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257 没关系,一起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嗤…”

    锐利的锋芒在尖锐的枪头之前微微吐露着,刺激着方里的皮肤。

    虽然还没有被洞穿,可方里还是有种心脏发凉的感觉,证明了这一刺的威能。

    职介为Rider的从者可谓是完全没有手下留情的想法。

    那也是当然。

    这里可是战场。

    既然踏入了这片战场,那不管是什么样的状况,死了都不能怨人。

    这就是在战场上一直磨练到死的英雄的信念,亦是对于这些英雄来说理应遵守的规则。

    Rider,没有手下留情的理由。

    可惜,就算是这样,能不能将人给杀死,都得问问别人答不答应。

    “嗡————!”

    就在Rider的枪尖即将洞穿方里的心脏时,一股极为凶暴的魔力漩涡搅动了起来。

    “————!”

    察觉到了这凶暴的魔力漩涡的Rider面色蓦然一变,没有任何犹豫的一踏地面,化作一道残影,暴退而开。

    “咻————!”

    同一时间里,一道射击猛袭而来。

    那不再是被雷霆给覆盖的箭矢。

    那是被堪称惊人的旋风给覆盖的箭矢。

    与之前化作雷霆时的射击相比较,这一次的射击的威力,存在着根本上的差距。

    就像是从炮弹变成了导弹,威能直接翻了数十倍有余。

    紧接着,如带着一个风暴般的箭矢便是径直的落在了方里的身前。

    “咚————!”

    有如爆炸一样,掀起了骇人的风浪。

    “……!?”

    眼看着汹涌澎湃的风浪向着自己袭来,Rider不由得心中一惊。

    哪怕Rider早已暴退,以其过人的速度,居然也是一下子就被追上。

    能够做到这种程度的威力…

    “宝具的解放吗…!?”

    Rider大叫着,并毫不犹豫的抡起手中的十字枪,向着袭来的风暴蓦然刺出。

    呼啸的枪尖立即与暴涌而来的风浪正面产生了冲突。

    “嘭————!”

    闷击声响彻而起。

    蕴含着强大的魔力的一击,与拥有着宝具级别的威能的射击所掀起的现象正面碰撞在了一块,令得扩展向四周的风浪都紊乱了起来,化作更加汹涌澎湃的狂风,卷向了四面八方。

    “啪叽…!”

    被誉为锡吉什瓦拉名胜之一的台阶的石砖被掀飞。

    “咔嚓…!”

    离得比较近的树木如被拦腰折断一样,成片成片的倒下。

    在这样的威力前,Rider竟是靠着一杠枪,生生的硬撑了下来。

    “噢噢噢噢噢…!”

    其口中,发出了狂暴的怒喊。

    但是,这样的怒喊,很快也是跟着消失。

    哪怕是Rider,这个时候都没有能够发现。

    一根化作雷霆的箭矢,隐藏在了风暴之中,悄然掠来。

    等到Rider察觉时,那已经太迟了。

    “噗哧————!”

    肉体被洞穿的声音响开。

    如雷霆般的箭矢准确无误的穿越了风暴,贯穿了Rider持枪的手。

    “什么…!?”

    Rider面色陡变。

    那是充满了难以置信的震惊表情。

    不是因为对方的从者在那么惊人的风暴中还能准确无误的射中自己的精湛技术。

    而是因为自己的身体,居然被贯穿了。

    “我…受伤了…?”

    理解到这个现实的同时,被击穿的手臂亦是失去了力量。

    让失去了阻挡的风暴,卷向了Rider。

    “唰!”

    突然,一道翠绿色的身影窜至Rider的身后,直接抓起Rider的衣领,如野兽般的跳跃而开。

    汹涌的风暴就这么席卷而过,掀起一块块台阶的石砖,一路向前推进,没入了森林。

    等到风暴过去以后,整个台阶已经只剩下裸露在外的岩层。

    这时,Archer才带着Rider从半空中落下。

    “你在发什么呆啊?”

    Archer紧皱着眉头,向着Rider发出质问。

    但Rider却没有回答,而是紧紧的盯着自己那被贯穿的手臂。

    半响以后,Rider突然笑了。

    “哈哈哈哈!”

    就像是感到极为畅快与愉快一样,Rider大笑了起来。

    “伤到我了?真的假的?可恶!明明就是会让御主心情糟糕起来的状态!我却感到非常愉快!该怎么办啊!?大姐!?”

    Rider发自内心的欢喜,哪怕是从话语中都能够听得出来。

    看着这样的Rider,Archer的眉头反倒松开了。

    因为,Archer知道,Rider为什么会有这种表现。

    能够伤到Rider的人。

    这可不是一件可以随便带过的事情。

    坦白讲,Archer甚至认为,这一届的圣杯大战中,黑方阵营里,那都很有可能不会出现一名能够伤到Rider的从者。

    这不是实力的问题,而是更加根本的问题。

    想赋予Rider伤害的话,并不仅仅只是靠实力强便够了。

    如果敌方从者无法满足条件,那Rider就是不死之身,不管出现什么样的存在,都无法打倒他。

    这也是Rider刚刚为什么会说,至少得能够在其身体上刻下伤痕,那才有资格与其战斗的根本原因。

    只有满足可以赋予他伤害的条件的对手,那才可以与Rider战斗。

    不然,那就是单方面的蹂躏而已。

    红方的Rider便是这样的存在。

    正是因为如此,Rider才会这么开心。

    “在英雄与英雄互相厮杀的战场上,如果只有我一个人所向披靡,没有对手的话,那岂不是太无趣了吗!?”

    Rider便这般大笑着。

    “能够出现可以伤害我的对手,实在是太好了!”

    然后,可怕的斗志便是在其眼中燃烧了起来。

    “到了这个地步,你还不打算出来吗!?”

    Rider拔出洞穿自己手臂的箭矢,高声呐喊。

    “出来与我一见!能够伤到我的英雄绝对不会是只会放冷箭的家伙!出来吧!”

    Rider的声音,就如回音一般的传开。

    的确,如Rider所言,对于源赖光来说,射击仅仅是战斗手段的一种,而不是全部。

    除了具备成为Archer的能力以外,源赖光还具备成为Saber的能力。

    倒不如说,那一方面的能力甚至在射击之上。

    哪怕是出现在Rider的面前,那也没有怯场的理由。

    但Rider少算了一件事。

    “跟你这样自由自在的家伙可不一样,我的从者还算是很听话。”

    方里如同没有这里发生了一场激烈的大战的自觉一般,踩着裸露在外的泥土,向着这边走来。

    看着Rider和Archer的眼神,多多少少有些玩味。

    “没有我的命令的话,就算你们再怎么激将,那一位都没有理由听喔?”

    方里的声音,让两位红方阵营的从者这才想起了一件事。

    是了。

    除了从者以外,这里还有一名御主。

    “好了,继续吧。”

    方里耸了耸肩,说着这样的话。

    “没关系,就算你们两个一起上,这边也还是应付而来,刚刚应该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了吧?”

    优势,一下子转移了阵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