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2014 真的是这样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低沉的怒喝声中,骑士团长拖着沉重的巨剑,犹如一头猛兽一般的向前暴掠着,让轻贴着地面的弗仑汀的剑尖摩擦着路面,一路带起了一道长长的火花以及深深的剑痕。

    望着那以无可匹敌的强悍之姿冲锋而来的骑士团长,方里的表情却依旧冷静无比,宛若无声无息的鬼魅,闪烁之间,竟是以完全无法捕捉到的惊人速度,窜至暴冲而来的骑士团长的身侧。

    “呛…”

    令刀出鞘的声音微微响动。

    “嗤…”

    锋利的刀刃划过大气,带着尖锐的锋芒,对着还在向前冲的骑士团长的脖子猛然切去。

    如果说,骑士团长是一头发狂的猛兽的话,那方里就是一把冰冷的武器。

    不管对手有多强大,无论对方释放出了多大的压力,武器的任务都只有一个而已。

    那就是准确无误的切下对方的要害,给予致命一击。

    “叮————!”

    瞄准要害的斩击转瞬间便是被挡下。

    骑士团长的前冲之势依旧没有减缓,但手中的弗仑汀却是豁然举了起来,让伯邪锋利的刀刃落在了巨剑那即宽又厚的刃面上,摩擦出了火红的飞星。

    旋即,骑士团长才骤然止住了前冲之势。

    “嘭————!”

    以狂猛的姿态冲锋着的骑士团长的身形在止住的瞬间里,立即让承受住了他全部冲力的地面似爆炸般的被掀开,激起强烈的冲击波,带着无数的碎石,席卷向了周围。

    理所当然,在最近的距离上对骑士团长发起攻击的方里最先承受住了那全方位袭来的冲击波。

    若是换做其余人,哪怕是像威廉那样兼具圣人、圣母、神之右席与水之魔法师等各种力量的超规格存在,那亦是会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给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直接便是被迎面而来的冲击波给震飞吧?

    然而,方里却是不在此列。

    “嗤!”

    在冲击波炸起的瞬间里,方里的身形竟是以比冲击波扩展而来时更快的速度破空而去,一如海市蜃楼一般,在沿途中留下一阵阵残影,将冲击波给完全避开,只在空气里留下一丝后知后觉般兴起的淡淡破空声,令人吃惊。

    “那速度实在是太惊人了!”

    连骑士团长的心中都闪过这样的一个想法。

    但是,更惊人的还在后面。

    几乎是在暴退而出的同一时间,方里便掠出了至少数百公尺的距离,避开了冲击波。

    而在冲击波失去了冲势以后,方里的身形又是豁然一滞,有如彻底的无视了物理法则一般,将惯性全部消除,带着比后退时更加惊人的极速,带起一连片的幻影,瞬间又是重新掠至骑士团长的身侧。

    如此突兀的袭击,让骑士团长亦是没有能够完全反应过来。

    等到骑士团长反应过来时,纯白色的令刀已然切过空气。

    “锵————!”

    清脆的声响与炸裂的火星同时盛开。

    骑士团长只感觉到了自己的脖子被冰冷的刀刃给划过,带来一阵寒意。

    “————!”

    骑士团长这才反应了过来,不假思索的挥过手中的巨剑。

    “轰!”

    巨剑扫荡而过,在骑士团长的身周卷起一阵破坏的暴风,却是落在了空处。

    在那之前,方里早已再一次的消失在了原地,如风如影般的掠向了后方。

    不管是动作还是速度,均都已经远远的超过了人类的大脑能够理解的范畴。

    “人的身体真的能够做出那种动作,发挥出那种速度吗?”

    骑士团长的额头淌出了些许的冷汗。

    要不是有索罗伦术式在发挥作用,令方里的伯邪的攻击力被归零,刚刚那一击就已经决出了胜负。

    反倒是方里自身,丝毫不以为意似的开口了。

    “看来,伯邪的杀伤力已经完全被封住了呢。”

    话是这么说,但方里的身影却又是从前方以惊人的速度冲刺而来。

    过于可怕的速度甚至掀起了大气的混乱哀鸣,让气劲似爆风一样的吹飞了周围一带的泥土。

    若不是有天使之力源源不断的加持,骑士团长甚至都捕捉不到方里的影子。

    二十倍的音速,即使是对于远超圣人等级的战斗亦是相当惊人了。

    “唔…!”

    骑士团长只能竭力的抬起手中的弗仑汀,将弗仑汀那宽厚的刃面当做盾牌,牢牢的保护着自己。

    这一瞬间,无数的刀光迸现。

    而且,还是从骑士团长的四周切割而来。

    “锵锵锵锵锵————!”

    下一秒钟,金铁的交击之声如雨点落地般的不断响彻而起。

    来自四面八方的斩击以堪称恐怖的频率,不停的落在了骑士团长的身上,一一切割而过。

    那并不单单只是靠数量取胜的攻击。

    方里所挥出的每一道斩击,均都是对准着骑士团长的要害而去。

    大脑。

    喉咙。

    心脏。

    脊椎。

    乃至是眼睛和口腔,人体的要害一一迎来了充满杀气的斩击,让骑士团长的全身都迸裂出了火花。

    方里便一边掀起飓风般的动静,一边围着骑士团长的身周飞掠着,并挥出神速的斩击。

    那场景,简直就像是有无数个的方里在骑士团长的周围挥刀一样,场面看起来异常震撼人心。

    只是…

    “就算你的速度再快,身法再高,索罗伦术式没有失效的话,你的刀就连在我的身上留下一道伤痕都做不到!”

    身处于斩击的风暴之中,骑士团长沉声宣告着这一事实。

    可是…

    “真的是这样吗?”

    在漠然无比的声音中,僵持的状况终于是被打破。

    骑士团长陡然感觉到了。

    一股致命的危机,正在降临。

    “噗哧————!”

    肉体被撕裂的声响终于是出现在了这一战场之上。

    鲜血,从骑士团长的身上飞溅了开来。

    “呃…!”

    骑士团长从喉咙深处挤出一声呻吟,身形则是带着血花的闪开。

    其身前,一道伤痕出现了。

    而方里的笑声则是跟着响起。

    “看来我猜对了。”

    方里站在骑士团长的面前,手中的刀刃滴下了血珠。

    那突破了骑士团长的术式的武器,并不是伯邪,而是一把如同残月似的匕首。

    方里便一手握着伯邪,一手握着月刃。

    “你的魔法能够干涉的武器仅仅只有自己能够认知的部分而已。”

    也就是说,骑士团长只能干涉自己知道的武器,乃至自己选取的武器。

    如果是骑士团长一开始就不知道或是无法辨识的武器,更甚者是武器就在眼前,但他自己却不知道那是武器的话,那就无法对其攻击力造成任何的影响了。

    方里基于这样的判断,在攻击的途中陡然转而取出了月刃。

    完全没有察觉到这一点的骑士团长,自然就被月刃所伤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