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30 干嘛一直看着我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不得不说,经过方里的指示以后,整个D班在野外的活动变得规律了起来。

    男生们在吵杂与吆喝之间不断的活跃在靠近悬崖的森林边缘上,在那里割草,又扫平石头,将地形给弄平坦以后,方才按照指南手册里的说明,将帐篷给搭建起来。

    银河国际娱乐平台们则在方里稍微指导过后,立即掌握了制作吊床和各种生活用具的方法,发挥出自身身为女性的手巧优势,在树荫下努力的做着手工,渐渐的似乎也投入了其中,一边工作之余,还一边欢声笑谈。

    整个营地立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如火如荼般的热闹,让人们的生气都充斥在了其中。

    那场景,看起来真的很像是在野外露营,而不是生存活动。

    这也导致了班上的气氛不再似之前那样险恶和僵硬,充满了过去所没有的规律性和凝聚力。

    而这个状况,似乎让平田洋介非常的高兴。

    “果然,拜托七夜同学是对的。”

    这么想着,平田洋介同样努力的参与到班级活动中,与男生们一起,做着各种体力活。

    栉田桔梗则完全按照着方里的要求,很认真的在悬崖边上绘制着地图。

    堀北铃音虽然没有参与到班级的热闹中,只是静静的靠在树荫下的一棵树前,默默的制作着吊杆,时不时的搓了几下手臂,擦掉额头上不知为何淌出的虚汗,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这倒是很不同寻常。

    虽然堀北铃音以往同样不会参与到团体活动中,可她那强烈的个性一直都令其存在感显得十分高涨。

    这一次,堀北铃音却是好像学起了绫小路清隆,将存在感降至最低,只是默默的做着自己的事情,即没有做出任何的主张,更没有表现出丝毫强烈的自我风范,比起以往,真的低调过头了。

    与堀北铃音相比,还有另外一个人却是形成了反向的极端。

    “啊啊,这山泉真美,沐浴在山泉之中的我则更美!”

    高圆寺六助不知道什么时候将运动服脱了一个精光,只穿着强调胯下的三角泳裤,在积水池中戏水一样,十分陶醉。

    这个男人,从游轮上下来以后就从始至终没有发表过任何的意见,不管是方里将整个D班给说得一文不值,还是D班集体拜托方里成为领队,高圆寺六助都没有参与到其中,有如事不关己一样,要么是在照镜子,要么是撩着头发的跳上树木,欣赏着森林间的美景,极其的我行我素。

    理所当然,对于好不容易在积水池中累积起来的山泉,高圆寺六助竟是直接跳入其中,用来嬉戏和沐浴一事,没有征求过任何一个人的意见。

    “高圆寺!你这个混蛋!”

    “那可是好不容易累积起来的水源啊!”

    “就算你要使用也没必要直接跳进去吧!?这样那些水不是都没用了吗!?”

    须藤健怒火中烧的对着高圆寺六助大吼,让池宽治和山内春树也是火大不已。

    可高圆寺六助却将所有人都给无视,自顾自的依旧在积水池中浪费着山泉,让整个班级的学生都愤怒了起来。

    直到在另一处的树荫下拿着纸笔,不知道在画着什么的方里淡淡的扔出一句话。

    “让他去吧。”

    一句话,让全班的学生只能抑制住火气,眼不见为净的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当然,积水池里的水是万万没有人想再用了,肯定会在高圆寺六助满足以后全部放掉,重新积蓄。

    对此,绫小路清隆倒是有提过。

    “你不去管管高圆寺吗?”

    不仅是绫小路清隆而已,连平田洋介都有些担心。

    “高圆寺同学好像不听从七夜同学的指示,七夜同学会不会因为这样生气,认为我们违反了规定,不再当我们的领队呢?”

    这个担心,同样有在其余同学的心中出现。

    但方里却没有对这一点说什么。

    “再怎么样我都不会将高圆寺算进约定的范畴里。”

    对于这个唯我独尊的男人,方里采取的同样是直接无视,从一开始就没有将高圆寺六助给计算在班级里面。

    “那对你来说,高圆寺的定位是什么呢?”

    绫小路清隆便问过方里这个问题。

    那个时候,方里毫不犹豫的回了一句。

    “搅屎棍。”

    粗鲁不已的说法,让绫小路清隆当场哑然。

    可这的确是方里对高圆寺六助的定位。

    “毕竟,论搅局的能力的话,应该没有比高圆寺更强的了。”

    因为,这个男人只会顾自己,不会顾别人,不管怎么样都不可能配合别人,而是会在别人行动时为了自己的理由去为非作歹,真的是再适合不过的定位了。

    只不过,这根专门用来搅局的棍子,可以用来搅自己,自然可以用来搅别人。

    所以…

    “在派上用场前,那种家伙就扔着他不管最好,不然只会让他搅到自己的身上。”

    因此,方里将高圆寺六助给彻底无视。

    反正高圆寺六助挺擅长自娱自乐,就让他玩去吧。

    对于方里来说,高圆寺六助就是一个太容易看穿的孩子王,这样放任他,估计是最好的应对方式。

    就这样,D班井然有序的发展着营地,让吊床都开始陆续出炉,绑上了森林边缘的树木间。

    同时,帐篷也搭建了起来,各种手工作品更是陆续出炉,让营地出现了生活的气息。

    方里则还坐在树荫下画着画。

    不知道过去多久以后,终于有人靠近了方里。

    “辛苦你了,七夜君。”

    佐仓爱里手中捧着一个刚做好的小木杯,将装满冰凉的山泉的木杯递到方里的面前。

    “请喝这个吧,这是刚刚高圆寺同学离开以后才新涌出来的水,可以喝的。”

    听到佐仓爱里的声音,方里没有停下动作。

    “谢谢。”

    当下,方里一边取过水杯,一边喝下了一口清凉的山泉,然后再次动笔,继续绘画。

    可是,不一会,方里又是停了下来。

    并且,终于抬起了头,看向前方。

    “干嘛一直看着我啊?佐仓?”

    方里便有些好笑似的开口。

    没错。

    佐仓爱里并没有在送完水以后离开,而是一直站在那里,像是入神了一样,视线一直停在方里的身上。

    “对…对不起!”

    被方里好笑似的声音给唤醒,佐仓爱里才反应了过来似的,俏脸一红,连忙摆手摇头,害羞了起来。

    隐隐约约间,方里还能听到佐仓爱里这样子蚊声开口。

    “因为认真做事的七夜君很帅气…不知不觉就…”

    这个声音,显得极其细微,不认真听根本就听不到。

    该怎么说呢?

    还是一如既往的好懂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