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980 直死魔眼的进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当冰蓝色的魔眼再一次的出现在了方里的眼中,闪烁着冷冽的光芒时,熟悉的风景亦进入了方里的视野。

    视野内,世界依旧如同摇摇欲坠的破烂房屋一般,到处都是裂痕。

    死线即似蜘蛛网,又似碎裂的玻璃缝,遍布视野中的每一个角落。

    天花板有如随时可能陷下。

    地面仿佛一下子就会崩塌。

    周围,一个个身上布满了死线的石巨人一边咆哮着,一边往这边猛冲而来。

    虽然是第一次见到石巨人的死线,但方里却有种感觉。

    “死线…似乎变得比过去看到的更多?”

    并不仅仅是变多了而已,还变清晰了。

    就像是方里对「死」的理解突然突飞猛进了几个等级一样,不但能够看到事物更多的终结,还让其变得无比清晰。

    看着那些无比清晰的死线,方里不由得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这样一来,不管是谁来了,我都能够确实的将其杀死。”

    于是,方里完全沉浸在了其中。

    直观而言,方里的灵魂有自动记录死亡的效果,让方里就像是吃饭一样,理所当然的理解着死。

    所以,一般来说,对于死的理解,方里的灵魂中已经记录了其所见过的全部。

    哪怕是世界。

    哪怕是概念。

    可是,方里却没有办法将真正的世界与真正的概念给杀死。

    不是其理解不了,而是其认知有限。

    直死魔眼本来就是与大脑配套的能力。

    就算方里的灵魂记录着一切的终结,好几个世界走下来,其内所记录的事物,单以「死」而言,早已超过了型月世界的根源,可若是方里不认为是活着的东西的话,那直死魔眼就看不到其死线。

    就算告诉一个人,你拥有着可以毁灭世界的力量,可这个人难道就真的相信自己能够毁灭世界了吗?

    当然不是。

    即使真的是事实,那也没有谁会愚蠢到毁灭世界,进而使自己走上灭亡。

    方里就是这样的状况。

    不认为自己能够杀死世界的话,那就算灵魂中记录着世界的死,亦是完全无法看到死线。

    在《空之境界》中与根源相连的两仪式也是一样,因为认知的关系,即使根源中记录着一切的终结,本人依旧还是有杀不死的事物。

    因此,对于直死魔眼的拥有者来说,除了需要对「死」的理解,还需要有对「死」的认知。

    不被自己所局限。

    不限制自己的眼界。

    当能够认知到这个世界上所有事物的死时。

    那么…

    “只要是活着的东西,就算是神也能杀死…”

    这一瞬间,方里就像是进入了心有所感的境界中一般。

    没有理会周围猛冲而来的石巨人。

    没有注意那在墙壁上旋转着的魔法阵。

    如同完全不做抵抗一样,方里放松着身体,纹丝不动。

    只有手中,残月似的匕首被其缓缓的举了起来。

    “没有必要一个个的去杀死…”

    虽然那些石巨人都是单独的个体,魔法阵亦是多数的存在,可实际上,组成它们的魔法却都是同一个。

    “没有必要一个个的去对付…”

    即使死线遍布那些石巨人与魔法阵,那也不需要去分别针对。

    曾经,在《甲铁城的卡巴内利》的世界里,方里对阵融合群体时,便因为组成其自身的乃是无数的卡巴内,死线无数,想一个个的去杀死的话,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曾经,在《噬神者》的世界里,方里对阵荒神时,亦是认为荒神是由无数的神谕细胞所组成,每一个细胞都是单独的个体,想一个个的去杀死的话,那也根本不可能。

    可是,如果是现在的话,方里只会嘲笑过去的自己是多么天真。

    因为,这些想法的出现,正是局限其认知,令其直死魔眼的能力遭到限制的源头。

    其实根本不用那么麻烦。

    “只要将其视为一个个体来杀死就够了…”

    不是杀死无数的卡巴内,而是杀死融合群体本身。

    不是杀死无数的神谕细胞,而是杀死荒神自身。

    同样的道理。

    对于从四面八方冲来的石巨人和烙印在墙壁上的一个个魔法阵,根本不需要将其看成一个个个体。

    构成石巨人的只是那一个魔法。

    构成魔法阵的只是这一片空间。

    既然如此…

    “将那一个魔法与这一片空间杀死就行…”

    话落,方里反手握住了月刃。

    无视周围猛冲而来的石巨人。

    无视那一个个正在启动的魔法阵。

    对着一条仿佛贯穿了整个大厅,坐落在地面上的死线。

    方里缓缓的单膝跪下。

    将手中的凶器,刺入了地面。

    “砰————!”

    伴随着破碎一般的声响,被极大规模的结界给隔离开来的这一片空间有如被砸烂的玻璃,爆裂了开来。

    这一个瞬间,结界破碎了。

    这一个瞬间,魔法破碎了。

    这一个瞬间,空间破碎了。

    这一个瞬间,所有的神秘都在方里的眼前走向终结。

    被方里,给杀死。

    等到整个被结界给隔离的空间都爆裂而开,碎片像融入虚空一样消失不见时,不管是石巨人还是魔法阵,也跟着消失了。

    只剩下方里一个人,犹如一开始就没有遭遇到任何异常一样,单膝跪在了那里。

    跪在寂静无比的展览大厅中。

    “————!”

    方里这才如梦方醒般的惊觉。

    脸上,讶异的表情开始出现。

    “我…刚刚…”

    显然,方里现在才意识到自己做了多么惊人的事情。

    “怎么会…”

    怎么会突然就有这样的领悟了?

    “到底怎么回事?”

    方里并不知道,自己心境上的蜕变,导致直死魔眼的纯度提升了一个等级。

    过去对任何人的「死」都完全不在乎的方里,因为对于席尔薇雅的「生」产生了执着,看待死亡的角度也完全不同了。

    这样导致的结果便是认知的扩展。

    而认知的扩展,自然便意味着直死魔眼的进化了。

    现在的方里,只怕真的连概念都能杀死了。

    虽然,越抽象的概念便越难看到死线,可只要肯耗费时间进行解读,最终,方里还是能够将其杀死的吧?

    没错。

    就像两仪式一样。

    方里的魔眼,终于开始追上了两仪式。

    然而,在别人的眼中,这一切根本无法理解。

    “你做了什么?!异教的猴子!”

    伴随着这样的怒吼声,一道闪光掠过大厅,以恐怖的速度,暴射向了方里的方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