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993 「死亡」与「禁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茵蒂克丝(Index)」。

    正式名称为————「禁书目录(Index_Librorum_Prohibitorum)」。

    这个怎么看都像是拥有着假名的少女,并不仅仅只是一个普通的修女而已。

    茵蒂克丝是隶属于英国清教的魔法师。

    那是位于英国的十字教旧教的三大派系之一。

    十六世纪时,英国的国王为了对抗罗马正教,在自己的国内设立了独自的十字教系统,并将其立为英国的国教。

    那就是英国清教。

    如今,英国清教已经几乎成为了掌控英国实质的决策权的魔法势力。

    而这个教会,在狩猎魔女、异端审问与宗教裁判等讨伐使用着魔法的罪人的文化和技术方面是特别的发达。

    为此,英国清教的麾下拥有着专门处理魔法师的事件的组织。

    ————「必要之恶教会」。

    亦被称为第零圣堂区。

    隶属于第零圣堂区的必要之恶教会的人,全部都是魔法师。

    茵蒂克丝便是其中的一人。

    可是,茵蒂克丝却没有办法使用魔法。

    因为,茵蒂克丝作为魔法师的机能,最重要的工作不是战斗,而是负责记录魔法知识。

    前面也说过,魔法师并不像能力者,仅仅拥有单一的能力,使用的手段层出不穷,想进行应对的话,那就需要有相应的手段。

    茵蒂克丝便是为此而生。

    若是知晓世界上所有的魔法的话,那就相当于知晓着能够对付所有的魔法的手段。

    所以,为了对抗魔法师,必要之恶教会首先需要做的便是研究魔法,并研拟制胜策略。

    为此,必要之恶教会产生了一个想法。

    那就是制造一个记录世界上所有的魔法知识的书库。

    刚好,茵蒂克丝便拥有着特殊的体质。

    即能够免疫魔道书带来的精神侵蚀,又拥有着完全记忆能力,可以过目不忘的记住所有自己见过的事物的体质。

    在这样的情况下,茵蒂克丝经由英国清教的安排,前往世界各地所有收藏着魔道书原典的地方。

    不是一般的魔道书,而是魔道书原典。

    于是,在完全记忆能力的帮助下,拥有可以免疫魔道书带来的精神侵蚀的体质的茵蒂克丝最终记录下了所有的魔道书原典的知识。

    多达十万三千本的魔道书原典的知识,如今便全部都记在了茵蒂克丝的脑海中。

    这就是「禁书目录」的由来。

    脑海中浮现这些记忆,方里继续看向眼前正在大吃大喝的茵蒂克丝。

    内心,则是有些失笑。

    (我花了一年时间好不容易才收集到了八本魔道书的原典,这个丫头的脑袋里却随随便便的收藏了十万三千本吗?)

    为了中和全世界的魔法,以此来对抗魔法师,从而诞生的禁书目录。

    对于魔法师来说,这样的存在,即是威胁,亦是渴望的目标吧?

    毕竟,如果得到了茵蒂克丝的话,那就相当于得到了全世界的魔法。

    既然如此,那有魔法师盯上茵蒂克丝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只是…

    (只是,作为收藏着所有魔法的魔道书图书馆,这个丫头会引来的可不单单只有觊觎她脑海里的魔法知识的魔法师而已啊…)

    方里的心情多少有些感叹。

    茵蒂克丝之所以会成为禁书目录,最根本的原因是为了中和所有的魔法,以此来对付所有有可能成为敌人的魔法师。

    而方里,即使没有十万三千本魔道书原典的知识,依旧能够办到这件事情。

    ————「直死魔眼」。

    能够将所有的魔法都一视同仁的杀死的魔眼。

    这对眼睛,方里在进入主神空间以后便理所当然的拥有了。

    可是,为了达到相同的结果,茵蒂克丝却得记录下十万三千本魔道书原典的知识,冒着被魔道书原典的知识给侵蚀的危险,还得被各种各样的人给盯上。

    这让方里如何能够不感叹呢?

    (虽说,单以「记录」而言的话,我也没什么立场说这种话就是了。)

    再怎么说,方里之所以会拥有直死魔眼,那也是因为其灵魂深处记录着无数的死亡的关系。

    也就是说,如果茵蒂克丝是禁书目录的话,那方里就是死亡目录了。

    而两个目录所引起的结果,却是都能解决所有的魔法。

    不同的地方在于,那个结果,对于茵蒂克丝来说是其根本的存在目的,而对于方里来说,却仅仅只是其中一个而已。

    (这样的我和这样的你,在这样的一天里,于那样的地方、那样的情况下相遇,这是否也是一种命中注定?)

    方里默默的想着。

    “…………”

    不知道是不是对方里的沉默感到难受了,茵蒂克丝渐渐的减缓手头上的动作,吞下口中的食物。

    随即,茵蒂克丝向方里搭话。

    “没事吧?”

    那是充满担忧的话语。

    方里看向了茵蒂克丝。

    茵蒂克丝则是垂了垂眼帘,极为歉疚的出声。

    “对不起,给你添了很多的麻烦。”

    看来,茵蒂克丝是以为方里的沉默是因为心中不快。

    “让你遇上危险的魔法师,卷入那么危险的状况中,真的很抱歉。”茵蒂克丝一边抱歉,一边笑着说道:“你放心,我不会再麻烦你了。”

    这句话,意味着别离。

    想来,为了不再将方里卷入自己的纷争中,茵蒂克丝是打算跟方里分别了吧?

    可茵蒂克丝根本就没有发现。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她脸上的笑容,到底有多么的令人动摇。

    那是有如随时有可能消失一样,即充满伤感,又充满虚无缥缈的感觉的表情。

    (唉…)

    方里不知道第几次的叹息。

    总感觉,自己叹气的机会真的越来越多了。

    这个自觉,方里是有的。

    但是,对于这个现象,席尔薇雅却曾经表示了开心,并如此认为。

    “那是因为你变得越来越温柔了嘛。”

    ————「温柔」。

    那是与方里绝对不相称的东西。

    可是…

    (偶尔温柔似乎也不错…)

    带着这样的想法,方里的嘴角浮现淡淡的笑容。

    并且,伸出手,胡乱的揉起了茵蒂克丝的脑袋。

    “啊…”

    茵蒂克丝发出了惊讶般的声音。

    对此,方里仅仅回以一句。

    “赶紧吃完,我带你回家。”

    极为简洁的话语,让茵蒂克丝完全怔住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