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826 得意忘形的下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嗯?”

    这下子,连方里都有些怔然了。

    居然还有所谓的援军吗?

    连阿库娅、惠惠、达克妮斯一行三人都一副愣愣的模样,显然根本没有想到和真准备了什么援军。

    只有和真,仿佛遇到了救世主一样,还没等到人进来便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将门给打开。

    下一秒钟,从门外鱼贯而入的人,让所有人都愕然了。

    “是这里的人报了警吗?”

    一名警官带着一大批的警员,从门外涌入了进来,锐利的目光扫过四周,紧接着如此高声宣言。

    “刚刚有人报警,说是遭到了非法侵入,这件事情是真的吗?”

    听到这里,众人才反应了过来。

    和真,居然报了警。

    “这是真的!”

    和真立即举起手来,似抓住了救命稻草般的喊出声。

    “警官同志,我们的宅邸现在遭到了非法的入侵,而入侵者就是那个人!”

    和真用力的指向了坐在沙发上的方里。

    方里顿时嘴角一抽,沉默了下来。

    而那一个个的警官则是紧紧的盯向了方里,满脸的严肃。

    为首的警官甚至还向和真进行了确认。

    “那个人真的是非法侵入了这栋宅邸吗?”

    听到这话,和真立即又用力的连连点头。

    “警官同志,我知道你在怀疑,但对于这点我早有准备!”和真仿佛豁出去了一样,得意洋洋的说道:“我刚刚也已经通知了不动产商,让对方到这里来了!”

    几乎是在和真的话音落下的瞬间,房门外,一名中年人也走了进来。

    “……不好意思,我是这一带的不动产商,这栋宅邸也是我的财产。”中年人似乎被眼前的阵仗给吓到了,努力保持平静的看向了和真,疑惑般的问道:“和真先生,请问你叫我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抱歉,房东,我是想让你来给我做个证明。”和真立即搂住了那名产商,故意用很大的声量,如此问道:“来,告诉这里的警官同志们,这栋宅邸目前是谁租下来的?”

    众人顿时通通都将目光集中在了产商的身上。

    “呃…”产商顿时有些无奈的推了推眼镜,这么说道:“租下这栋宅邸的的确是佐藤和真先生没有错。”

    那也是自然。

    仔细一算,方里离开这个世界也过了有一段时间了,就算没有好几个月,一、两个月的时间还是有的。

    而方里当初并没有打算在这个世界待很久,因此也就租了这栋宅邸三个月。

    三个月的时间,若是将方里当初还住在这里的时间也算进去的话,到得现在,那是早就已经过了,和真一行四人回来的时候,这栋宅邸也已经贴上了重新出租的宣传单。

    为了不让自己无处可去,和真只能自掏腰包,用自己辛辛苦苦攒下的私房钱将这栋宅邸给租了下来。

    所以,现在的租借者毫无疑问是和真。

    如果有人没有得到他的同意,擅自闯入了进来,那和真当然有理由报警。

    在得知方里回来以后,和真便在慌乱中想了这个办法,打算以此来赶走方里,逃过一劫。

    一如既往的只会动这种歪脑筋。

    “对!就是这样没错!”

    阿库娅仿佛直到现在才理解了状况,一个纵身,跳了起来,叉腰大笑。

    “这栋宅邸的主人现在已经不是方里了,而是我们,没有得到我们允许的人根本没有资格进来,快,赶紧给我出去,给我出去啊你!”

    得意忘形的阿库娅居然就这么冲着方里大叫了起来,让惠惠和达克妮斯都被吓到了。

    “我…我说,这会不会有点太过分了啊?”

    惠惠极为犹豫又纠结的表态。

    “就…就是啊,再怎么说做错事的也是我们…”

    达克妮斯也是一副于心不忍的模样。

    但面对两个少女的这般态度,和真却是恨铁不成钢般的咋舌。

    “所以才说圣母型的角色就是讨人厌,一旦「敌人」遭遇到了不幸就开始可怜人家,难道你们就没有想过太仁慈的话会是什么下场吗?我们现在就应该行使身为市民的正当权利,维护自己的人身安全,至少等那个家伙气消了以后再说,还是你们想现在去自寻死路?那我绝对不阻拦你们!”

    和真那鄙夷般的话语,让惠惠和达克妮斯也是一阵咬牙切齿。

    不过,一想到方里的可怕,两人又是只能妥协了。

    “没…没办法了…”

    “就像和真说的一样,至少应该等到方里气消了再说…”

    也就是说,一行四人都准备义正言辞的将方里当做非法侵入者,将方里给赶出去了。

    而一众警官们也的确来到了方里的面前。

    “不好意思。”为首的警官以严肃的声音,对着方里说道:“能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吗?”

    跟在后面的一众警员也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似乎是准备在方里不打算就范的时候,强行上前,将其拷走。

    至于产商,完全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却是没有想到,一直保持沉默的方里竟是突然对着产商出声。

    “这栋宅邸,能麻烦你重新租借给我吗?”

    一句话,让在场所有人都愣了。

    “这…”产商一脸的为难。

    “喂喂喂,你在说什么傻话啊?”和真则是出声打断,义正言辞的说道:“这可是已经被我租下来了耶,被我租下来了,如果你是打算用更高的价钱来收买,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这里有这么多的警官同志,一定会帮我主持公道,毕竟,没有理由在租期没到的情况下废约,要是传了出去,肯定会失去诚信,从此做不成生意了喔?”

    这话,肯定是用来警告产商的。

    那产商也正是在对这一点感到为难。

    直到…

    “那不如先来看看这个怎么样?”

    方里没有对和真的行动作出任何评价,只是带着淡淡的笑容,从身上取出了一条吊坠。

    看到那条吊坠的瞬间,全场的气氛立即变了。

    “真是万分抱歉!都是我们搞错了!”

    所有的警官全都脸色大变的跪了下去。

    那名产商也是一样,诚惶诚恐的跪了下去了。

    “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和真、阿库娅与惠惠三人均都大惊。

    只有达克妮斯,惊呼出声。

    “那是证明王族身份的吊坠!”

    此话一出,和真、阿库娅与惠惠三人也睁大了眼睛。

    没错。

    方里现在取出来的正是王族用来证明身份的吊坠。

    无论是王族还是贵族,都有着能够证明自己的身份的家纹,并铸造做吊坠,佩戴在身上。

    达克妮斯也是一样,身上佩戴有证明其为达斯提尼斯家的千金的吊坠,只是很少取出来而已。

    而方里所带的吊坠,则是其从王城离开时,爱丽丝交给他,说是用来证明其作为王室的一员。

    “方里先生是我的未…未婚夫,所以有理由携带它。”

    小公主以害羞的表情和声音说出这样的话,一度还让库雷娅大吵大闹了起来。

    方里也是顺手收下的而已。

    结果完全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个场合用到它。

    “产商先生。”方里施施然的说道:“能麻烦你将这栋宅邸租给我吗?”

    “当然可以!”产商毫不犹豫的答道:“您打算住多久就住多久!理所当然也是不用租金的!”

    “是吗?”方里也没有拒绝,点了点头,一边收起吊坠,一边向着那些警员们开口,毫不犹豫的这么说道:“那么,那边的警官同志们,我想报警,那边那四个人非法侵入了我的宅邸,还打算强占,能请你将他们带走吗?”

    这句话,换来的回答自然只有一个。

    “乐意为您效劳!”

    为首的警官一声令下,指向了和真一行人。

    “将他们都给我带回警局,强占王室中人的住所,以王国法律,足以处以死刑!”

    在那让人浑身发凉的宣言中,一众警员们大声回应。

    “是!”

    于是,警员们立即涌到了和真、阿库娅、惠惠与达克妮斯一行四人的身边。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

    但是,在那之前,和真一行四人便已经齐齐的向着方里扑了过去。

    ““““请原谅我们!对不起!是我们错了!””””

    四人一起声泪俱下,牢牢的扒住了方里的大腿。

    方里却仅仅是回以一笑,眼中却没有任何的笑意。

    “仔细想想,将你们这四个祸害直接给埋了,对这个世界来说也是一件好事,事到如今我也狠下心了,你们当初欠我的债,我也给你们一笔勾销好了,你们就放心的去吧。”

    方里无情的下达了命令。

    “将他们带走吧。”

    “是!”

    ““““哇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整个宅邸的大厅顿时闹得不可开交,鸡飞狗跳。

    和真、阿库娅、惠惠与达克妮斯一行人只能一边满大厅的逃窜,一边哭着惨叫,一直在向方里求饶。

    方里却只是冷眼看着,一边在产商带来的文件上签字,一边让所有的警员都去抓捕这四个坑货。

    结果,这场闹剧竟愣是闹到了夜晚。

    最后,和真、阿库娅、惠惠与达克妮斯一行四人只能跪下来,差点将头给磕破了,方里才总算饶了他们。

    当然,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就是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