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969 再敏锐都没用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学园都市,第二十三学区。

    作为学园都市里唯一一个国际机场的所在学区,这几天,这个学区可谓是异常的热闹。

    当方里和席尔薇雅来到这里时,机场大厅里还有着一直在重播的一段广播。

    “受到发生在英国————法国间连接用的欧洲隧道的爆炸事故的影响,为了两国间物资与人员的运输,大部分的航班将被使用在其中,通常的航班则有延迟的可能性,还请乘客们到受理柜台处,仔细阅读详细的出发预定,谢谢。”

    正是如此。

    因为欧洲隧道被爆破的影响下,英国通过陆路进行贸易的渠道被完全消灭了,现在只能通过空运和海运来进行物资与人员的运送。

    而相比较起需要耗费大量时间的海运,空运的使用量自然会变得更加频繁。

    学园都市即与英国清教缔结了合作关系,本身又是科学阵营的领头者,在英国遭此变故的时候,会受到英国方面的贸易的影响也是不可避免的。

    所以,学园都市的大量航班已经都被投入到英国方面的物资和人员的运输工作中,正常航班自然就得产生变动。

    也就是说,比起一般乘客的搭乘,现在的优先度是放在英国的运输作业上。

    “因为英国有着许多无法筹备的东西啊。”

    在机场大厅里,已经经过变装,像以往那般戴着宽帽,身穿罩衫和牛仔裤,一头华丽的紫发亦是化作茶色的席尔薇雅一边提着一个小小的包裹,一边操作着手机,查着资料。

    “虽然英国是岛国,但这个国家却有近一半的海产品需要依靠进口,那一类的物品,如果用船只运送的话就会腐烂,所以有使用飞机的必要,其它类似的物资也有很多,其中甚至还有专门为了不能吃普通食物的病人做的各种各样调配食品,这些食品好象只有一家法国食品公司的附属设施能够制作得出来。”

    由此可见,欧洲隧道被爆破的情况下,英国究竟面临着怎样的危局。

    这些物资如果没有准确的运送到位的话,那别的不说,医院里怕是得出现不少无辜死亡的病人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英国方面自然得向外国求援,使用大量的航班来运输必须的物资。

    但是…

    “这样也只不过是治标不治本吧?”

    方里站在席尔薇雅的身边,手中什么都没有带,连伯邪都收入了妖精的布袋中,两手空空又漫不经心的说着这样的话。

    “虽然现在还能靠海路与空路来运送物资,可这样长期下去,怕是英国经济迟早得崩溃了。”

    用飞机和船只来运送物资,和使用列车来运送物资,单单在成本的消耗与费用的产生之上就有根本性的不同。

    比起车票,机票肯定是更贵的不是?

    即使英国方面现在还能靠海路和空路的班次增加来防止造成物资不足,但其间产生的不必要的经济损耗,将很快导致成本方面的赤字扩大,并超出容许的范围。

    欧洲隧道承担了英国60%的贸易,这句话并不是简单的说说而已。

    因此,对于英国而言,唯一陆路的崩溃无疑意味着生命线的一半被切断了。

    而这,竟是人为的事件?

    “说这其中没有鬼,那也不会有人相信呢…”

    方里自言自语的低语,让席尔薇雅的目光也从手中的手机上收了回来。

    了解方里的席尔薇雅自然明白这个男人在想什么。

    “你是觉得这其中有罗马正教的身影吗?”

    席尔薇雅的话语,让方里点下了头。

    “英国清教与学园都市已经联手,这只怕不是什么秘密了,为了与学园都市和英国清教抗衡,罗马正教势必也做些措施。”

    例如,拉上同等份量的势力,同样联手起来。

    而方里的这个猜测也是对的。

    在左方之地的事件以后,罗马正教与俄罗斯成教已经联手,这是后方之水与罗马教皇准确的提过的内容。

    但仅仅是这样的话不过是形成互相抗衡的局面而已。

    既然如此,罗马正教或者俄罗斯成教会对英国出手,那就势必是第二种措施。

    “通过将英国给整垮,让英国清教先行崩溃的话,那学园都市就孤立无援了,这样的事情,罗马正教应该是做得出来的吧?”

    这就是方里的想法。

    席尔薇雅同样不是一个只有外貌美丽的女人,立即就明白了个中的缘由。

    “欧洲隧道的认为爆破事件,果然是罗马正教的作为吗?”

    对于这个说法,方里即不肯定,亦不否定,只是摊了摊手。

    “谁知道呢?”

    像这样,给出了模拟两可的回答。

    但是,连这个回答在内,席尔薇雅也已经预料到了。

    没办法,谁让席尔薇雅了解眼前这个男人呢?

    这个男人就是这样,虽然谈不上智慧过人,可由于个性冷静的关系,无论什么时候都能保持敏锐的观察力和判断力,往往都能注意到连真正聪明的策士都注意不到的地方。

    如今,方里既然已经注意到了这样的一个可能性,并将其说了出来,那就证明其至少有一半以上的概率会发生。

    可仅仅一半也不够。

    如果不是真正确定了的事情,那这个男人就不会做出明确的回答。

    要不然,若是陷入到了固有的思维里,沉浸在自己对猜测的固执中的话,那就会影响到发现其余的可能性的概率了。

    就是基于这样的想法,方里才能无论何时何地都比别人敏锐吧?

    哪怕知道在这个世界里,自己要是不好好努力的话,最后肯定会变成一个废人,方里也不曾因为这样就焦躁和急虑,依旧是那般的冷静又我行我素。

    席尔薇雅就是对这样的方里没辙。

    (所以才会被他一直牵着鼻子走啊…)

    这样一来,就算想追究方里花心的罪过,那也提不起劲了。

    世界级的歌姬虽然即大方又从容,可归根究底还是一个被恋爱给折腾得死去活来的少女啊。

    想到这里,席尔薇雅就有些来气。

    “嘶…”

    方里突然倒吸了一口凉气。

    因为席尔薇雅的小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其腰间的软肉狠狠的掐了一下。

    “你干什么?”

    方里错愕的看向了席尔薇雅。

    “没什么。”

    席尔薇雅却是鼓起了脸颊,一副生闷气的模样。

    看着方里那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费解样子,席尔薇雅默默的叹了一口气。

    (什么时候才能将平时的敏锐发挥在理解别人的少女心这方面呢?)

    如果方里知道席尔薇雅的想法,那肯定会这么说的吧?

    “女人心海底针,再敏锐都没用啊。”

    比起气候变化,果然还是女人的心情更容易反复无常呢。

    再敏锐,在这种反复无常面前都没用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