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247 叫妈妈也是可以的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唔…”

    方里的意识开始渐渐的苏醒了过来,让得他睁开了自己的眼睛。x

    “嗯?”

    然而,出现在方里眼前的场景,却是令得他怔住了。

    “啊拉?醒了吗?”

    这样的声音是从方里的上方所传来。

    可是,方里却完全看不到对方的脸。

    因为,眼前的视野,已经被两座重山给挡得严严实实,根本看不到上方。

    “…………”

    方里陷入了沉默。

    有股香味钻入了方里的鼻尖中,刺激着他的毛孔。

    背后是一种柔软的触感。

    眼前是被遮挡得严严实实的山峰。

    再加上那从山峰的后方传来的声音。

    方里,明白了自己现在的状况。

    “怎么样?睡得还舒服吗?御主?”

    源赖光带着温婉如水般的表情与口吻说着这句话。

    当然,方里还是看不到对方的脸,只能听到声音。

    此时此刻里,方里的位置自然是在床上。

    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将源赖光的膝盖当做枕头,睡在了这里。

    也就是说,方里正处于膝枕的状态。

    “…………”

    方里依旧保持着沉默。

    “呵呵~~”

    源赖光依旧发出温柔的笑声。

    “你在干什么?”

    半响以后,方里才开口询问。

    “不知道这是什么吗?这叫膝枕喔?”

    源赖光如此回答。

    “我是说,你什么时候做出这种事情的?”

    方里继续问。

    “从御主睡过去以后就在做了喔?”

    源赖光继续笑吟吟的回答。

    “…………为什么我什么都没有察觉到?”

    对于感觉敏锐的方里来说,这是一件极其不可思议的事情。

    “因为,这就是爱啊。”

    源赖光则是如同理所当然般的回答。

    只是,这回答配合那理所当然的口吻,不知道为什么,总让方里感觉到一阵毛骨悚然。

    直觉告诉方里,这件事情最好别继续追究下去。

    比如说,对于陷入熟睡的自己,源赖光有没有偷偷做出些什么。

    一旦问出这个问题,方里可以肯定。

    自己,绝对会想死。

    当下,方里便是想起身。

    可是,神使鬼差之间,方里想起了刚刚的梦。

    方里知道。

    那是源赖光的过去。

    御主与从者之间时常会发生这种事情。

    那就是梦见对方的过去。

    就像是感同身受一样,方里体会了那种孤独、寂寞的感觉。

    并且,将其残留在了心中。

    于是,方里再次陷入了沉默。

    这一次的沉默,跟刚刚不同,令人有些难受。

    这个时候,一只柔弱又强而有力的手搭在了方里的头上,轻轻的抚着他的头发。

    “做噩梦了吗?”

    温柔似母亲般的声音,传入了方里的耳中。

    这个声音,虽然跟之前比起来没有什么差别,可唯独这一刻里,不可思议的给人带来一种心安的感觉。

    因此,方里摇了摇头。

    “不是噩梦。”

    没错。

    不是噩梦。

    “只是一个有些孤独、寂寞和难受的梦而已。”

    方里实话实说。

    “……是吗?”源赖光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声音依旧温柔如水,说道:“那现在还孤独、还寂寞、还难受吗?”

    “我不知道。”方里依旧如实回答,这般说道:“不过,稍微有些对平安时代的历史感兴趣了。”

    如果有机会的话就去翻一下吧。

    方里的心中只有这个念头。

    方里对于源赖光的了解,完全来自于武侦高的时候上的一般课程。

    所以,方里只知道这位源义经的祖先有多了不起,却没有详细了解过。

    现在,方里有种想去了解的念头。

    或许,那也是因为残留在心间的孤独与寂寞所影响到的吧?

    以方里对情绪的控制,其实完全可以瞬间将其无视。

    但方里没有这么做。

    这让方里不禁有些自嘲。

    这,的确是一个非常客观的评价。

    但是,看着这样的方里,相信,那些与方里有过深交的人,一定都会露出笑容吧?

    而源赖光也是一样。

    “这可真是让人困扰。”源赖光有些害羞和开心般的说道:“也不知道现在的史书到底是如何记载那个时候的我,希望别让你讨厌妈妈才好。”

    说到后面,便是真的流露出了些许不安了。

    方里不由得翻了一个白眼。

    旋即,从源赖光的膝枕中起身。

    “啊…”

    源赖光发出了有些依依不舍和留恋般的声音。

    方里将其无视,并如此说了一句。

    “好了,准备出去了,berserker。”

    这并不仅仅是意味着起床而已,亦意味着将与黑方阵营的御主跟从者的相见。

    而方里以berserker这个职介名来称呼源赖光,同样并不仅仅是因为这是源赖光的职介,还是因为从者的真名在一般情况下都不能泄露。

    再怎么说,从者都是过去活跃在神话传说中的英雄们。

    一旦暴露了真名,那就会被知晓身份,并被针对。

    比如源赖光,其作为最大王牌的宝具很有可能会被对手猜到,连战斗方式都会被知晓。

    更甚者,如果是有弱点的英雄,一旦暴露了真名,那就是致命的问题。

    像源赖光,由于被贬为鬼,或许会被除魔的手段给针对。

    为了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从者们都是以职介自称,御主们亦是用职介来称呼自己的从者。

    源赖光自然知道这一点。

    但是,源赖光还是想说。

    “其实,叫妈妈也是可以的啊…”

    这句话,方里再次将其无视,走出了房间。

    见状,源赖光抽泣般的起身。

    “嗡…”

    随着一阵雾气般的粒子,消失在了空气中。

    ……

    离开了房间以后,方里走在了米雷尼亚城的走廊上。

    周围依旧是在巡逻的人造人。

    只是,气氛却很明显跟之前有所不同。

    “原来如此…”

    方里恍然。

    “黑方阵营的从者已经召唤齐了吗?”

    虽然没有根据,但只要感受到空气中的氛围,谁都会觉得是这么一回事。

    换言之,整个米雷尼亚城已经变成了魔力的漩涡。

    一名名仅存在于神话传说中的英雄,正待在了这座城塞里,使这座城塞变成了脱离常规的炉锅。

    “那么,我会捞出什么来呢?”

    方里微微一笑。

    直到一个声音从其背后响了起来。

    “嗯?你是…”

    听到这个声音,方里停下了脚步。

    旋即,转过了头。rw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