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242 咦?诶?我…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神性。

    那是与神拥有着最为直接的联系的证明。

    纯粹的神灵并不是英灵,所以是无法进行召唤的。

    但是,并不是完全的神灵,而是与神灵有着某种直接的关系,例如继承了其部分血脉的英灵,那便可以作为从者进行召唤。

    理所当然,这一类的从者,如无意外的话,均都极为强力。

    这便是方里准备了阿库娅的血作为触媒的原因。

    说来,这血的缘由也让人不堪回首。

    那是方里发现阿库娅所触碰过的液体都会变成圣水,可以驱散魔物,亦可以治愈伤势时,为此而感到惊叹的事情。

    那个时候,阿库娅直接得意忘形。

    “你以为我是谁啊?我可是最最伟大的水之女神喔?制造这种程度的圣水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你惊讶了吗?真的惊讶了吗?真是大惊小怪,这种圣水根本没什么,告诉你,我的血的效果更厉害,恶魔和不死族什么的触碰到立刻就会变成灰,而且不管受了多重的伤,只要用上我的血,那就会立刻恢复过来,很厉害吧?………等等,你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本女神绝对不是有点怕怕喔?难道你打算对我做一些色色的事情?这可是大不敬喔?别过来,真的别过来,好吧是我错了,我向你道歉,求你别过来…!呜啊啊啊啊啊!”

    事情的来龙去脉便是如此。

    当然,那个时候方里只是为了报复阿库娅的得意忘形才取得血。

    没想到,居然以这种形式使用上了。

    “希望能够如我所愿吧。”

    说着这样的话,方里将血瓶放在了魔法阵的中央。

    “那么,该召唤什么职介呢?”

    在圣杯战争中,各个职介的从者都有着各自的特征与特性。

    saber(剑兵):以剑作为主要武器的从者,在七大职介中,一般情况下,只有除了魔力以外的能力值均都为最高等级的英灵才能符合这个职介,以这个职介的从者被召唤,大多都拥有着瞬间攻击力极为优秀的特长,因此,该职介的从者如无意外,应为七大职介中最强的一骑。

    lancer(枪兵):以枪作为主要武器的从者,对英灵的要求之苛刻,仅次于saber,所有的能力值都必需优秀不说,而且敏捷必须是最高等级,擅长于活用枪击的范围和速度的一击脱离战法,该职介的从者一般都是出身优秀且强力的英灵,只论能力,同样仅在saber之下。

    archer(弓兵):以宝具的强大作为特长的从者,没有针对能力值的高低有任何的要求,却要求必须具备有强力的射击武器,亦或者是与射击武器有关的特殊能力,作为侦察兵的适应性也很高,该职介的从者均都拥有着单独行动的能力,哪怕脱离了御主的魔力供给,亦是能够活动一段时间,独立性非常的高,与saber和lancer并称为三骑士,在历届的圣杯战争中都拥有着极其优秀的表现。

    rider(骑兵):符合该职介的从者必须是具备有与某种乘坐物(不限于生物)有渊源的传说的英灵,虽然能力值的倾向比三骑士低,但能以坐骑的性能进行填补,拥有着非常高等级的骑乘能力。

    caster(魔术师):符合该职介的从者只有魔术的能力达至最高等级的英灵,非常具备针对性,由于这个职介的从者基本上都是以魔术作为战斗手段,对于活跃在神话传说中,各自拥有着对魔术的抗性的从者来说,该职介的从者几乎没有威胁性,因此也被评价为最弱的职阶。

    assassin(暗杀者):符合该职介的从者必须具备隐秘行动和暗杀技巧的专长,因此能力值低下,但却均都拥有着遮掩气息的能力,活用此能力的战斗方式,在避开与从者的正面交锋,直接袭击御主的情况下,将成为圣杯战争中最具威胁的从者,亦是七大职介中最被戒备与警惕的存在。

    berserker(狂战士):符合该职介的从者只有曾经陷入过疯狂的英灵,拥有着狂化的特性,这个职介的从者一般来说都会被剥夺理性,却能够获得能力值的强化,本来是用来强化弱小的从者的职介,可若是被召唤出来的从者极为强力,再经过狂化,将有可能变得比身于英灵之座中的本体更强,在七大职介中,同样是备受戒备的存在。

    七个职介,均都有着各自的特征与特性。

    而毫无疑问,能够召唤出saber的话便是最理想的状况。

    毕竟,这个职介的从者或许不是最强,可因为符合这个职介的只有可能是强力的英雄,因此在历届的圣杯战争中,通常都能存活到最后,亦离圣杯的距离最近。

    就算召唤不出saber来,能够召唤出三骑士的话,那也算是抽到好牌了。

    可惜,在召唤从者时,无法自己选择职介。

    除了一个职介以外。

    如果是那个职业的话,虽然会有无法使役的危险,可若是因为具备神性而注定强力的从者成为了这个职介,那将受到强化,进一步的加强。

    而方里,并不担心什么危险,只重视其能力。

    于是,方里瞬间有了决定。

    “————盈满吧,盈满吧,盈满吧,盈满吧,盈满吧————”

    “————纯银与铁,与基石订定契约之大公,为之奉献之色为黑————”

    “————涌动之风以四壁阻挡,关闭四方之门————”

    “————从王冠中释放,在通往王国的三岔口徘徊吧————”

    方里向着魔法阵的方向伸出手,闭上眼睛,开始咏唱咒文。

    “铮————!”

    魔法阵瞬间绽放出刺眼的光辉。

    而方里则是继续咏唱。

    “————宣告————”

    “————汝之身体在我之下,我之命运在汝之剑————”

    “————若遵从圣杯之呼唤,此意志,就此义理的话就回应我吧————”

    “————在此发誓————”

    “————吾乃成就世间一切善行之人————”

    “————吾乃诛尽世上一切恶行之人————”

    “————使汝之双眼混沌,心灵狂暴,被狂乱之槛所囚的囚徒,吾乃手握锁链之人————”

    “————汝受三大言灵缠绕七天————”

    “————来自于抑止之轮,天秤的守护者哟————”

    溢满整个房间的光辉瞬间膨胀至极限。

    “嗡————!”

    在空气的嗡鸣声之下,魔力构成的气流似狂风,以魔法阵为中心,暴涌而起。

    而在其中,一道身影缓缓的浮现。

    看到那道身影,方里不禁为之一怔。

    与此同时,对方亦是开始出声。

    “遵循召唤而来,servant之saber……”

    当这样温婉的话语从其口中出现时,下一秒钟,对方便是同样怔住了。

    旋即,似吃惊与困惑一般,如此开口。

    “咦?诶?我…不是saber…?”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