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2039 不敢恭维的癖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不久以后,方里带着莎夏回到了营地。

    而前来迎接的已经不是贞德,重新换回了席尔薇雅了。

    眼看着方里从森林的深处带回来一个年幼的女孩子,席尔薇雅的眼神极其的怪异。

    没办法。

    仔细一看,莎夏的双手已经被一条坚固的金丝线给捆绑了起来,固定在了身后。

    那条金丝线,乃是红魔族出品的魔道具,专门用来作为盗贼的「拘束」技能所使用的特制品,并且还是针对大型的怪物为使用对象的特制品,哪怕是龙被拘束住,那一时半会间亦是不可能挣脱得开,更别说是人了。

    而且,这条金丝线还有杜绝魔力的效果。

    所以,被这样的一件魔道具给束缚住,越是依赖魔法的魔法师就越是不可能挣脱开。

    为了不让莎夏逃跑或者抵抗,方里便取出了这样的一件魔道具,将其双手给捆绑在了身后。

    当然,这也是很正常的举动。

    以一个俘虏的待遇来说,这已经算是很好的了。

    可问题在于,莎夏的打扮却很不妙。

    不但浑身穿着暴露,像是身穿拘束服一样的被捆绑了起来,脖子上还有着项圈,项圈前连接的缰绳此时就被方里紧紧的拽在手中,如同带宠物一样的带着,再加上本身又长得可爱,如此一来,莎夏被方里从森林深处带出来,那就显得令人浮想翩翩了。

    “……这孩子是哪来的啊?”

    席尔薇雅有些无语似的瞪向了方里了。

    “……干嘛这样看着我啊?”

    方里顿时纳闷了起来。

    自己又没做什么亏心事,这待遇是不是有点问题?

    偏偏,莎夏还如同认命了一样的被方里给携带着,全程都保持着沉默,一副似人偶般不想多言的表现,让席尔薇雅看向方里的眼神亦是显得越来越没好气。

    “你到底在想什么啊?”方里无奈般的说道:“这只是一个意外的收获而已。”

    方里便向席尔薇雅解释了全部的过程。

    席尔薇雅这才明白。

    “也就是说,这孩子被当成不知名的魔法仪式的牺牲品,被俄罗斯成教送给罗马正教了吗?”

    席尔薇雅看向莎夏的眼神变得有些同情了起来。

    看到这里,方里就知道,这位歌姬殿下乐于助人的习惯又要冒出头来了。

    当下,方里翻了一个白眼,提醒了一句。

    “先说清楚,这位可不是像薇莉安那样不谙世事的公主殿下,而是货真价实的战斗专家,专门对付鬼怪的好手,看她那一身拷问道具就知道,这就算不是一个坏人,那也绝对不是一个好人,可别把她当成一个无力的小女孩比较好喔?”

    说完,方里将手中的缰绳交给席尔薇雅,仿佛是在叫席尔薇雅接手货物一样,让席尔薇雅没好气拍开他的手。

    “那你也别将人家当做宠物一样来对待。”

    话是这么说,但席尔薇雅还是接手了莎夏,将莎夏带到自己的身边,按住她的肩膀。

    看着这个穿着十分不妙的少女,席尔薇雅歪了歪脑袋,提出这么一个建议。

    “要不先帮她换一套衣服吧?”

    这个提议,还没让方里做出反应,便使一直保持沉默的莎夏用力的抬起头来。

    “私人看法一,虽说成为了俘虏,但我强烈要求你们别做出这样无意义的事情。”

    说着这样的话的莎夏不知为何,一直都没有任何波动的声线竟是显得有些激动。

    这让方里不由得一怔,席尔薇雅亦是讶异而起。

    “怎么了?”席尔薇雅有些疑惑的问道:“你讨厌换衣服吗?”

    “……解答一,对于替换衣物的行为本身并不排斥,虽说这身装束有宗教上的意义,作为战斗辅助来说必不可缺,但并不是绝对不能替换下来。”莎夏先是沉默了一会,随即好像想起了什么不太愉快的事情一样,闷闷的说道:“补充说明,对此行为的过激反应在于曾经的上司让人不敢恭维的癖好,在此特地提出问题一,你们不是有相同灵魂的人吧?”

    相同灵魂?

    那是什么意思?

    针对这个问题,莎夏的回答是这样的。

    “解答二,歼灭白书的首领乃是一个极度喜爱可爱事物的存在,经常会滥用职权让我穿上一些不伦不类的衣物。”

    莎夏的这个回答,让方里和席尔薇雅齐齐的哑然了。

    算了,还是别追究这种没什么意义的事情吧。

    “那现在该怎么办?”

    席尔薇雅还继续保持着按住莎夏的肩膀的样子,像带着一个孩子一样,抬起眼帘,看向方里。

    “你准备在右方之火出现前一直带着她吗?”

    对于这个问题,方里很明显已经想过。

    “我是有这个打算。”方里这么说道:“我们就带着她一起去伊莉莎里纳独立国同盟吧。”

    听到方里的话,莎夏又是开口了。

    “私人看法二,我并不认为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莎夏如此说道:“我是罗马正教和俄罗斯成教的重要回收对象,跑到与俄罗斯关系紧张的那个独立国同盟,将会留下给俄罗斯进行军事侵略的借口,不能将战火带到别的国家。”

    这倒是意外的有人情味的想法。

    “但现在才说这个也太迟了吧?”方里摊了摊手,说道:“俄罗斯早就在攻打那个国家了,就算你不去,那也改变不了什么喔?”

    “解答三,即便是这样,那也不能成为带着100%会引发悲剧的火种进入他国。”莎夏低声说道:“私人看法三,以罗马正教和俄罗斯成教的态度,个人认为他们会为了回收我这个重要的仪式素材而不惜派部队进攻独立国同盟,那势必会给那个国家带去灾难。”

    “你说这个也同样太迟了。”方里撇了撇嘴,这般说道:“如果迟迟没有能够找到你的话,那那些家伙肯定会将目光投到敌对国家的领土,除非你一直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告诉他们你还在这个国家,没有逃出去,可那样的话,你有信心一直躲过追杀吗?”

    莎夏沉默了。

    方里便淡淡的一笑。

    “无论如何,俄罗斯与伊莉莎里纳独立国同盟都已经处于开战的状态,就算你再减少战争的理由都没用,与其这样,还不如过去看看,兴许能够引起什么变化呢。”

    方里的话,让莎夏再也说不出什么了。

    席尔薇雅这才恰到好处的开口。

    “总而言之,先帮莎夏换身衣服,这身衣服终究还是太显眼了。”

    就这样,这位突如其来的俘虏成为了方里一行人队伍中的一员。

    与众人一起,前往了伊莉莎里纳独立国同盟。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