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096 根本不可能赢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喧嚣的气息开始远去。

    这里是与大霸星祭的热闹氛围完全呈现极端,寂静得可怕的一条小巷。

    此时,方里与神裂便进入了这里,远离了人群。

    方里抬起头,望向了前方。

    在那里,神裂手中握着那比自己的身高还长的长刀,迎着方里的视线,注视了过来。

    方里的目光有那么一瞬间停留在神裂手中的长刀身上。

    那种刀,名为令刀,乃是在过去运用于宗教仪式上的传统仪式道具。

    而神裂却是将其作为武器持有着,与方里进入对峙的状况。

    压力,在空间中弥漫了起来。

    那是不可能没有的东西。

    相信,无论是谁面对这个叫做神裂火织的魔法师,那都会感觉到一丝压力。

    只因为,眼前这位妙龄少女正是全世界都只有不到二十位的圣人之一,能够使用神子的部分力量,实力远远的超过一般的魔法师,甚至能够与圣经中记载的天使为敌。

    面对这样的存在,谁都不会觉得没有压力。

    方里同样有。

    只是,早已将危险视作石砾,将死亡视作沙尘的方里完全无视了这股压力而已。

    “那么,天草式十字凄教的女教皇找我有什么事呢?”

    方里打破了现在的寂静,这般询问出声。

    “该不会还想跟之前一样,追杀茵蒂克丝吧?”

    一出口,方里便是丝毫不留情。

    对此,神裂暗暗的垂了垂眼帘,让人看不清楚其眼中闪现的神采,直到一会以后才重新抬了起来,恢复了凛然。

    “我已经不是天草式十字凄教的女教皇了。”神裂就像是打算扼杀自己的感情一样,看似冷漠的说道:“我早就脱离了天草式十字凄教,加入了英国清教,我不认为你不知道这件事情。”

    方里当然知道这件事情。

    而且,知道的还远远的比神裂多。

    天草式十字凄教乃是从幕府时代便延续至今的地下教会组织,在融入了地方城市以后才得以存在的宗教。

    在那个时代里,十字教的教义并不被幕府所承认。

    因此,为了躲避幕府的追击,天草式十字凄教将自身的教义彻底的伪装成了神道与佛教,之后便朝着和其它的教会完全不同的方向进行发展,变成了能够容纳各种教义性质的宗教。

    所以,无论是佛教、道教还是十字教,天草式均都具备其性质,并彼此截长补短,反而消除了所有的弱点,成为了一个近乎全能的宗教。

    当然,天草式十字凄教的规模并不大,整个教会的人员甚至不到百人,可他们的专长却是在台面下做事,将偶像原理给发挥到极致,能够以对话、吃饭、穿着等看似无所谓的动作进行魔法咏唱或者术式仪式,同时也是擅使武器的战斗集团。

    神裂火织那奇特的打扮,很大的意义上便出于这一点,即使是穿着方面也有着魔法层次的意义,可以辅助其更好的施展魔法,即使其自身有常驻型的魔法在身,那都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方里会第一时间里联想到将茵蒂克丝给带走的魔法师就是天草式十字凄教的人,原因也在这上面。

    毕竟,天草式是彻底的融入人们的生活中才存在的宗教,即使穿着普通,看上去就像一般人一样,完全没有魔法师的气质,那也是一点都不奇怪。

    只是,就算是这样,依旧无法改变天草式十字凄教乃是一个规模并不超过百人的小宗教。

    而这,也是神裂脱离天草式十字凄教的原因。

    “简单的说,那就是你看不得身边的人的牺牲,所以选择了离开吧?”

    方里的话语,让神裂沉默了下来。

    神裂是圣人。

    这已经是不需要提醒的事情。

    也就是说,神裂是一个从出生开始便注定拥有力量,受到神的眷顾的幸运儿。

    所以,神裂在出生以前便被指定为天草式十字凄教的女教皇,拥有着即使不用努力也可以获得成功的才能,什么都不用做都能够得到位居于群众中心点的人望,甚至每天都会发生连她自己都意料不到的惊喜。

    哪怕是遭到暗杀,神裂也一定可以侥幸的存活。

    射向她的子弹会毫无理由的射偏。

    就算炸弹在身边爆炸,那也可以奇迹似的毫发无伤。

    这就是幸运。

    天生的幸运。

    可是,这种幸运却成为了神裂的诅咒。

    因为,遭到暗杀时,神裂虽然可以侥幸的存活,可结果却肯定是其身边的人为了保护她而死。

    因为,射向神裂的子弹会毫无理由的射偏的关系,因此,待在神裂旁边的人就会被射偏的子弹给贯穿身体,最终身死当场。

    而炸弹爆炸的话,就算神裂可以奇迹似的毫发无伤,她身边的人却不会受到这种眷顾。

    换言之,神裂的幸运,其结果便是给身边的人带来不幸。

    于是,神裂选择了离开天草式十字凄教,转而加入英国清教。

    “可终究还是放不下吧?”方里如此说道:“不然,你也不会向英国清教隐瞒自己的行踪,擅自失踪,来到这个国家,同样也不会来找我了。”

    史提尔已经说过了。

    神裂很有可能会对方里动手。

    为了夺回《法之书》,拯救被罗马正教追杀的过去的同伴。

    “既然你都清楚了,那我也没有什么需要说明的了。”

    神裂直视向了方里,像是转移掉话题,进入正题一样,提出了这个要求。

    “请将《法之书》交给我吧。”

    “那不是你个人应该持有的东西。”

    弥漫在空间中的压力一下子转为重力,压在了整条小巷里。

    而这个预料之中的要求,迎来的自然是预料之中的回答。

    “如果我不愿意呢?”

    方里的回答,同样没有出于神裂的预料。

    可神裂还是有些遗憾与失落,最终却换为了坚定。

    “我不希望事情变成这样。”神裂低声说道:“可如果一定会变成这样的话,那就只能借由战斗来解决这个问题了。”

    说着这样的话,神裂还像是打算彰显自己的决心一样,抬起了手中的令刀。

    只不过是这个动作而已,空气似乎便响起了嗡鸣。

    然而,方里却是丝毫不惧。

    甚至,如此言明。

    “其实,你自己应该是最明白不过的吧?”

    方里淡淡的开口。

    “若是最终真的变成了战斗…”

    “你,根本不可能赢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