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810 最凄惨的死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呼…”

    在雷格鲁斯因为剧烈的痛疼而不断惨叫的同时,方里也是缓缓的吐出一口气。

    其眼中,虹色的魔眼早已消失,恢复为了原本的黝黑色泽。

    然而,即使是这样,方里依旧觉得脑袋传来一阵阵刺痛,神经也在灼热,让体温都升高了不少。

    “虽然在0.08秒内是允许时间,但也仅仅是以大脑不会烧毁作为条件而已…”

    亦即,即使大脑没有烧毁,使用魔眼承受到的负担依旧以副作用的形式残留了下来,让方里如以前解开魔眼限制的时候一样,开始发起了高烧。

    不过,这也在方里的控制范围之内,即使有些难受,倒还不至于直接倒下。

    方里只是握着月刃,俯瞰似的望着缩在地上惨叫的雷格鲁斯。

    “为…为什么…!?”

    雷格鲁斯只能抱着不断出血的断臂,带着眼泪和鼻涕,声嘶力竭的呐喊着。

    “为什么我的权能…!?”

    雷格鲁斯应该还没有理解,为什么自己会受到这么严重的伤,权能也没有起作用吧?

    可其实,答案却异常的简单。

    “我杀掉了你体内的魔女因子,就是这样而已。”

    方里那言简意赅的回答,雷格鲁斯应该也是理解不了的吧?

    “你只需要理解一件事情就行了。”

    方里居高临下的看着凄惨不已的雷格鲁斯,面色平静的宣告。

    “你已经无法再使用权能了,从今以后,只会是一个普通人。”

    谁让雷格鲁斯的权能来自于魔女因子呢?

    既然雷格鲁斯体内的魔女因子已经被方里给杀掉,那雷格鲁斯自然再也无法使用权能了。

    “而失去了权能的你,就是这么的脆弱和凄惨喔?”

    方里如同玩弄着雷格鲁斯的自尊一样,如此嘲讽着。

    “感想如何啊?卑劣的小丑?”

    闻言,雷格鲁斯那布满了泪水与鼻涕的脸开始扭曲。

    从其口中出现的话语,却不是针对自己的状况的质问,而是声嘶力竭的指责。

    “卑鄙的家伙!居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来对付我!你这样也配被称为是一个人吗!?是男人的话就应该堂堂正正的分出胜负!居然针对我体内的魔女因子!真是卑鄙又肮脏的手段!你难道不觉得可耻吗!?”

    这个小人,都到了这个地步了,居然还是这般丑态吗?

    “因为自己的时间早就停止了上百年以上了,所以没有成长,没有收获,没有救赎,只是不断的原地踏步,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吗?”

    方里怜悯般的出声。

    “你果然是一个可悲的家伙,感觉就这么杀了你都是脏了我的手了。”

    这么说着,方里却是伸出手,将雷格鲁斯给提了起来。

    “咕呜…!?”

    方里那粗暴的动作,似乎扯到了雷格鲁斯的伤口,让雷格鲁斯发出不成声的喊叫,再次流出眼泪和鼻涕。

    那副模样,真的让方里越来越厌恶。

    “混迹主神空间这么久,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像你这么恶心的家伙,就让我赐你一个最惨烈的死法吧!”

    说完,方里便是踏碎了脚下的地面,掠向了圣堂的方向。

    ……

    “————”

    在圣堂里,破碎的墙壁周围,一个个貌美如花的女子依旧待在这里,面无表情的看着外面发生的一切。

    见证了方里与雷格鲁斯战斗时所产生的破坏景象,这些女人也没有露出丝毫的动摇。

    恐怕,在这些人的心目中,不管方里多强大,那都敌不过雷格鲁斯吧?

    雷格鲁斯长久以来带给这些妻子的恐怖,已经是深入人心,无法改变了。

    直到现实摆在她们的面前。

    “磅!”

    空气的爆声里,方里携带着震荡的劲风,冲进了圣堂之内。

    “嘭!”

    沉闷的响声中,雷格鲁斯被重重的扔在了地面上,令其再次发出可悲的惨叫。

    “什…!?”

    眼看着这一幕,周围,那一个个深信雷格鲁斯会获得胜利的妻子顿时睁大了自己的眼睛。

    脸上、眼中,第一次出现了极为明显的动摇。

    就在这样的状况下,方里环视向了四周。

    “我说,你们应该也都是被这个小丑给逼得走投无路,结果只能被迫成为他的妻子,终日活在恐怖下的吧?”

    方里做出了这样的宣言。

    “那么,这个家伙就交给你们了,任由你们处置吧。”

    这样的话语,传入在场所有人的耳中时,不仅是让一众雷格鲁斯的妻子们变得更加的动摇,亦让雷格鲁斯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但方里并没有给这些人反应的机会,只是上前几步,手中的月刃划过一道冰冷的刀光,轻描淡写的落在了雷格鲁斯的身上。

    “噗哧————!”

    裂帛般的斩击声中,刀光划过雷格鲁斯的另外一条手臂,将其齐根斩下,洒出大量的鲜血。

    “啊啊啊啊啊啊————!”

    惨叫声突破了雷格鲁斯的喉咙,响动了起来。

    这让那些妻子们再次睁大了眼睛。

    “居…居然受伤了…?”

    “他…受伤了…?”

    动摇,不断的在众人的身上弥漫。

    显然,这些妻子最能明白雷格鲁斯的恐怖之处,知晓其无敌的能力的可怕。

    现在,这份可怕与恐怖却是被方里给当场粉碎。

    而方里却依旧一脸淡然,只是如此出声。

    “如你们所见,这个家伙已经是一个废人,谁都能轻而易举的收拾他,就算你们都是一般人,那也能尽情的复仇。”

    “想想你们当初被这个家伙给破坏的人生吧。”

    “想想这个家伙至今为止对你们做过的事情吧。”

    “你们有权利将自己失去的东西从这个小人的身上夺回来。”

    “所以,想对他做什么,尽管做吧。”

    留下这样的话语,方里便不再多说什么了,抬起步伐,走出了圣堂。

    只剩下在场的一众雷格鲁斯的妻子,呆呆的看着躺在血泊中惨叫的雷格鲁斯。

    良久以后,眼中终于是浮现出了憎恨与怨毒的情感。

    “你…你们想干什么…!?住手…!住手…!我是你们的丈夫…!你们应该服侍的对象…!你们敢对我出手吗…!?敢吗…!?这群不守妇道的婊子…!”

    “等等…!等等…!住手…!住手啊…!”

    “啊啊啊啊啊啊…!”

    圣堂里,雷格鲁斯的惨叫声不停的在响着。

    那叫声里,充满了恐惧、恐怖以及绝望。

    叫声不知道维持了多久。

    等到其彻底消失时,圣堂里,雷格鲁斯的那些妻子早已是消失不见了。

    只有雷格鲁斯的尸体,千疮百孔的躺在血泊中。

    死不瞑目。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