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098 有没有办法豁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离开小巷,回到大街上以后,方里便立即接到了席尔薇雅的电话。

    “怎么了?”

    席尔薇雅的声音中充满了惊讶。

    “为什么会突然触发那种支线任务啊?”

    对于支线任务的触发,席尔薇雅自然不可能不知道。

    方里与席尔薇雅本来就共享了权限和生命,系统的提示音会在方里的脑海中响起,那么就同样会在席尔薇雅的脑海中响起。

    想必,席尔薇雅现在应该还在与食蜂操祈一起喝下午茶,中途却突然听到了系统的提示音,所以才会急忙打电话过来确认吧?

    “嘛,总之你先应付食蜂操祈的事情吧。”方里这么说道:“其余的事情,等回去以后再说。”

    “嗯。”席尔薇雅亦是没有任何的意见,点下了头以后,挂断了电话。

    方里这才合上了手机,抬起头,望向上空。

    “与圣人的决斗…吗…?”

    那估计会是方里来到这个世界里以后遭遇到的最高等级的战斗吧?

    哪怕是过去一年里不少次袭击过一个个魔法势力的据点,跟那些魔法势力比起来,神裂的能力亦是丝毫不弱,一人便足以与那一个个的魔法势力的据点的机能匹敌。

    “只是,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不,应该说,在《法之书》落入方里手中以后,方里便隐隐约约的觉得这件事一定会引起什么事件。

    现在,这件事情,不但将罗马正教与英国清教都给扯了进来,甚至扯进了天草式十字凄教,真的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可是…

    “不可否认,我的内心有点期待啊…”

    与圣人的一战,对于方里来说,同样是值得期待的一件事情。

    哪怕之前方里说的那么有把握,可真正与神裂这样的圣人对上,不解放圣痕,方里真没有全胜的把握。

    而解放圣痕的话,却相当于减寿,让灵魂的灭亡来得更快。

    因此,这场决斗,或许最大的赢家不会是方里,那也说不定。

    “可就是这样才有意思…”

    方里的嘴角微微掀起。

    “就是不知道茵蒂克丝现在怎么样了。”

    对于茵蒂克丝的安危,方里并不是特别的担心。

    不仅仅是因为茵蒂克丝的身上有「移动教会」的灵装,还是因为方里相信,以茵蒂克丝的能力,至少不会在天草式十字凄教的手中遭遇危险。

    再加上,方里大概能够猜到,天草式十字凄教为什么会带走茵蒂克丝,茵蒂克丝又是为了什么才自愿跟着天草式十字凄教的人一起走。

    所以,方里可以肯定,至少目前的话,茵蒂克丝是安然无恙的。

    反正神裂肯定在暗处关注着天草式十字凄教的动向,茵蒂克丝再怎么样都不会出问题。

    “剩下的事情,便是等到大霸星祭结束以后了…”

    至于为什么将时间定在大霸星祭以后呢?

    回想起席尔薇雅那对大霸星祭的到来充满了振奋的模样,方里便失笑了。

    “如果在大霸星祭还没有结束前就完成了所有的任务,回归了主神空间,那估计会被席尔薇的怨念给诅咒到死吧?”

    留下这样的自言自语,方里便是抬起步伐,往前方的人群的方向走去。

    ……

    很快的,大霸星祭的第一天便是宣布了结束。

    在这段时间里,各校的竞技都会全面停止,唯独摊位之类的会继续开张。

    白天的时候,那是学生们在运动会上挥洒汗水,家长在一旁加油的时光。

    夜晚的时候,那就是一家团聚,在一起外出游玩的时光了。

    这样一来,反倒是晚上,各种各样的摊位与买卖都会更有人气。

    只是,学校宿舍的门禁依旧不会有半点通融,让学生们无法玩得太晚。

    更别说,第二天还需要继续参加运动会,进行竞技,那自然需要更充足的休息。

    有鉴于此,在门禁还没有到来之前,学园都市中的热闹亦是还不会减少。

    在这样的情况下,方里与席尔薇雅同样如同一对恋人一般,走在了人群中,一边逛着一个个的摊位,一边讨论着今天的事情。

    “原来发生了那种事吗?”席尔薇雅有些释然般的说道:“也就是说,我们离所有的主线任务完成,已经没有多久了吧?”

    “那可不一定。”方里挠了挠脸颊,摊手道:“或许我会输给神裂火织,那样支线任务就会失败,我们的主线任务三自然也无法完成,甚至还会因为失去《法之书》而变得得重新张罗主线任务二的事情了。”

    “输?”席尔薇雅倒是好笑般的说道:“原来,你还会怕输啊?”

    “怕倒是不怕。”方里以不以为意般的口吻,如此说道:“只是,神裂火织也没有那么好对付,对手毕竟是圣人。”

    “圣人真的有那么强吗?”席尔薇雅有些好奇的问道:“连你都没有战胜的把握?”

    “如果豁出去,什么都不管的话,那我没有输的理由。”方里撇了撇嘴,说道:“只是,问题便在于有没有办法豁出去了。”

    例如圣痕,一旦使用,那就是在加速灵魂的崩溃,间接的缩短寿命而已。

    再例如直死魔眼,如今的方里若是拼着脑袋被烧坏的危险不顾,强行解读世界的死亡,杀死这个世界的话,那不仅仅是跟对手同归于尽,还会拉着这个世界里所有的事物一起陪葬。

    作为将死亡视若无睹的人,方里的真正可怕之处,却也得以死亡为结局来交换。

    不得不说,这也是一个讽刺。

    而如果是在顾全自身的状况下,那方里就算拼尽全力,还真的未必就能赢过神裂。

    “不过,神裂的弱点也很明显,就是解放圣痕以后无法持久。”方里对着席尔薇雅说道:“所以,百分百的胜算我没有,但一半一半的把握我还是有的。”

    “是吗?”席尔薇雅叹息般的说道:“既然连你都这样了,那就算我上,或许也赢不了那位圣人吧?”

    “不。”方里却是如此否定道:“如果是以拖延时间作为战术的话,能够使出各种各样的能力的你的胜算肯定比我高。”

    “可是…”席尔薇雅戳破了方里心中的想法,无奈的笑道:“你并没有打算让我出手吧?”

    答对了。

    虽然以战术而言,席尔薇雅的胜算可能比方里还高。

    但这场决斗,方里还是打算亲手接下。

    只因为,方里想与圣人一战。

    可那也是大霸星祭之后的事情了。

    现在的话,方里只想与身边的恋人一起享受大霸星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