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266 只问你一个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罗马尼亚,锡吉什瓦拉。

    作为黑方阵营的一员,又刚刚与红方阵营产生了那么多的冲突,本来的话,方里不应该再回到这里。

    但是,方里并不觉得红方阵营会在发生了两次失误的情况下还继续打这边的主意。

    不如说,如果真的变成那样,到时候,方里反倒乐意了。

    虽说只要有令咒存在的话,在空间转移的效果面前,连方里都不一定能够留下袭击而来的从者,可令咒充其量就那么多,能多消耗掉的话,自然也是好事。

    于是,方里与贞德直接回到了离这边最近的锡吉什瓦拉,来到了一间餐厅中,相对着坐了下来。

    然后,方里便从贞德的口中得知了整件事情的经过。

    “果然…”

    方里喃喃般的说着。

    “你凭依在了席尔薇的身上了啊…”

    基本上,整件事情与方里猜测得差不多。

    ————「Ruler」。

    经由圣杯自身所召唤,维持圣杯战争的进行的从者。

    那也是一个职介。

    一个有别于其余七大职介,不会参与到圣杯战争中,只会注视着结果出现的职介。

    通常情况下的圣杯战争里并不会出现这个特殊的职介,只有在圣杯战争发生特殊的情况,使结果变得难以预测,亦或者是对世界造成巨大影响时,那这个职介的从者才会被召唤出来,进行秩序的维持,以及修复不必要的影响。

    这件事情,不仅方里知道,黑方阵营与红方阵营亦是都知道。

    菲奥蕾甚至说过。

    “伯父大人似乎准备拉拢Ruler的样子。”

    确实很像那个擅长权利操作的达尼克会做的事情。

    所以,Ruler被召唤出来的事情,已经都被两个阵营的人给猜到了。

    那也不奇怪。

    如果说,Ruler只会出现在发生特殊情况的圣杯战争上,那这一次的圣杯大战不就是最适合的场合了吗?

    “两大阵营,十四名的御主,十四骑的从者,这一次的圣杯大战注定在一开始就会被列入特殊情况。”

    贞德已经将装束换为了本来的便服,坐在方里的对面,注视着方里,说着这样的话。

    “既然如此,我被召唤便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问题便在于,这一届的圣杯大战似乎还有更特殊的情况发生。

    贞德这个经由圣杯所召唤的Ruler居然没有办法正常现界,只能寻找一位用来凭依的对象,借助其肉体,介入圣杯大战中。

    “也就是说,只要将我当成拥有肉体的从者,那就没有问题了。”

    贞德向着方里露出如沐清风般的笑容。

    “这样一来,虽然无法进行灵体化,但因拥有肉体的关系,魔力的消耗反倒被降至最低,也不知道算不算一个优势。”

    对于其余的从者来说,这或许算是一个优势吧?

    魔力的消耗降低,那就意味着可以进行更长时间的战斗,能够更加肆无忌惮的使用力量,哪怕是宝具的解放都能拥有更多的次数,优势不可谓不大。

    可惜,为贞德提供魔力的是圣杯。

    那是在图利法斯中吸收了整整数十年的地脉的魔力,从而累积到堪称惊人的魔力量的事物。

    一般而言,拥有这样的魔力源,贞德根本不需要担心魔力的消耗问题。

    如此一来,对于贞德来说,拥有肉体反倒会变成一个累赘。

    “毕竟需要进行饮食,虽然不吃饭也不会饿死,但肉体会由于饥饿而非常不适,另外作为从者进行活动的期间也会格外消耗热量,疲惫很快就会累积起来,因此不适合长时间作战。”

    贞德如此诉说。

    “只不过,这个问题在席尔薇的身上似乎不需要担心。”

    以席尔薇雅的身体能力,的确不需要担心会因为超出身体限制的活动而造成过度消耗、疲惫的问题。

    “就算是我在战斗中受了伤,那也不会对肉体的主人造成任何的影响。”贞德对着方里说道:“肉体自身的情报早已进行了备份,在我达成目的或者中途死亡的瞬间便会按照备份好的情报取回原来的姿态,根据情况甚至会强制转移至安全的场所,期间即使受到任何的伤势都会立即再生,不会产生问题。”

    换言之,贞德是想告诉方里。

    “请你尽管放心席尔薇的安全问题。”贞德直视着方里,说道:“这方面,我还是可以向你做出保证的。”

    闻言,方里闭上了眼睛。

    说实话,这个状况的发生,让方里都有些措手不及。

    方里实在是没想到,贞德居然会选择席尔薇雅作为凭依的对象,而且还成功了。

    或许,席尔薇雅之所以会在降临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不在自己的身旁,就是因为被贞德给凭依,使传送地点出了误差的关系。

    那么,席尔薇雅就没有办法作为圣杯大战的参与者参与进来了吧?

    方里还想着什么时候解决掉一名御主,再让其麾下的从者和席尔薇雅缔结契约,现在看来是办不到了。

    但与这个相比,方里更关心另外一个问题。

    “我只问你一个问题。”

    方里睁开眼睛,望向了贞德。

    “席尔薇是自愿接受你的凭依,帮你这个忙的,对吗?”

    语气,出奇的平静。

    可与席尔薇雅共享记忆的贞德却知道,这个时候,方里越是表现得平静,那就越是认真。

    因此,贞德亦以极为认真的表情,点下了头。

    见状,方里才放松了肩膀。

    “既然是席尔薇的愿望,那我也不多说什么了。”方里有些没办法的说道:“希望你帮我照顾好那个丫头吧。”

    听到这句颇为无奈的话语,贞德不由得莞尔一笑。

    这两个人,果然感情不是非一般的好。

    居然连跟自己说的话都这么相似,到了这个地步,还真让人不得不羡慕一下了。

    只是,贞德这么想,不代表别人也这么想。

    “呜…呜呜…”

    在方里背后的空间中,一个抽泣般的声音凭空出现。

    怎么说呢?

    总有种怨灵在哭泣的感觉。

    听到这个声音,方里直接无语。

    “那个…”

    反倒是贞德,有些犹豫和小心翼翼般的询问出声。

    “赖光阁下为什么要哭?”

    正在哭的人,正是保持着灵体化姿态的源赖光。

    所以,方里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反正肯定是那样吧?

    “居然认为那种不知道哪里来的女人的事情比我的事情重要…呜呜呜…妈妈难过得都快哭了…”

    不,不是快哭了,而是已经哭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