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2019 怎么做才更正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涌动在整个白金汉宫内,让大气都出现了紊乱,空间亦是如被撼动一般的震颤,强大到人类根本无法企及的力量,在这一个瞬间里,如流水般的消失了。

    对于英国而言最高等级的国宝兼灵装,能够将天使长级别的力量都借取而来,让持有人成为能横扫全世界的人祸,以全英国领土作为仪式,从数百年前开始就一直存在的卡提纳一世,便化作了无数的碎片,飞散在了暴冲中的凯莉莎的周围。

    凯莉莎身上的气势亦是如雪花般融化。

    原本连空间都能撕裂的冲刺,几乎是在一瞬间里,跌落到一般人的水准。

    “噗哧…”

    飞散在其周围的卡提纳一世的碎片中,有一片甚至刚好划过了凯莉莎的脸颊,在上面留下了一道淡淡的伤痕。

    殷红的鲜血,便从里面渗透了出来。

    然而,即使是这样,凯莉莎依旧没有停下来。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带着蕴含了内心所有情感的呐喊,凯莉莎无视手中破碎飞散的卡提纳一世,继续向着方里冲来。

    即使失去了足以毁天灭地的力量。

    即使从神坛上跌落下来,变回了一个普通人。

    凯莉莎,仍然向着粉碎了自己的野心的男人,挥出了纤细却显得强而有力的拳头。

    “啪————!”

    清脆的响声中,纤细的拳头被一只手掌给牢牢的接下。

    “铮…”

    眼眸中,彩虹色的光辉正在渐渐的黯淡了下来。

    刺痛,在方里的神经中窜动。

    体温,继昨天下降以后,又是开始升高了。

    使用了一天仅能使用一次的魔眼之力以后,方里再一次的迎接了以人之身擅使神之领域的力量的代价。

    连视野都如同约好了一般,变得模模糊糊。

    但这已经不重要了。

    即使脑袋正在剧痛,即使体温正在升高,即使意识变得模糊,即使视野变得扭曲,方里还是注视着冲到自己的面前,向着自己挥出拳头的公主。

    旋即,缓缓的收紧了接住对方拳头的手。

    “够了。”

    方里的声音中第一次携带上了怜悯。

    那是连面对不惜付出生命也要阻止自己来到这里的骑士团长都没有的表现。

    因为…

    “在卡提纳一世已经破碎的现在,你的武装叛变已经宣告结束了,再继续下去,那就只是在自暴自弃而已了,军事家。”

    方里推开了凯莉莎的拳头,让这位公主殿下后退了好几步。

    “哈哈…哈哈哈哈…”

    凯莉莎顿时后退了下去,低着头,发出了笑声。

    “好一个军事家!哈哈哈哈!”

    凯莉莎就这么大笑起来。

    笑声,格外的空虚。

    身为掌管英国「军事」的代表,面对罗马正教和俄罗斯正教带给英国国民的威胁,凯莉莎应该是感受到比任何人都来得强烈的危机感和责任感了吧?

    所以,这位公主殿下才毅然决然的踏向了寻求力量,以暴君之姿横扫世界,让英国获得独立的道路。

    但现在,这一切都已经被粉碎。

    作为司掌「军事」的存在,明确的认识到了这个战略上的结果,如果还苦苦挣扎也就算了,但自暴自弃的话就的确让人觉得可怜了。

    凯莉莎并不是一个接受不了失败的人。

    只不过,凯莉莎接受不了的是阻止自己的人,居然还不是本国人。

    英国很脆弱。

    通过这一结果,凯莉莎又一次的意识到了这一点。

    只可惜…

    “终究还是在温室里长大的大小姐啊…”

    这样的一句话,让凯莉莎停止了笑声。

    “你说…什么…?”

    凯莉莎那看向方里的眼中,终于是燃烧起了怒火。

    可方里还是想说。

    “我说,你是在温室里长大的大小姐,蠢货。”

    方里承受着凯莉莎所有的愤怒,面不改色的说出了这样的话。

    “脆弱?”

    “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谁一开始的时候不是弱者?”

    哪怕是方里,在刚刚进入主神空间的那一段时间里,同样是一个身处于亿亿万万个主神使者的最底层的弱者。

    若不是有直死魔眼这样的大杀器,方里自身又是连灵魂都如此特殊的一个人,那或许,早在第一个副本世界时,方里就已经被卡巴内给咬死了。

    但是…

    “正因为太弱,人才想要变强。”

    “正因为太弱,人才必须前进。”

    “没有谁想让自己以后还要变得更弱。”

    “所以,你为了让英国摆脱注定衰弱的后路,下定决心做出的这一切,那也只是人之常情,我没有理由对这个说三道四。”

    方里抬起眼帘,望向凯莉莎,如此开口。

    “可就连小孩子都知道,如果太弱小的话,那就努力变得强大就行了,你却只是一味的在对「弱小」感到悲叹、哀伤和不甘,知道自己必须做些什么来改变现状,却一点都没想过要通过努力来变强,而是反倒想寻求解决问题的捷径,这如果还不是被惯坏的大小姐的话,那什么才是呢?”

    所以,方里才会怜悯。

    所以,方里才会同情。

    “真不想让英国走向衰败,那就努力让英国变得更加强大就行了。”

    “通过战争来踏着别人的尸体往上窜,就算英国最后获胜了,那也绝对不会变成你想要的独立。”

    “好好想想自己到底该怎么做才更正确吧,公主殿下。”

    方里的一番话语,让凯莉莎眼中的怒火消失,变得沉默了下来。

    最后,凯莉莎瘫倒在了地面上,终于是失去了战意和敌意。

    “呼…”

    方里这才吐出了一口气,扶住了变烫的额头。

    “好了,告诉我吧。”

    方里撑着模糊的意识,对着凯莉莎质问出声。

    “茵蒂克丝在哪里?”

    这个问题,并没有得到回答。

    不是凯莉莎不想回答。

    而是在凯莉莎回答之前,第三者的声音出现了。

    以最恶劣的方式。

    “哟,你在找这个东西吗?”

    这是一个仿佛在宣告其拥有者根本不在乎别人的意志,只以自我为中心,强调出了自身拥有着单方面的优势,完全没有怀疑过自己会低人一等,让人觉得极其不快的声音。

    “————!”

    当这样的一个声音响起时,姑且不论凯莉莎,方里那涣散的瞳孔猛然凝聚而起。

    周围的空气完全变了。

    变得险恶了起来。

    就在这样的状况下,最大的「邪恶」降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