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929 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等到差不多日落以后,一直在艾洛德的王都中闲逛,记住所有的路线和地形的方里才施施然的回到了旅馆。

    不过,当方里回到旅馆里时,迎接他的却是这样的景象。

    “呜…呜呜呜…”

    阿库娅瘫坐在地面上,捂着脸,正在抽泣。

    “放…放开我!”

    惠惠则是竭力的在挣扎着,可浑身却连一点力气都没有,很明显就是耗尽了魔力,被一群满脸怒色的警察给按在地面上,似乎准备将其拷起来。

    “你们想干什么啊!?身为艾洛德的执法人员居然想这么对待我吗!?哈…!哈…!那你们来啊!来啊!尽管让我屈服啊!”

    连本来应该是前往阻止阿库娅和惠惠闹事的达克妮斯都与一群警察扭打在了一块,情绪亢奋到都喘起粗气的地步了。

    “请…请你们冷静一点!冷静一点!”

    结果,只剩下爱丽丝在一旁慌慌张张的阻止,却连一点办法都没有,急得团团转。

    这就是方里进门的第一时间里看到的场景。

    等到方里将门给打开时,轻微的开门声却是不可思议的传入了所有人的耳中,让整个闹哄哄的场面都似静止般的停下。

    而众人则是纷纷都保持着当前的姿势,以乱七八糟的热闹氛围,注视向了站在门口的方里。

    方里便看着这一幕,沉默了。

    一会以后,方里面无表情的出声。

    “抱歉,我走错地方了。”

    说完,方里迅速的关上了门。

    “砰!”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里,房门被重重的撞开。

    ““““别走啊!听我们说啊啊啊啊啊啊!””””

    一群警察便是泪流满面的扑了出来。

    ……

    五分钟以后,阿库娅、惠惠与达克妮斯一行三人便正坐在了方里的面前。

    “呜…呜呜…”

    阿库娅还在哭。

    “唔唔唔…”

    惠惠依旧一副愤愤不平的模样。

    “唉…”

    达克妮斯则一脸的欲求不满。

    这极为鲜明的表现,让坐在沙发上的方里眼角直跳。

    仔细一看,方里的身边还瘫坐着那一群筋疲力尽似的警察。

    至于爱丽丝,如同在担忧着众人一样,有些不安。

    “那么…”

    方里叹息着,向着一旁的警察们询问出声。

    “这些人究竟犯了什么事呢?”

    这么说着,方里还取出了身为贝尔泽古王国王族证明的信物,亦即爱丽丝当初交给自己的吊坠。

    正是因为这样,在场的这些警察才会听从方里的安排。

    “我来复述一下吧。”

    一名看似检察官的女性上前来,翻开了一份档案。

    “首先是来自赌场的投诉。”

    检察官面无表情的出声。

    “根据赌场的投诉,有名水蓝色长发,长相如同女神一般的大司祭在他们的赌场内赌博,但在赌输了以后却声称「我可是水之女神耶!最美丽最优秀的水之女神!怎么可能会一直输?一定是你们赌场的人作弊!作弊啦!赶紧给我把钱还来!你们这些强盗!」然后大哭着开始闹事,期间因为使用了水属性的魔法的关系,将整个赌场及周边的建筑物都给冲走了,因此,我们将以妨碍营业和故意破坏的罪名对其进行逮捕。”

    听到检察官的复述,阿库娅再次大哭了出来。

    “我没错!我什么都没做错!那些人绝对是作弊了啊!”

    阿库娅便这般大哭着。

    但方里却完全没有理会她,向着检察官示意,让她继续念下去。

    “接下来是来自警察局的投诉。”

    检察官翻了一页,如此说明。

    “根据众多警员的投诉,有名黑发红眼,戴着一只眼罩的奇怪女孩今天下午突然出现在警察局前,对警察们提出「这个都市为什么没有冒险者公会啊?难道都不需要清理周边的怪物吗?需不需要吾之爆裂魔法来助你们一臂之力呢?机会难得喔?」这样的建议,有一名警官随口取笑了一句「小丫头,想玩过家家的话就回去找你爸妈和小伙伴,叔叔我们没空陪你玩」这样的话,结果对方的眼睛当场变成红色,并做出「这是找碴吧?既然是找上门的碴那就不得不撕」这样的宣言,紧接着便当场释放了爆裂魔法,炸毁了警察局,因此,我们将以袭警和恐怖袭击的罪名对其进行逮捕。”

    检察官的复述,让惠惠竭力的声张。

    “我没错!我什么都没做错!那些人绝对是瞧不起我了!身为红魔族绝对不能视而不见!”

    惠惠便这般主张着。

    但方里依旧完全没有理会她,再次向着检察官示意。

    于是,检察官再次复述。

    “接下来是骑士团的投诉。”

    检察官翻开档案的最后一页,这般出声。

    “根据巡逻卫兵的投诉,有名金发碧眼看似贵族的骑士在大街上身穿铠甲,佩戴大剑,由于艾洛德并不是提倡武力的国家,王都有明文规定,武装时必须得有事先申请,即使是外国来的使者,那也得出示身份证明,否则将没收身上的武器和防具,因此上前调查,可对方却如此说着「也就是说,你们是想在这里脱掉我的铠甲,让我一丝不挂,在众目睽睽之下受到你们的凌辱,成为周围那些因为赌博而发狂的淫秽男人们用来发泄欲望的道具吗?我…我是绝对不会屈服的!绝对不会!」这样的话,然后就死缠着卫兵们不放,因此,我们将以无故挑衅国家组织和污蔑公务人员的罪名将其进行逮捕。”

    检察官最后的复述,让达克妮斯也是主张着。

    “我没错!我什么都没做错!既然想没收我的防具那就跟让我一丝不挂没什么两样!虽然我没有打算屈服!但他们的毅力实在太差了!那个时候不应该是被吓到逃跑而是应该用武力来镇压我!强行将我扒光才对!”

    达克妮斯便这么主张着,并且说到后面还喘起了粗气,扭扭捏捏了起来。

    “大…大家…”

    爱丽丝已经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能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方里。

    “那个…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检察官亦是有些无助的看了过来。

    在场那些筋疲力尽的警员也哀求般的看向了方里。

    在这样的情况下,方里还能说什么呢?

    “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方里毫不犹豫的决定。

    “将她们逮到牢里,关一辈子。”

    此话一出,一直主张自己没错的阿库娅、惠惠与达克妮斯一同扑了上来。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我错了!”””

    求饶的哭喊声与打闹声,在旅馆中经久不息。

    结果,那天,阿库娅、惠惠与达克妮斯一行三人还是被抓走了,直到第二天才在爱丽丝的求情下遭到了释放。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