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087 可以,我给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方里蓦然的举动,让整个学生会办公室里的所有人都大惊失色,不自觉的站了起来了。

    即使是堀北学和茶柱佐枝都是面色一凝,眼眸豁然眯起。

    “石崎!”

    “石崎!”

    小宫叶吾和近藤铃音连忙扶住了跪下去的石崎大地。

    “好…好痛!”

    石崎大地却无暇顾及两人,跪在地面上,捂着受到打击的部位,发出了痛苦的叫声。

    可以看得出来,方里刚刚的举动,给石崎大地造成了很严重的痛楚。

    “你…你居然真的敢动手!?”

    坂上数马有些震惊的看向了方里。

    谁都没有想到,方里竟是真的动手了。

    而且,就在学生会的面前。

    “七夜同学,你…”

    橘茜在震惊之余,亦是绷紧了面容,准备说点什么。

    可是,在橘茜出声之前,堀北学伸出手,拦下了她。

    在这样的情况下,方里的表情还是那般的平静。

    “别紧张,这只不过是些许的展示而已。”

    方里看着跪在地面上,痛得面色都变白的石崎大地,静静的出声。

    “如你们所见,我不过是对他的身体的某个特定部位施加了打击,他就痛成这个样子了。”

    “人体就是像这样,意外的脆弱无比。”

    “压迫颈动脉,那就可以导致脑部组织无法获得足够的血液,产生脑缺血症状。”

    “切开大动脉,那更是有可能造成致死程度的伤害。”

    “人体就有着诸多像这样的「弱点」存在,只要施加一定程度的打击,不仅会引起各种各样的症状,甚至可以停止生命活动。”

    “如果能够完全掌握人体的奥妙,那像这样,只进行些许的触碰,就能让对象产生各种不适,例如加剧痛觉,若连触碰的力道都能完美控制,将神经的传导都考虑在内的话,使「不适症状」延迟一定的时间以后再出现,同样不是办不到的事情。”

    方里以冷静到令人心寒的声音,居高临下的看着跪在地面上,捂着被击中的部位,痛得连冷汗都流了下来的石崎大地,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

    “当然,这种程度的打击不会在人体的身上留下任何的痕迹,就算是法医都诊断不出来源,顶多就是得出「不小心撞击到要害部位」这一类的结论吧?”

    换言之…

    “如果我真的是因为不爽这三个人想和栉田打好关系,因此想对他们做些什么,那根本就不需要留下这么明显的皮肉伤,只要像这样触碰他们几下,那就足够给他们造成教训了。”

    方里似讽刺一样的说着这样的话。

    “事后,那不仅不会留下任何足以成为证明的伤势,更不会诊断出丝毫的异常,即使当事人想控告我,那都没有办法做到。”

    也就是说,方里想表达的意思很简单。

    “既然有像这样即能达到目的,又不会留下任何隐患的方法,我为何还要给他们留下如此明显的伤势,成为对我不利的状况证据呢?”

    方里转过视线,看向了堀北学。

    “还是,学生会长认为我是那种连事后会被控告的可能性都没有考虑到,凭借情绪就不假思索的动手的人啊?”

    方里那携带些许讽刺的话语,让堀北学眉头一皱,陷入了沉思。

    这个时候,坂上数马站了出来。

    “凭借这一点又能说明什么呢?”坂上数马反驳道:“这还是证明不了你没有对我们班的三名学生出手不是吗?”

    的确。

    就算方里表演了一手漂亮的人体知识与技术,能够证明自己不会用那么明显的方式去伤害别人,亦同样无法成为证据。

    “或许你当时就是在一时冲动的状况下对石崎三人出手了,亦或许这也是你的对策,故意在石崎三人身上留下明显的伤势,事后再以这种方法来证明自己有可能不造成这样的伤害,以此来做推脱。”

    坂上数马似乎也被方里前后几次肆无忌惮的举动给激怒了,冷笑着出声。

    “想凭这样来证明你的无罪,未免太天真了。”

    坂上数马似报复一般的反讽了回去。

    只是…

    “想要实质的证据是吧?”

    方里无动于衷的这么说了。

    “可以,我给你们。”

    异常干脆的说法,令得在场众人纷纷都提起了心。

    “你…你真的有证据?”

    看着方里那至始至终都没有改变的脸色,坂上数马同样动摇了,紧接着像是想掩饰一样,推了推眼镜,故作冷静的分析。

    “发生事件的地点,你们当时所在的特别教学大楼里并没有摄像头,同时也没有任何的目击者,你又能拿出什么样的证据来呢?”

    这可说错了。

    当时并不是没有目击者。

    不过,那位目击者就算站出来为方里作证,相信她的证词的人也是不会存在的。

    因为,目击者是D班的人。

    即使站了出来,那也是会被当做为方里开脱伪造事实的真相,根本没有说服力。

    因为这样,方里之前才没有想去找出目击者来为自己作证。

    除此之外,坂上数马还说错了另外一点。

    “发生事件的特别教学大楼里的确没有摄像头,没有拍下当时的状况,可在特别教学大楼之外呢?”

    方里指出了这一点。

    “我说过,我并没有打伤这三个人,那在我离开以后,这三个人从特别教学大楼里出来时应该也是无伤的状态才对。”

    既然这样,在三人组从特别教学大楼里出来以后,一路上的摄像头应该有拍下三人没有受伤的影像。

    那就足以证明方里的清白了。

    但是…

    “当天所有摄像头的影像校方都已经检查过了,并没有拍下C班的三位同学从特别教学大楼里出来的模样。”

    橘茜道出了这么一个坏消息。

    这一点都不奇怪。

    “我猜也是。”方里施施然的说道:“以龙园那个家伙的精明,不可能留下这样的破绽吧?”

    虽然与方里不同,但龙园翔作为一个即危险又能够不择手段的暴君,肯定也会注意校园内的摄像头的位置,企图利用那些灰色地带来做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倒不如说,不到这种程度的话,那就连陪方里玩玩的资格都没有了。

    而事实同样证明了这一点。

    就是因为知道特别教学大楼里没有摄像头,龙园翔才会将那里作为事件的地点,将方里邀请过去吧?

    龙园翔肯定已经事先规划过,不会让三人组被摄像头给拍到,留下任何的证据。

    只可惜,龙园翔还是忽略了一点。

    “并不是只有摄像头才能拍下当时的影像啊。”

    方里如此说着,并取出了自己的手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