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803 不会让你夺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西里乌斯的质问,让席尔薇雅也转过头来,看向了身边的两个少女。

    在这样的情况下,先站出来的却是雷姆。

    “雷姆即不是那个人的妻子,也不是那个人的爱人。”

    雷姆紧握着流星锤的锁柄,紧紧的盯着西里乌斯,以蕴含着强烈意志的声音,如此宣言。

    “但是,此身的一切都已经献给了那个人,只有这份情感、这份心意,雷姆可以发誓,绝对不会少于名为妻子的存在。”

    这是雷姆发自内心的呐喊。

    相信,那蕴含在其中的情感,即使是连席尔薇雅都反驳不了吧?

    事实上,席尔薇雅也的确只能无可奈何的笑着,看着雷姆的眼神也相当的温柔。

    那即是承认,也是认同。

    而出乎意料的是,西里乌斯也认同了这份情感。

    “对于男人的献身之意,那毫无疑问是名为爱的事物,不管是忠诚也好,恋慕也罢,唯有这份爱是不得不承认的东西,更别说是身为女人的我们的爱,一直都是纯粹、笔直、奋不顾身的,为了爱愤怒、憎恨、执怨,也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西里乌斯像是歌颂着这份情感一样,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连连点头。

    然后,其视线才投向了爱蜜莉雅。

    “那你呢?可恨的半魔!”

    西里乌斯那充满厌恶、憎恶的声音,像是利刃一样,贯穿了爱蜜莉雅的身体。

    “我的丈夫会死,你的责任也是有的,有的啊,如果你乖乖的承受了丈夫的试炼,成功的话就能成为魔女的容器,不成功的话就去死就好了,结果,都是因为你的不理解、不配合、不顺从才导致了我丈夫的死去,现在,你又是以什么身份站在我面前?”

    这毫无疑问是迁怒了。

    但是,迁怒也是「愤怒」的一种,西里乌斯根本不会意识到这有多不合理吧?

    而偏偏,爱蜜莉雅又有理由承受西里乌斯的迁怒。

    不管是过去和培提其乌斯的因缘,亦或者是与方里的关系,爱蜜莉雅都认为,自己应该承受这份怒火。

    所以…

    “我也不是方里的妻子,更不是方里的恋人。”

    爱蜜莉雅抬起头来,口中这么说着,脸上却浮现出认真的表情。

    “但是,那个人却是我的骑士。”

    是的。

    方里是爱蜜莉雅的骑士。

    “我不像席尔薇那么了不起,能够以妻子、恋人的身份在背后支持着方里,也不像雷姆那么能干,不管是什么事都能办到,将方里的一切都视为第一优先,两个人真的都好厉害。”

    而爱蜜莉雅却一直都是那个被方里帮助、照顾、保护的人,从来都没有像席尔薇雅和雷姆一样,为方里献出一份力。

    可即使是这样…

    “即使是这样,那个人还是我的骑士。”

    爱蜜莉雅如此宣言。

    来到这里之前,爱蜜莉雅认为自己应该向西里乌斯道出自己曾经和培提其乌斯的过往和渊源,向西里乌斯确认其与培提其乌斯的关系,再将心中的复杂情感全部理清楚。

    但现在,爱蜜莉雅却只有一种想法了。

    “如果你想从我的身边将那个人给夺走,那我绝对不会认同。”

    爱蜜莉雅径直的望向西里乌斯,做出了这样的宣告。

    “绝对————不会让你从我的身边将他给夺走!”

    比起这一点,其余的事情都已经成为了次要。

    这就是爱蜜莉雅认识到的事情。

    只可惜…

    “啊…啊啊啊…”

    西里乌斯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那不是因为感动,而是因为前所未有的愤怒。

    “多么自私…!多么丑恶…!多么可恶…!多么可恨…!”

    西里乌斯如发狂般的叫着。

    “从我的身边夺走挚爱!却不允许我做同样的事情?这能够被允许吗!?能够被认同吗!?能够被承认吗!?”

    熊熊的烈火,终于是从西里乌斯的身上燃烧了起来。

    这是字面上的意思。

    虽然西里乌斯有着「愤怒」的权能,可并不意味着除了权能以外,西里乌斯便什么都不会了。

    作为怒火的支配者,西里乌斯同样极为擅长使用火属性的魔法。

    “就让我将你们焚烧成灰烬,将仇人所爱的人给夺走吧!”

    西里乌斯狂怒的呐喊,让席尔薇雅、爱蜜莉雅与雷姆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

    旋即,三人便是同时点下了头,面向了西里乌斯。

    激战,便在这里爆发。

    ……

    同一时间里,碧翠丝也抵达了「暴食」所在的制御塔。

    “嗡…”

    些许空间的波动中,碧翠丝从扭曲的空间里传送了出来,来到了制御塔之前。

    眺望着眼前的高塔,碧翠丝却没有进入,而是皱了皱眉头,厌烦般的出声。

    “真是拙劣的隐藏,即使消除了气息,那股与魔女息息相关的恶臭也是绝对无法消除的,还是赶紧给贝蒂出来吧,无礼之徒。”

    碧翠丝的话音才刚刚落下,一个声音便是响了起来。

    那是在地面上慢慢拖行的脚步声。

    “来了!来了!来了!来了!来了!美味的食物终于送上门来了!”

    伴随着如此欣喜的笑声,一个少年从高塔上纵身跃下,落在了碧翠丝的面前。

    那是一个脸上带着令人觉得过了头的恶作剧般的笑脸的小鬼。

    乍看之下,那只不过是一个小孩子,体格矮小,长相也很稚嫩,深茶色的长发松松散散,身体则是被布条给缠裹着,非常的邋遢。

    可是,碧翠丝却是知道,那绝对不是普通的小孩子。

    因为,小孩子的眼神,绝对不会像眼前这个人一样,透露出仿佛想将全世界都给吞下去一般的渴望和垂涎。

    “真是煎熬的等待啊!肚子空空的什么都没有!喉咙也一直在发干!嘴巴更是快溃烂了!连牙齿都在发痒!全身都在传递着唯一的一个愿望!那就是暴饮!暴食!”

    司掌「暴食」的大罪司教,莱伊。

    现在,这个少年便以无比贪婪的目光盯着碧翠丝,裂开嘴的笑着。

    “让我们等了这么久,这最初的第一口,可是必须得保证美味到欲罢不能才行喔?”

    这即是狩猎的前兆。

    “……看来,贝蒂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碧翠丝以冰冷、厌恶且无限怜悯的眼神注视着莱伊。

    说出来的话,则只有这么一句。

    “对于只有食欲的野兽,连多说一句话都会让贝蒂觉得是在浪费时间。”

    留下这样的话语,贝蒂便举起了手。

    让「暴饮」欣喜若狂的笑了起来。

    “尽管的挣扎吧!”

    “尽管的拼命吧!”

    “反正这世间的一切,都只不过是我们腹中的分泌物而已!”

    说完,莱伊的手中便是出现了两把短剑,如幼小的剑齿虎一般,扑向了碧翠丝的方向。

    冲突,在下一刻里产生。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