔薇雅就这样注视向了由里乌斯,说出了这样的话。

    “你说,将你的丈夫给杀害的是叫做方里的人吧?”

    席尔薇雅的眼眸逐渐浮现出波澜。

    “抱歉,那个人没来。”

    席尔薇雅是这么说的。

    “不过,至少,我来了。”

    听到席尔薇雅的话,由里乌斯歪下了脑袋,似乎感到不解。

    直到席尔薇雅说出了那句话。

    “对于我来说,那个男人就是相当于丈夫一样的存在呢。”

    席尔薇雅以不似由里乌斯那般丰富,但论浓度的话去连一点都不会输的情感,一边直视着由里乌斯,一边如此说着。

    “所以,在那个男人有必须对付的对手时,我只能代替他来见你了。”

    闻言,由里乌斯沉默了。

    “原来如此…是这样的吗…?”

    由里乌斯像是精神失常了一样,一边摇晃着身体,一边低声呢喃。

    “面对寻求着丈夫的我,同样为了丈夫而站出来的是你,对吗?”

    由里乌斯这样喃喃着,随即又是指向了爱蜜莉雅和雷姆。

    “那你们呢?你们又是为了什么而来的?以什么身份站在我面前的?又是凭什么来承受我的愤怒、我的憎恨、我的执念的呢?”

    这即是质问,亦是对资格的考验。

    所以,不管是爱蜜莉雅还是雷姆,均都本能的意识到。

    自己的回答,将决定自己是不是有资格站在这里。

    站在这里,面对眼前这个为了替丈夫复仇才出现的女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