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2052 激战!一触即发(求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以后,寂静才重新造访了这一片雪原。

    不。

    不是一片雪原,而是两片。

    本来纯洁无暇的一片雪原,在那宛如能够开天辟地的一击之下,已经是分成了两半。

    以那军事基地为中心,一道深深的沟壑就像是天坎一般,坐落在了雪原之上,将雪原给分成了两半。

    “啪叽…啪叽啪叽…”

    地面还在持续龟裂着。

    “嘭…嘭嘭…”

    巨大的石块纷纷从半空中掉落了下来,激起一片又一片的雪花。

    “呼…”

    暴风的余波还在吹袭着,让风雪都开始渐渐的弥漫。

    “咳…咳咳…”

    没过多久,一阵咳嗽声便是从雪原的一个角落里传了出来。

    弥漫的风雪中,御坂美琴、食蜂操祈、上条当麻、土御门元春与莎夏一行人纷纷都或跪或趴的待在雪地上,一边起身,一边不住的喘息与咳嗽。

    “刚刚…”

    众人均都惊疑不定的看着彼此,似乎有些惊讶,自己居然活了下来。

    然后,一行人才看到了。

    在自己等人的前方,有一道身影伫立在了那里。

    那并不是席尔薇雅。

    “铮…”

    璀璨的光辉缓缓的黯淡了下去,让飘扬着旗帜的圣旗渐渐的暴露在了空气中,进入众人的眼帘。

    “哈…哈…哈…”

    贞德便将自己的宝具支撑在了自己的前方,手中紧紧的握着圣旗,口中则剧烈的喘息着。

    显然,刚刚就是贞德在千钧一发之际里替换了席尔薇雅,使用了自己的宝具,从那仿佛能够开天辟地一般的一击下保护了众人。

    只不过,众人却是不认识眼前这个突如其来的圣女。

    “你是…?”

    御坂美琴、食蜂操祈、上条当麻、土御门元春和莎夏等一行人纷纷都怔然的看着这一幕。

    “唔…”

    这个时候,贞德却是双脚一软,往地面的方向倒去。

    “小…小心!”

    御坂美琴、食蜂操祈、上条当麻、土御门元春和莎夏齐齐的下意识的出声。

    可是,为了挡下刚刚那可怕的一击,贞德似乎已经耗尽了魔力,止不住的往地面倒了下去。

    直到有人抱住了贞德。

    “没事吧?”

    方里抱住了贞德,简短的询问了一声。

    “没…没事…”

    贞德口中这么说着,声音中的疲惫却是显而易见了。

    方里只能从妖精的布袋里取出了能够恢复魔力和恢复体力的魔药,让贞德服下。

    而在这个过程中,方里的目光一直都死死的盯着前方。

    眼中,一丝冰冷和一丝凝重同时透露了出来。

    就在这样的状况下,那有些目中无人的声音再一次的响了起来。

    “挡下刚刚那一击了吗?这倒是让人觉得有点吃惊。”

    说着这样的话,前方的风雪中,一道熟悉的身影如闲庭散步般的走了过来。

    一如之前在英国的白金汉宫时那般。

    宛若当初面对方里的时候一样。

    神之右席的最后一人,引起了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罪魁祸首,似踏入自己的游乐场所一样,缓缓的出现了。

    “本大爷的「神圣之右」可是能够视敌方的强弱调整力量的啊,照理来说,只要攻击的瞬间就能分出胜负了,不管多强的防御,这只右手都能以「绝对能够击溃」的威力来扫荡一切才对,究竟是用什么方法挡下这一击的呢?能告诉我吗?”

    右方之火饶有兴致般的说着这样的话。

    那样子,简直就像是对没有被玩坏的玩具升起了一丝心血来潮的兴趣一样,让人产生了对方根本没有将自己以外的任何事物放在眼里的感觉。

    但右方之火说的也没错。

    以其力量的性质而言,本来的话,应该是没有什么防御能够抵挡住他的攻击的才对。

    可贞德的宝具却是将自身过人的对魔力化作物理防御力的类型。

    虽说,贞德的对魔力并不适用于教会的秘仪,对于右方之火那行使着十字教的各种奇迹的「神圣之右」发挥不出多少的效果,但这方面的话,贞德却是靠着自身得益于席尔薇雅的过人int(神秘)进行了克服。

    换言之,贞德以自身所有魔力耗尽为代价,将全部的魔力蒸发,提升了宝具的效果。

    再加上贞德自身还有着席尔薇雅所佩戴的诸多装备,以及称号和职业的加成,最终才将那一击给挡了下来。

    这些,右方之火并不知道。

    方里,同样没有解释的必要。

    “你果然是在俄罗斯吗?”

    望着那闲庭散步般走来的右方之火,方里如同压抑住自身所有的感情一般,漠然的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对此,右方之火倒是不以为意的一笑。

    “你不就是追着本大爷过来的吗?应该很希望看到本大爷出场才对吧?”

    那言论,依旧还是如同之前那般,以自我为中心。

    虽说还不到雷格鲁斯那般令人厌恶的程度,可右方之火的眼中同样没有除了自己以外的其余人。

    就像后方之水所说的那般,这个人从本质来说就与其余的神之右席不同。

    正是因为如此,方里才直视向了对方,撇嘴一笑。

    “像你这样的家伙,居然会在我们入侵到基地里以前就自己跑出来迎接,看来那座基地里果然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啊。”

    方里让稍微恢复了些许的贞德退到后方,自己则缓缓的向前。

    “啪…”

    纯白色的令刀,落入了方里的手中。

    然后,方里便是说了这么一句。

    “如果我将那座基地给毁了,那你是不是就能收起那令人作呕的惺惺作态了呢?”

    闻言,右方之火脸上那悠闲的笑容一点一点的消失。

    身上,一股异常的压迫感散发了出来。

    “能办得到的话,那你就尽管试试看吧。”

    右方之火面无表情的回以如此答复。

    方里就在这样的右方之火的面前停了下来。

    目光,则是与对方交汇在了一块。

    回想起眼前这个男人在英国从自己的手中将茵蒂克丝给夺走的事情,方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吐出了冷静的话语。

    “茵蒂克丝呢?”

    面对方里的这个问题,右方之火只是摊了摊手。

    “不知道呢,也许就在那座基地里,要不就像你刚刚说的那样,将那里给毁了试试看,兴许能够找到尸体的残骸呢?”

    如此,给出了令人火大的回应。

    “是吗?”

    方里面不改色的点了点头。

    对话,便在这里结束。

    “轰!”

    伴随着一个轰鸣声,两个人同时动了。

    激战,一触即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