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884 这样就够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在方里一行人的目光所及之处,一群人正围着两个人在指指点点。

    那两个人,一个是金发的冒险者,一个是年幼的小孩子。

    现在,前者正满脸通红,脚步虚浮,手中还拿着一个酒瓶,一脸恶相的正冲着后者大声的嚷嚷着什么。

    而周围的居民们便针对着这一幕指指点点,看向那个冒险者的眼神中充满了轻蔑与厌恶。

    “又是那个家伙啊…”

    “喝醉酒了在找碴吗?”

    “真是…”

    居民们便像这样窃窃私语着。

    方里一行人同样来到了周围,看到了这一幕。

    随即,惠惠便怔然般的开口了。

    “那不是达斯特吗?”

    从惠惠的口中出现的那个名字,方里也是认识的。

    被其称为达斯特的那个冒险者,在阿克塞尔中还算是颇为有名。

    只不过,那是恶名而已。

    他是阿克塞尔的冒险者之一,亦有着自己的小队,本质上却是一个不入流的小混混,不但三番五次的入过狱,还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去诓骗别人请客或者是干脆骗钱,可谓是许多女性心目中的黑名单的人选。

    值得一提的是达斯特还是有着鬼畜真与人渣真等称号的和真的狐朋狗友,平时似乎会偷偷摸摸的一起去某些非常可疑的店,为人倒是算不得坏,却是绝对下流。

    现在,达斯特似乎是在大白天就喝大了的样子,所以正在找碴。

    被其找碴的对象,却是一个穿着斗篷,戴着兜帽,身材却极为娇小,看起来似乎是一个仅仅只有十二、三岁的小孩子。

    而这个小孩子的腰间却配着剑,剑也隐藏在了宽大的斗篷内,所以别人也看不到剑的全貌。

    但是,方里却是凝视着那把剑,脸上浮现出狐疑的神色。

    “怎么感觉有点熟悉…”

    这可不单单是熟悉而已。

    从那把剑上散发出来的隐晦的神圣波动,让方里的脑海中闪过一件神器的模样。

    而持有那件神器的人,找遍全世界都只有一个。

    “不会吧…?”

    方里便这样喃喃了起来。

    只是,阿库娅等人却没有听见。

    “那个家伙到底在干什么?大白天的居然就喝醉了耶?明明高贵的我还在为酒钱烦恼这个家伙居然大白天的就喝醉了?真是不可原谅!”

    阿库娅似乎对达斯特产生了莫名其妙的敌忾心。

    “大白天就喝酒也就算了,居然喝酒以后找一个孩子的碴,果然不愧是能够跟和真称兄道弟的混混。”

    惠惠则给出了最客观的评价,相信那也是周围的人的想法。

    “达斯特不入流倒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因为醉酒欺负小孩子也让人看不过去,不过那个孩子好像很镇定,而且还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

    达克妮斯倒是有些讶异似的看着被达斯特找碴的那个孩子,眉头紧锁着。

    在这样的情况下,达斯特还在发着酒劲。

    “你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啊?啊?我可是在阿克塞尔里最有名的冒险者!像你这种带着剑出来玩的小鬼平时可是只有被我吓哭的份!居然还敢像那样因为好奇到东张西望撞了本大爷?你说该怎么解决?”

    像这样的发言,一听就知道这个家伙有多不入流了。

    而被达斯特这般无礼找碴的孩子却是如达克妮斯所说的那般,并没有慌张,只是歪着脑袋,下一秒钟,吐出了轻灵又清脆的话语。

    “那该怎么解决你才能原谅我呢?”

    当这个声音传入众人的耳中时,除了阿库娅以外,惠惠与达克妮斯同时僵住了面容。

    “这…这个声音…”

    惠惠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愕然之色。

    “不…不会吧?”

    达克妮斯更是产生了从未见过的极端动摇。

    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那个孩子,本来应该是不可能出现在这种新手城镇,而是应该住在王都的王城里,姑且不论是不是在日理万机,但却绝对握有着这个国家的生杀大权。

    现在,这样的一个人,就在这样的一座新手城镇里,被一个不入流的小混混给找了碴。

    “怎么解决?你难道还不知道怎么解决?所以才说下屁孩就是让人火大!”

    达斯特还是像那样摇摇晃晃着,一副很明显就喝到神志不清了的模样,居高临下似的看着撞到自己的孩子,一副了不起的模样的说着这样的话。

    “就是赔钱啦!赔钱!最近本大爷的手头有点紧啊!所以赶紧给我赔钱!看你那细皮嫩肉的样子!家里肯定很有钱吧?如果身上没有的话就给我回家去跟你爸爸妈妈拿!要不然直接偷出来也行!总之给我赔个一百万厄里斯啦!一百万厄里斯!”

    真是烂透了。

    至少,连阿库娅都是呜哇的一声,露出了一副不敢恭维的模样,惠惠更是直接傻了眼,达克妮斯甚至浑身颤抖了起来,一想起被找碴的人的真实身份很有可能是那一位,险些都要将怒火给写在脸上了。

    偏偏,那孩子就是这么一个天真无邪的人。

    “只要一百万厄里斯就愿意原谅我了吗?你还真是一个好人!”

    以清脆的声音说着这样的话,那孩子从怀中取出了一个钱袋,并从钱袋里挑出了一枚面额大到足以吓死人的钱币,交给了达斯特。

    “这样就够了吗?可以原谅我了吗?”

    天真无邪的话语,如果换做一般人的话,早就良心作痛了。

    可达斯特却是反倒眼前一亮,露出了极为奸诈的嘴脸。

    “看你随随便便就从那个钱袋里掏出一百万厄里斯的样子,你肯定还有很多钱,既然如此,那就将那个钱袋给我,不然我是不会原谅你的,还有,你还是得给我回家去偷更多的钱来才行……”

    就在这个小混混的人品下降到最低劣的程度时,达克妮斯终于是忍不下去了。

    “在对爱丽丝殿下做些什么啊你这个无礼之徒啊啊啊啊啊啊啊!”

    达克妮斯就这么冲了出来,直接掐住了达斯特的脖子。

    “咕呜…!?住手…!?要死了…!要死了…!”

    达斯特的脸顿时从红色变成了紫色,看那样子,达克妮斯应该是用了很大的力气,让达斯特随时都有可能口吐白沫。

    “拉…拉拉蒂娜…!?”

    而看到达克妮斯突然冲了出来,那孩子爱丽丝也是惊讶了起来。

    直到方里也从人群中上前,爱丽丝才神色一亮,露出了开心的神色。

    王国的公主殿下,便在此降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