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268 黑方阵营的委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图利法斯,米雷尼亚城。

    之所以回到这里,不是因为方里想回来,而是因为尤格多米雷尼亚的使魔找到了方里,让方里过去一趟。

    看着手中燃烧而起的羊皮纸,方里一脸的不以为意。

    “应该是知道了我今天的事情吧?”

    方里在锡吉什瓦拉里做的事情,瞒得过别人,却瞒不过尤格多米雷尼亚的眼线。

    想必,黑方阵营的御主与从者已经都知晓,方里单枪匹马带着一骑从者闯进锡吉什瓦拉的教会中,发动了袭击,结果却全身而退的事情吧?

    “不过,再怎么说也不可能知道我出手将从者给打退了。”

    如果连这种程度的情报都能获取,那红方阵营的结界根本就是设假的了,随随便便都能被黑方阵营给探取到重要的情报,干脆回去洗洗睡得了。

    “也罢。”

    于是,方里重新回到了图利法斯,进入了米雷尼亚城。

    当方里来到王厅里时,一众御主和从者已经都候在了这里。

    “嗡…!”

    化作雾气的粒子中,源赖光亦是实体化现身,站在了方里的背后,充满母性的气质和温婉的氛围依旧如先前那般,脸上还是一直带着笑容,可却不再有人小看这名Berserker。

    结合早上的对话和现在的状况,或许,在场的所有人都已经将方里可以在红方阵营的大本营中全身而退的功劳都算在源赖光的身上了吧?

    同时对付七骑的从者。

    这位Berserker,真的有办法做到这种事情吗?

    一众御主和一众从者便都想着这件事情,眼神有些变幻不定。

    只有弗拉德三世,表示了由衷的赞赏。

    “余很高兴!”

    坐在王座上的弗拉德三世张开了双手,高声开口。

    “除了Saber和Archer以外,余的旗下居然还有如此优秀的将领,Berserker啊,你难道不会想要一些奖赏吗?”

    可以看得出来,弗拉德三世心情不错。

    早上的不愉快似乎已经完全被弗拉德三世给遗忘,剩下的只有对源赖光的赞赏。

    这位罗马尼亚的君主的确相当的有王者风范。

    即使对外来说是一名残酷的暴君,但能像这样接待同一个阵营的人,倒也难怪曾经有那么多人追随其抵抗土耳其士兵。

    可惜,源赖光并不吃弗拉德三世的这一套。

    “我并不是你旗下的将领,异国的王。”

    源赖光抿嘴一笑,话语间则丝毫不留情面。

    “虽然不成熟,但我也曾经是一国的将领,御赐的皇亲国戚,不可能侍奉异国之王,还请你谅解。”

    这么说着,源赖光却是突然扭捏了起来。

    “至于奖赏…”

    源赖光偷偷的瞥着方里。

    方里只觉得背脊一寒,心中涌现不详的预感。

    “呵呵…”

    源赖光掩嘴一笑。

    只是,那笑声,反倒让方里心中的不详预感更加的强烈。

    这位源氏的首领到底打算对自己做些什么?

    自己的身上,有什么是可以作为奖赏给她的吗?

    越是这么想,方里便越觉得有点不妙。

    当下,方里直接向着在场的所有人开口,转移了话题。

    “突然将我们叫回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

    仔细一看,黑方阵营的御主与从者并不是全部都到场了。

    比如Assassin的御主和从者便依旧不见人影。

    除此之外,阿斯托尔福同样不在场。

    早上,方里出发时便特地将跟过来的阿斯托尔福给甩开,没有跟他一起行动。

    那位连理性都已经蒸发的骑兵,现在又到哪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知道方里在指什么,塞蕾尼凯的表情多少带上了一丝不悦。

    “喔?”方里顿时眉头一挑,笑道:“该不会连身为御主的你都不知道自己的从者去了哪里吧?”

    仿佛被戳中了痛处一样,塞蕾尼凯的表情变得阴沉了起来,甚至咬起了牙。

    看来,这位心理变态的御主是彻底的将阿斯托尔福给记恨上了。

    只有戈尔德,不屑般的说着。

    “那种弱得不值一提的从者就别管他了。”

    以实力而言,阿斯托尔福确实是黑方阵营中最弱的一位。

    连Caster都能够通过操纵魔像来发挥出惊人的战斗力,凌驾于阿斯托尔福之上。

    或许,阿斯托尔福的实力在这一届的圣杯大战中都是最弱的一位吧?

    哪怕是知晓原著的方里都想说,除了红方的Caster以外,纯粹实力上来说,阿斯托尔福只怕真的得垫底了。

    可对于戈尔德那不屑的态度,很是有人很不满。

    “Rider的性能可以靠骑乘物来弥补,他手中的许多宝具也能在特定用场上使用,单打独斗或许会陷入劣势,但团体战的话就不一定了。”塞蕾尼凯看向了戈尔德,以让人觉得残虐的笑容,说道:“比起Rider而言,我倒是担心Saber这样的强力从者,如果被无能的御主给耽误了,那岂不是更麻烦吗?”

    “无…无能的御主?”戈尔德顿时一愣,随即怒道:“你是在说我吗?居然敢说我是无能的御主?”

    “啊拉,难道你认为自己配得上Saber这么优秀的从者吗?”塞蕾尼凯将目光转至Saber的身上,以妖艳的表情笑道:“Saber应该也差不多受够这种自大又无能的家伙了吧?”

    Saber沉默不语。

    “哼!”戈尔德则是对着塞蕾尼凯冷笑道:“别想挑拨我的从者,我早就命令过他不准说话了!”

    戈尔德的发言,不但没有让众人释怀,反倒让所有人都在心中默默的说了一句。

    “真是愚蠢。”

    居然命令自己的从者不准说话?

    戈尔德大概是为了避免重要的真名遭到泄露吧?

    可这么极端的方式,就算从者本身听从了,那也是后患无穷。

    没有言语,那就没有交流。

    没有交流,那就无法互相理解。

    而御主与从者做不到互相理解的话,在圣杯战争这样的场合中,结果除了双双败北以外,还有第二种可能呢?

    从者并不是只会听从命令的道具啊。

    过去,不知道多少御主因为无法和从者达成共识,导致退场。

    这位自大又狂妄的魔术师,只不过是在重蹈覆辙而已。

    简直,蠢到不行。

    “好了。”

    达尼克上前,结束了这场纠纷。

    目光,则是投至方里的身上。

    “这一次让阁下过来,其实是为了拜托您解决一件事情。”

    达尼克带着优雅的笑容,如此开口。

    “我们希望您能前往接应Assassin。”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