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981 被终结的信仰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嘭————!”

    当沉闷的爆炸声在整个大厅里震荡而起时,强烈的火浪和冲击立即似暴风一样卷过四周,将那一个个放置着珍贵的展览品的柜台连同玻璃一起吹飞,接连的砸在了墙壁上,激起一阵阵脆响。

    这威力不下于强力的炸弹的攻击,自然来自于罗马正教。

    只见,奥莱忒带着一众修道士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大厅的门口。

    奥莱忒站在了一众修道士们的中间。

    而修道士们则是犹如保护着奥莱忒一样,将其团团包围了起来。

    修道士的数量大概在三十人左右。

    如果有精通术式的魔法师在这里的话,那就能够看出,这些修道士并不仅仅只是单纯的保护着奥莱忒而已,互相之间的排位还如同精妙的阵法一样,组成了一个图案。

    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个个修道士身上涌现的魔力波动不但极为融洽的交汇着,甚至互相流通,最终通通聚集在了奥莱忒的身上,让整个队伍呈现一种完美的魔力循环。

    显然,罗马正教的人正在合力使用一种大规模的术式。

    而这个大规模的术式的中心,就是奥莱忒。

    可惜,此时此刻里,奥莱忒的脸色却是一阵难看。

    原因有两个。

    一个是奥莱忒完全没有想到,自己本来信心满满的打算虐杀侵入者,结果不但没有达到目的,布置满整座展览馆,将展览馆化作惊人的要塞的所有术式,居然都被这么轻而易举的突破,并让敌人侵入到这里。

    即使因为展览的关系,这里并不是罗马正教的地盘,能够设下的术式有限,没办法起到最高等级的防护规模,可就算是这样,这里也不是区区一名魔法师能够攻下。

    这里的防护,那可是有「敌对势力千人以上的魔法师部队都无法攻破」的规模。

    所以,奥莱忒之前才会信心满满的认为自己能够虐杀侵入者。

    然而,结果却是所有的术式防护都被轻而易举的攻破。

    不管是迎击术式、防御术式、妨害术式还是结界术式,通通都被攻破了。

    这种事情,让奥莱忒直接失去了冷静与自信。

    还有一个原因便是眼前的场景。

    “终于出来了吗?”

    即使被足以引起可怕的爆炸的魔法给击中,依旧浑身毫发无损,全身黑衣,脸戴面具的身影站在了火浪中,身上波动着一阵阵炫目的星光,完全无视了周围的烈焰的烘烤,抬起眼帘,注视而来。

    “————!”

    这一个瞬间里,包括奥莱忒在内,所有罗马正教的人均都感到心脏被一只看不见的手给紧紧的捏住,窜出一股致命的寒意。

    在那对闪烁着冰蓝色虹光的魔眼注视之下。

    奥莱忒的脸色立即变了。

    “以「眼」为发动媒介的精神系魔法吗?!”

    看来,奥莱忒将直死魔眼带来的死亡恐怖感,当做是一种精神攻击的魔法来处理了。

    于是,奥莱忒毫不犹豫的下令。

    “快!构建术式!”

    闻言,其身周的一个个修道士顿时齐齐的举起了佩戴在身前的十字架,开始咏唱起咒文。

    “嗡!”

    空气的颤动声响起。

    浓郁的魔力波动在一个个的修道士身上出现。

    下一秒钟,一阵淡淡的荧光便是覆盖住了所有人。

    那荧光,配合修道士们的阵型,竟是刚好形成了一面坚固的十字盾的外形。

    与此同时,奥莱忒亦是毫不犹豫的开始咏唱。

    ————「骑兵」。

    那是奥莱忒与其麾下的修道士们正在使用的术式的名称。

    十字教乃是曾经支配了整个欧洲的宗教,让十字教的信仰扎根在了这片大陆上,即使到了今天也还有着极大的影响力。

    在那个年代里,人们甚至认为十字教就像是骑兵一样,踏足了欧洲的每一块泥土。

    这个术式便是由这样的传闻延伸而来。

    这个术式必须由一位主教和三十位修道士共同发动。

    一旦发动,构成术式的所有人的魔力都将互相流通,不但可以彼此借用,还能加以固化,形成骑兵的「矛」和「盾」。

    「矛」便是刚刚那一道闪光,破坏力惊人,足以贯通城墙。

    「盾」便是笼罩在所有人身上的防护术式,足以挡下数十枚飞弹而毫发无伤,乃至驱除各种异常状态。

    正是因为拥有着这个术式,奥莱忒与其麾下的部下才会被委以守护魔道书原典的重任,在异国的展览馆中进行传教的举动。

    再加上奥莱忒身为罗马正教的主教,精通各种防护、妨害、迎击与攻击的术式,配合其手下的修道士,足以在短时间内构筑起一个魔法的要塞,至今为止,还从来没有被任何一个敌对势力给夺走过魔道书原典。

    以往,奥莱忒就算不凭借构成要塞的术式系统,单凭「骑兵」的术式便能够将敌人给蹂躏至死,甚至立下了歼灭一个魔法结社的大功劳。

    就算是方里,若是直面这样强大的术式,估计都得陷入苦战。

    如果没有直死魔眼的话。

    “呛————!”

    刀光亮起。

    “砰————!”

    闪烁在奥莱忒与其麾下修道士身上的魔法光辉似玻璃般破碎而开。

    “什…?!”

    以奥莱忒为首,所有罗马正教的人均都面色大变。

    “唰唰唰唰唰————!”

    下一刻,数道刀光划过根本来不及反应的一个个修道士。

    “噗哧——噗哧——噗哧——!”

    斩击声下,那构成了「盾」的一个个修道士被完全无法捕捉的惊人斩击给掠过,似被看不见的镰鼬给砍中一样,乍现殷红的血光。

    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

    连瞳孔都来不及睁大。

    那些修道士,全部都没有任何痛苦的葬送了生命。

    伴随着血花,缓缓的倒下。

    最后,只剩下奥莱忒一个人,呆站在原地。

    不。

    更准确的说,应该说是被掐住了脖子,满脸痛苦的吊了起来,按在一根柱子上。

    “咕…唔…!”

    奥莱忒只能紧紧的抓着掐住自己脖子的那只强而有力的手,眼睛外突,满脸痛苦与狰狞的注视着眼前的人。

    注视着眼前这个看不清楚表情,只有一对冰蓝色的魔眼在黑暗中闪烁的侵入者。

    “你…是…谁…!”

    这是奥莱忒的最后一个问题。

    迎来的回答只有这样。

    “杀你之人。”

    凶器,划过了奥莱忒的喉咙。

    令血花,洒向地面。

    于此,罗马正教著名的奥莱忒部队被杀害。

    全军覆没。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