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222 这算是拼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噗通…”

    水声,从漆黑的海洋里突然响起,如有水珠滴落在了上面一样,即悦耳又清晰。

    方里站在了一望无际的死亡之海上,环视向了四周。

    “果然不在了吗?”

    叹息,轻轻的从其口中响起。

    以往,在这个灵魂空间中,死亡海洋里,名为两仪式的少女就像是遗世而独立般的存在着,似一个指路人一样,给方里透露该走的方向。

    现在,或许是因为这个使命已经结束,少女又回归了本源了吧?

    毕竟,对方本来就是这片死亡之海的具现化,亦即这片死亡之海本身。

    要说对方在哪里的话,其实就在方里的脚下。

    只是,不再有形体了而已。

    “看来,以后真的没机会再见了。”

    确定了自己当初的感觉,方里亦不再多想,抬起头,望向了这片天地的地平线。

    “啪叽…”

    空间,依旧如以前那般,正在缓缓的龟裂。

    然而…

    “感觉跟之前相比也没太大的差距。”

    这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

    要知道,方里在与波罗斯的战斗中可是使用了圣痕。

    圣痕的副作用,应该会加速灵魂的崩溃才对。

    但现在,这种加速却没有产生。

    确认了这一点,方里微微一笑。

    “我布置的后手果然有在起作用。”

    留下这句话语,方里这才放心的离开了这片空间。

    让这片空间,重新恢复了寂静。

    ……

    “唔…”

    当意识重新回归脑海中时,方里只觉得脑袋传来一阵火烧般的感觉,让得他皱起了眉头。

    睁开眼睛,方里一对魔眼立即闪烁起彩虹般鲜艳的光泽,将一个破破烂烂的世界完全呈现在了视野里。

    “哔哩…!”

    刺痛感,再次从脑袋窜起。

    感受着大脑传来的刺痛感,方里深吸了一口气。

    随即,开始自我认知的限定。

    “铮…”

    方里的一对魔眼中,鲜艳的彩虹色泽在渐渐的褪去,逐渐的缩回了虹膜中,变得黯淡。

    彩虹色的魔眼,在这一刻里重新变回了冰蓝色的魔眼。

    于是,眼前的世界亦是在悄然改变。

    无数裂纹般的死线渐渐减少,并不似之前那般清晰。

    通过对自我认知的限定,方里将魔眼的力量维持在了能够毫无障碍的使用的地步。

    然后,脑袋传来的刺痛感才消去,只留下仿佛被火灼烧过一样的感觉。

    这种情况的话…

    “大概是发烧了喔?”

    恋人的声音从方里的身旁响起。

    “三十九度,算是高烧了吧?”

    听到这个声音,方里才驱使着有些模糊的意识,转过头,看向了床边。

    在那里,紫绀色的一对美丽的眼眸正在望着方里。

    内里,有放心,有开心,亦是有着一丝丝小小的幽怨。

    “你啊,还是跟以前一样乱来。”席尔薇雅就像是极为没好气一样,对着方里说道:“一定要每一次都这么拼命吗?”

    听到席尔薇雅话语中的担忧跟埋怨,方里失笑了。

    “这算是拼命吗?”方里不以为意般的说道:“进行了那种等级的战斗,只以一次发烧来作为代价,这算不上拼命。”

    “这还算不上拼命?”席尔薇雅叉起了腰,向着方里数落道:“你知道自己刚刚被抬回来的时候是什么状态吗?”

    那还用说吗?

    肯定很惨了。

    再怎么说,为了对抗波罗斯,方里都受了不小的伤,甚至为了杀掉崩星咆哮炮的能量,被其上所携带的高温烧得几乎可以称得上是体无完肤,即使还不到致命的程度,那也是绝绝对对的重伤了。

    “如果不是妖精的布袋里有着你从过去的副本世界带回来的回复伤势的魔药,你现在只怕已经被送到医院里去了。”

    席尔薇雅气呼呼的诉说着。

    也对。

    方里已经没有感觉到身体出现疼痛,那自然是被席尔薇雅用妖精的布袋里的魔药给治好了。

    如果没有那些效果奇佳的魔药,那就麻烦了。

    谁让席尔薇雅的能力几乎可以称得上是万能,却偏偏无法唱出治愈系的歌呢?

    “而且,就算你的身体治好了,你的灵魂又怎么样?”席尔薇雅注视向了方里,不无担忧般的说道:“现在,应该已经因为圣痕的开启,让你的灵魂离崩溃又近了一大步吧?”

    虽说,在与波罗斯的战斗中,因为两人的攻防都超出了次元,使得方里开启圣痕的时间只有短短不到数秒的时间,可这已经很危险了。

    升上了Lv.3的圣痕所带来的加成比以前更大,带来的副作用自然也就更大。

    这样一来,哪怕只有短短数秒,对于灵魂已经满是创伤的方里来说,都是一个极大的风险。

    现在,方里只怕连动都动不了了吧?

    可惜,这回,席尔薇雅猜错了。

    “你以为我在明知道可以轻松击杀对手的情况下选择了放水,逼出对手的实力,让自己陷入险境中,什么准备都没有做吗?”

    说着这样的一句话,方里撑起身体,从床上坐了起来。

    “唉?”

    席尔薇雅顿时惊讶了。

    见状,方里蓦然一笑,从怀中取出了一块玉。

    那是一块已经裂开,失去了光泽的玉。

    “这是…”

    席尔薇雅不禁一怔。

    对此,方里则是这般回答。

    “这是一件魔道具,效果是能够代替一次佩戴者所支付的代价,非常的珍贵。”

    在《为了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的世界里,需要支付某种代价才能使用的魔法与技能并不是没有。

    比如,惠惠的爆裂魔法,其副作用便是惊人的魔力消耗,让使用者哪怕仅仅是使用一次都好,那都会失去所有的魔力,直接倒下。

    这个时候,若是惠惠佩戴了这么一件魔道具,那就能够将自己承受的爆裂魔法的副作用转为这件魔道具来代替承受。

    正是因为有了它,方里亦是同样免除了一次使用圣痕的代价,让灵魂没有承受到负担,仅仅是因为转化了力量而变得疲惫而已。

    方里会倒下,一方面便是因为灵魂的疲惫,一方面则是因为大脑的使用过度,这才会失去了意识。

    如果不是有这件魔道具的存在的话,方里断然不会毫无顾虑的去引出波罗斯的所有实力。

    他自己的话也就罢了,反正不在乎。

    但自己一死,席尔薇雅也会跟着死去的事实,让方里自然不会什么都没有考虑。

    甚至,方里还准备了其余的后手。

    像是范星露曾经赠送的传送符。

    一旦方里遭遇到危险,这张传送符就会立即发挥作用。

    这样一来,自然称不上拼命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