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006 套在身上的项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唔…”

    当那锋利的匕首刺入喉咙时,茵蒂克丝只能睁大了自己的眼睛,呆呆的看着方里,没有动弹一下。

    “茵蒂克丝!”

    神裂则是难以置信般的失声而起。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史提尔只是发出有如疯狂的野兽一般的嘶吼。

    “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

    携带着整整三千摄氏度的高温的猎杀魔女之王陡然咆哮,踏着地面,在滚滚的热浪与翻涌的烈焰中冲向了方里,并举起了巨大的手臂,对着方里的方向,力劈而下。

    劲风、热风与混乱的气流顿时搅在了一块,在猎杀魔女之王的一击之下,从天台上炸开。

    威力,如此惊人。

    而承受这股威力的便只有一个人。

    那就是方里。

    然而,直到刚刚为止都没有动弹一下,只是使用枪械、弹药和仪器来跟史提尔战斗的方里却终于是动了。

    “少来碍事!”

    话音一落,火花般的星光便是在方里的身上闪烁了起来。

    “嘭————!”

    让人心脏陡缩的沉重闷击声响中,教皇级术式魔法猎杀魔女之王被化作幻影的一只脚给重重的踹飞。

    “咻————!”

    伴随着尖锐的破空声的响起,由三千摄氏度的火焰所凝聚而成的怪物化作炮弹,摩擦着空气,直接从天台上飞了出去,最终消失在了远方。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最大的王牌被轻而易举的解决,史提尔却没有一丝一毫的震惊,依旧发出堪称疯狂的嘶吼,不顾被冲击弹头给重伤的身体,歇斯底里的向着方里冲去。

    不仅是史提尔而已。

    哪怕是神裂,身上亦是爆发出了恐怖的气势。

    “你…居然敢…!”

    咬着牙,却是完全无法避免声音颤抖而起的神裂低下了头,将同样颤抖着的手缓缓的伸向了长刀的刀柄,并搭了上去。

    这一刻里,方里的索敌技能已经是如警铃般拼命的响动了起来。

    反应,毫无疑问是至今为止最高的。

    不过,就算没有索敌技能的反应,方里也能够感觉到。

    此时此刻里,从神裂的身上涌现的惊人气势,已经是渐渐的让空气都发出了哀鸣。

    那气势之强大,方里可以肯定,绝对不会弱于使用专属宝具,解放了所有的力量的三柱臣。

    甚至,已经足以匹敌三柱臣中被称为最强的千变修德南了。

    发自内心的狂怒,让神裂的圣痕似乎遭到了无意识的解放。

    圣人的力量,就在这一刻里显现了出来。

    方里的感觉是对的。

    姑且不论史提尔,如果对上神裂的话,若是不使出浑身解数,全力以赴,那根本就没有战胜的希望。

    只是,这一架,两人注定打不起来。

    “砰!”

    就在史提尔即将冲到方里的面前,神裂的圣痕亦是开始解放时,被月刃给洞穿了喉咙的茵蒂克丝的身上突然传来了这样的声响。

    那是有什么东西破碎开来的声音。

    “唉?”

    史提尔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

    神裂亦是下意识的怔住。

    而方里,仅仅只是凝视着眼前的茵蒂克丝,像是确认了什么一样,闭上了一对冰蓝色的魔眼。

    手中的月刃,缓缓的从茵蒂克丝的喉咙里拔出。

    茵蒂克丝的身体顿时一软,往地面瘫坐了下去。

    “咳咳…!”

    旋即,茵蒂克丝便是捂着自己的喉咙,不断的咳嗽了起来。

    “这…这…”

    看着这一幕,不管是神裂还是史提尔,均都懵了。

    这是怎么回事?

    “你…”

    神裂禁不住的向着方里发出质问。

    “你做了什么?”

    哪怕是全世界仅有不到二十个的圣人,神裂也完全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明明茵蒂克丝的喉咙被利器给直接贯穿了啊。

    怎么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不,并不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刚刚,茵蒂克丝的体内确实传来了异样的动静。

    所以,方里肯定对茵蒂克丝做了什么。

    而对此,方里的回答是这样的。

    “如你们所见,我只是杀死了自己想杀死的事物而已。”方里睁开恢复到黝黑色泽的眼眸,没有看向神裂和史提尔,而是看着捂着喉咙咳嗽的茵蒂克丝,说道:“只是,我杀死的事物并不是茵蒂克丝,而是其体内所埋有的术式。”

    “术式?”神裂与史提尔均都微微一怔。

    “没错。”方里半蹲了下来,将因为难受而捂着喉咙,眼角都泛起了泪花的茵蒂克丝给扶起,自顾自的说道:“术式的名称叫做「项圈」,顾名思义,那就是套在茵蒂克丝身上的一个项圈,以茵蒂克丝的生命为要挟,每年都必须进行消除记忆的魔法和仪式,防止其背叛。”

    这就是英国清教设置在茵蒂克丝身上的魔法陷阱。

    术式的作用,便是当一年的期限到来,茵蒂克丝的记忆却没有遭到消除时,将会自行启动,从而危及到茵蒂克丝的生命,渐渐的夺去被施术者的呼吸。

    英国清教便是以这样的方式来隐瞒真相,让茵蒂克丝不得不仰赖教会进行定期的记忆清除来维生,同时亦欺骗了神裂和史提尔等与茵蒂克丝结下深厚的感情的人们,让他们遵从指示,执行记忆消除的命令,哪怕发生了什么意外,那也能以这种方式抹杀茵蒂克丝,避免禁书目录被别人利用,最终危害到自己身上。

    正可谓是一举三得。

    听到方里的话语,神裂和史提尔互相对视了一眼,均都有所不知所措。

    谎言?

    自己这些年来不断忍受内心的煎熬和痛苦,结果,其起因却仅仅是一个谎言?

    这种事情…

    “我…我没有听过啊…”茵蒂克丝似乎还有些难受,却是以不断咳嗽的嗓音,这样子说道:“我的脑袋里根本没有记录什么「项圈」的魔法术式啊。”

    “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方里不以为意的说道:“如果让你记下「项圈」的知识的话,那就无法避免你有可能发现自己被动了手脚,所以这方面是英国清教故意不让你进行记忆,并且很有可能是才开发不久的术式,所以,即使是十万三千本魔道书原典中都没有记载。”

    说着这样的话,方里不给众人反驳的机会,直接抛出一句。

    “反正一年的期限很快就到了,你们若是不信,那就观察一阵子看看好了,眼见为实。”

    众人顿时齐齐的沉默了下来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