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76 你就都明白了吧?(求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谁跟你说领导者换了?”

    在这样的一句话出现的同时,方里没给在场任何一个人产生反应的时间,直接从怀中取出了另外一张钥匙卡。

    那张钥匙卡上写着一个名字————「绫小路清隆」。

    正是伊吹澪找到D班的领导者时得到的名字。

    葛城康平便是以这个名字来和方里做交易。

    龙园翔猜的D班的领导者,同样是这个名字。

    而现在,方里拿出来的钥匙卡上,赫然也是这个名字。

    那么,龙园翔究竟哪里猜错了?

    面对这个状况,绫小路清隆什么都没说。

    方里则是环视了在场所有人一眼,如同自言自语一样,开始了说明。

    “的确,在这一次的特别考试中,条件非常的有限,想仿造一张钥匙卡,根本不可能。”

    这是连方里都做不到的事情。

    试问,一张能在感应装置上使用的硬卡,在任何器材都没有的无人岛森林中,究竟该怎么制造呢?

    校方也不会提供这方面的道具,想仿造一张假卡,压根就不可能。

    这就是所有人都认为,钥匙卡上的名字,毋庸置疑就是领导者的原因所在。

    这一点,绝对做不得假。

    只是…

    “钥匙卡的话,我是没办法伪造。”

    这么说着,方里的语锋却是突然一转,如此宣称。

    “但是,这钥匙卡上的名字难道就不能伪造吗?”

    一语惊醒梦中人。

    是了。

    就算钥匙卡没有办法伪造,卡上的名字却不一定。

    理所当然,别人是很难做到的。

    和上面一样,在无人岛上条件有限,校方亦不会提供任何这方面的道具,即使只是想伪造钥匙卡上的名字,其难度都不低。

    偏偏,方里就有办法。

    “在真正的野外森林中,不管是动物还是植物,为了保护自己,都会进化出和周围的景色一致的体色,也就是所谓的保护色。”

    “变色龙甚至还能变换体色,军队同样有使用迷彩。”

    “为的,就是隐藏住自己的存在。”

    方里注视向了龙园翔、葛城康平乃至是伊吹澪,露出了平静的表情。

    “即使钥匙卡是真的,你们眼中看到的事物就未必是真的了。”

    话音一落,方里伸出手,在钥匙卡上刻着的名字上,用力的一抹。

    下一秒钟,在场所有人都微微张开了嘴巴。

    只因为,随着方里的动作,钥匙卡上的名字被抹去了。

    绫小路清隆的名字,完全化作了另外一个人的名字。

    ————「七夜方里」。

    D班的领导者,不是别人,正是方里。

    “我在调配草药的时候就调配出了一种迷彩色剂,用来掩盖钥匙卡上真正的领导者的名字,绫小路的名字是我自己写上去的,并不是刻在钥匙卡上的名字。”

    方里扬了扬手中的钥匙卡,对着龙园翔,玩味般的开口。

    “这样一来,你就都明白了吧?”

    闻言,在场的学生们沉默了。

    葛城康平沉默了。

    伊吹澪沉默了。

    即使是D班的人们,同样愕然无比的沉默了下来。

    而龙园翔还能说什么呢?

    他只能一遍又一遍的确认着D班的钥匙卡上写着的名字,可是,就算龙园翔再怎么确认,上面的名字都是方里的。

    不是在钥匙卡上作假,而是在钥匙卡上的名字作假。

    这或许不是什么难以想象的事情,但还是因为在孤岛上条件有限的关系,想做到这一点,并不是那么容易。

    那可不是随随便便贴张纸上去就行了。

    使用那种拙劣的手段,别说是龙园翔,只怕连伊吹澪都能识破。

    而懂得调配草药的方里,则使用了自制的迷彩色剂。

    这种方法,又有谁能够识破呢?

    所以,D班的领导者毫无疑问是方里。

    从一开始,D班的领导者就是方里,没有第二个人。

    结果,还是从一开始,龙园翔就注定了只能猜错D班的领导者。

    一切,都决定在了一开始。

    方里和绫小路清隆,从一开始就演了这么一出戏。

    等的,就是有人像这样跳进来。

    当然,龙园翔并不知道,一开始的时候,方里决定这么做,那可不是为了挖一个陷阱给他跳。

    方里之所以让绫小路清隆陪自己演这一出戏,目的就仅仅只是为了让绫小路清隆当个明面上的幌子,方便自己在暗中行动。

    龙园翔会跳进猜错领导者这个陷阱里,完全是绫小路清隆一手误导。

    因此,方里才会说,他负责的是别班的领导者的探查,绫小路清隆负责的才是D班的领导者的隐匿。

    也就是说,龙园翔不仅被方里给击溃,还被绫小路清隆给摆了一道。

    而当事人却是深藏功与名,依旧降低着存在感,像个路人一样的站在D班的学生之中,不起眼到令人发指。

    不知道这件事情的龙园翔只能这么说了。

    “既然D班的领导者从一开始就是你,暴露的领导者又是假的,为什么你要答应和葛城的交易,不猜A班的领导者呢?”

    龙园翔的话,让葛城康平同样反应了过来,注视向了方里。

    没错。

    如果D班的领导者从一开始就是方里,并不是绫小路清隆,那为什么方里要答应和他之间的交易?

    方里完全可以无视掉,让A班猜错领导者被扣分,自身也能猜中A班的领导者,得到50点数的奖励不是吗?

    关于这个问题,其实答案也很简单。

    “葛城本来就是一个谨慎的人,如果D班的领导者明明已经暴露给他了,我却一点都不在意,那他势必会怀疑领导者的正确与否,从而起疑吧?”

    方里有些耐人寻味似的对着龙园翔说了。

    “况且,你真的以为我没有发现,当时,你就在旁边吗?”

    这才是方里决定与葛城康平交易的原因所在。

    如果方里拒绝了和葛城康平的交易,别说葛城康平会怀疑绫小路清隆其实不是真正的领导者,所以方里才能有恃无恐,龙园翔亦是肯定也会怀疑其中有问题。

    届时,龙园翔就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来了。

    为了避免这两个人察觉出状况,方里才答应了下来。

    最终,便是导致了这场特别考试的结果。

    只不过…

    “好不容易找到的领导者,如果就这么什么都不做,不是挺可惜的吗?”

    方里若无其事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听到这里,龙园翔和葛城康平同时脑中灵光一闪。

    “难道…”

    “该不会…”

    龙园翔与葛城康平同时转过头,看向了一个方向。

    那个方向,正是B班所在的方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