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197 我果然讨厌那个家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和他人之间的共存、依赖与联系都是没有价值的行为。”

    这是龙卷心中的信念。

    不,应该说是执念才对。

    或许,连吹雪都不知道这件事。

    在幼年时,龙卷曾经有过一段时间离开了家里。

    那一年,吹雪才两岁,龙卷亦是只有七岁。

    只不过,在那个时候,龙卷就已经有了超乎寻常的力量。

    那就是超能力。

    龙卷拥有的超能力异常强大。

    之前也说过,幼年时期的龙卷便已经拥有了超过现在的吹雪的力量了。

    而现在的吹雪的话,其实力可以挤进A级英雄的前几名。

    比这样的吹雪更强的龙卷,或许,那个时候就已经有了S级英雄的力量了也说不定。

    这就是龙卷的天赋。

    让吹雪为之绝望的天赋。

    可这个天赋,并不全是好事情。

    “你就是小龙卷吧?”

    “听说你是超能力的神童,要不要来我们这里啊?”

    “我们这边可是有很多朋友的喔?”

    大人们以这样的花言巧语作为借口,将幼小的龙卷给带走。

    而龙卷来到的地方,却不是什么有着很多朋友的地方,只是一个研究设施。

    “为了人类的发展,我们希望能够研究你的能力。”

    这样说着的大人们开始针对龙卷进行各种测试。

    “好…好惊人的数值…!?”

    “这…这就是这个小鬼的力量?”

    “简直就是怪物啊!”

    针对龙卷的能力测试得来的结果,让大人们为之惊讶、惊喜乃至惊惧。

    从那一刻开始,或许就有什么地方变质了。

    被强大的力量给吸引的研究员们都陷入了疯魔的状态,为了分析龙卷的能力,甚至于让这个能力变得更强,不断的做着各种研究。

    如果龙卷在《魔法禁书目录》世界里的话,应该能够找到许多知音吧?

    因为,她们都是因为能力的关系而被当做白老鼠,推上手术台,承受着非人道的实验。

    这样的实验,便是维持了整整三年。

    直到研究设施里,一头合成兽突然暴走,将整个研究所都给几乎摧毁,龙卷才终于是有办法离开牢房,走出实验设施。

    而在走出实验设施,重新沐浴在阳光下的第一时间里,龙卷的想法只有一个。

    “必须去找吹雪…”

    那一年,龙卷十岁,而吹雪则是五岁。

    因此,吹雪很有可能真的不知道这件事情,更不知道,自己的姐姐之所以会拥有现在这般扭曲的个性和对自己的保护欲,完全就是因为那个时候的事情。

    也就是说,在龙卷的心中,执念早已深种。

    “人与人之间的交流联系是无价值的行为。”

    因为,龙卷遭遇到的人,没有想跟她交流,只想将她利用。

    “我必须保护吹雪才行。”

    因为,吹雪是龙卷的妹妹,唯一一个与龙卷血脉联系的存在,不是什么人与人之间的联系。

    在这样的情况下,龙卷对任何人都无法产生信任,对自己的亲妹妹更是有着近乎扭曲的保护欲。

    这些,都是因为童年,吹雪所羡慕的才能所带来的结果。

    这也是那一天,听到席尔薇雅说自己是吹雪的朋友的时候,龙卷的反应如此激烈的原因所在。

    朋友?

    那种东西,根本没有价值。

    毕竟,那就是人与人之间的所谓交流联系所衍生出来的事物。

    而既然将这个给否定,那龙卷自然不会认可席尔薇雅的说法。

    于是,两人才一触即发,陷入了激战。

    龙卷唯一没有想到的是,席尔薇雅居然拥有着可以与自己抗衡的实力。

    而且,那个突然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男人,更是完全克制住了自己,将自己给吃得死死的。

    结果,龙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吹雪一直在这两个人身边转悠,却无能为力。

    再加上私人恩怨,这让龙卷如何能够释怀?

    “你到底想干什么啊!?”

    看着那站在怪人的尸体面前的男人,龙卷只能大声的开口。

    “就不能离我远一点吗!?”

    那是发自内心的呐喊。

    那是拒绝与他人交流的表现。

    有距离的话,那自然就无法联系。

    不接受的话,那自然就无法亲近。

    龙卷拒绝着所有事物的靠近。

    眼前的男人,只不过是其中一个比较棘手的而已。

    但是,所谓的棘手,本来就是只有在令人难以如愿的情况下才会出现的概念。

    方里转了一下手中的月刃,看着悬浮在半空中的龙卷,不屑一顾般的笑了起来。

    “别说得我好像故意在接近你一样好吗?那很恶心!”

    面对着龙卷的拒绝,方里所作出的却不是妥协和反抗,只是刺激而已。

    “唔…唔唔唔唔…!”

    龙卷气得直跳脚。

    “为什么吹雪会跟你这样的家伙纠缠不清?你这样的家伙到底哪里好了?!”

    这是龙卷无论如何都想不通的事情。

    可是,想不通也是理所当然的。

    “你不会明白的吧?”方里没有向龙卷澄清自己与吹雪的关系,只是望着这个少女,有些漠然的说道:“因为,你从来都没有尝试过去理解吹雪的内心不是吗?”

    龙卷的表情蓦然一滞。

    但方里的声音却还是极为清晰的传入其耳中。

    “你对吹雪只有单方面的要求和保护,却从来没有彼此之间的互相理解,因为,那在你看来,本来就是没有必要进行的事情。”

    “所以,你不知道吹雪想要什么,也不知道吹雪需要什么,更不知道吹雪的心中在想什么,只是将你自己以为的事物全部堆积到她的身上,压得她喘不过气。”

    “这样的你,又怎么可能理解吹雪的事情?”

    方里那漫不经心般说出来的话语,让龙卷的表情往下沉去。

    “那跟你有什么关系?”龙卷极为烦躁的说道:“我们的事情,才不需要你们这些外人来管!”

    龙卷的话语,换来的回应似乎也是可以预料的了。

    “我才懒得管你们之间的事情,只不过是随口说了一些自言自语的话而已,如果你能够听得进去,那我反而不会闲着没事去说。”方里撇了撇嘴,说道:“只是可惜,你的妹妹被你亲手给关进了笼子里。”

    留下这样的话语,方里便是转过身,身形化作一道流星,掠向了天际,消失在了月夜的彼端。

    “哼!”

    龙卷冷哼了一声,抱着手臂,别过头去。

    心,却是开始变得更加烦躁。

    “我果然讨厌那个家伙!”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