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271 走向被歼灭的道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哒!”

    清晰的脚步声落下的瞬间里,源赖光便已经是闪至戈尔德的面前了。

    接下来,源赖光只需要挥下手中的刀,戈尔德便会当场身死。

    一介魔术师,在从者的面前根本不可能有反抗之力。

    更何况,源赖光在从者之中都是位于顶尖的水平,连阿喀琉斯都在其手中讨不了好,迦尔纳亦是将其视为这场圣杯大战中的劲敌。

    面对这样的顶级从者,魔术师实在太弱小了。

    因此,当那把迅猛如雷霆般的太刀落下以后,戈尔德或许连自己被杀死的事实都无法理解,便会陷入永恒的黑暗中。

    然而,源赖光却是没有挥下刀。

    “哎呀…?”

    像是惊讶一般,源赖光蓦然退了一步。

    “嗤————!”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一根箭矢划破了空气,似子弹一样的掠过源赖光的身前。

    箭矢的释放者是Archer。

    只见,这位站在菲奥蕾的背后的草原男子,正架起了一张不起眼的木弓,对准着这边,眼中流露着静谧的光辉。

    “请住手吧。”

    Archer没有看向源赖光,而是仿佛意识到真正做决定的人是方里一样,注视向了方里,沉声开口。

    “圣杯大战才刚刚开始,同一个阵营的御主和从者产生冲突,那实在是太不理智了。”

    知性的口吻,让人想到的便是执鞭的老师的教导一样,充满了说服力。

    而这个时候,真名为齐格飞的Saber已经闪身至自己的御主面前,架起银色的大剑,沉默的将满脸呆滞加满头大汗的戈尔德给护在身后,看向源赖光的目光中流露出如临大敌般的郑重。

    那也是当然。

    虽然不知道源赖光使用了什么手段,但自己的不死身在源赖光的面前似乎起不了效。

    既然如此,那就意味着源赖光能够威胁到齐格飞。

    这不得不让齐格飞认真起来。

    至于Caster的话,那早就带着罗歇退至角落,像是打算完全置身事外一样,默默的旁观着。

    菲奥蕾与塞蕾尼凯两位御主则仿佛现在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俏脸紧绷。

    连达尼克的眉头都皱了起来,上前一步,高声开口。

    “请各位冷静,现在并不是能够起冲突的场合!”

    那声音,虽然充满严厉和威严,使戈尔德都浑身一颤,但对方里可起不了作用。

    方里就像是失去了兴趣一样,对着源赖光说了一句。

    “退下吧。”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便是让源赖光身周缭绕的冷彻武人氛围收敛了下去,恢复到温婉如水般的状态,退了下去。

    方里则是转过头,看向了达尼克,撇嘴一笑。

    “我说,族长大人,该是时候给Saber换个御主了。”

    “不然,号称圣杯战争中最强的职介,那可真的得被一个无能的魔术师给糟蹋了。”

    “当心,尤格多米雷尼亚会因为这样落败,走向被魔术协会给歼灭的道路喔?”

    留下这种让在场的御主们纷纷动容的话语,方里才挥了挥手,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走出了王厅。

    直到方里离开,源赖光才微微一笑,闭上眼睛,在化作雾气的粒子中灵体化,消失在了原地。

    “啪…”

    这时,戈尔德才像是断了线的人偶一样,瘫坐在地面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那个样子,简直就像是刚刚差点溺水身亡一般,让恐惧心冲上了心头,险些崩溃。

    看着戈尔德的这幅德行,菲奥蕾的心中只有同情,塞蕾尼凯和罗歇则是多少流露出一丝轻蔑。

    让这样的家伙召唤出Saber的从者,的确是一种浪费。

    只是,齐格飞却对自己御主的丑态视而不见一般,依旧沉默着待在其身边。

    这位屠龙的大英雄还是遵照着自己的御主的命令,绝不开口说话。

    可惜,那到底是不是忠诚便不知道了。

    一场闹剧,让整个王厅的氛围变得有些沉重了起来。

    “王…”

    达尼克向着从刚刚开始便一直饶有兴致的看着事态的发展的弗拉德三世低声唤着。

    “嗯。”

    弗拉德三世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完全没有改变,带有一丝愉悦的模样,这般开口。

    “连Saber都被Berserker给压制了,果然是一个人才啊。”

    感情,弗拉德三世根本就没有将刚刚的冲突当做问题,反倒对源赖光的实力感到极其满意。

    看着弗拉德三世的这个样子,达尼克一下子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应该说弗拉德三世大度呢?还是应该说他残酷?

    对于弗拉德三世来说,黑方阵营的从者便是其手足,其麾下的将领,可对麾下的将领的冲突却视而不见,真不知道到底是心胸宽阔到可以原谅一切,还是性格残酷到对部下的生死满不在乎了。

    考虑到弗拉德三世的性格,应该还是前者居多吧?

    毕竟…

    “余啊,为了从土耳其人的手中保护这个国家,耗费了半生心血,尽管妥善的处理了身为王所能做的一切政务,但还是留有缺憾。”

    弗拉德三世像是感到怀念一样,喃喃出声。

    “因为,余缺乏能够托付全军的一骑当千的将领。”

    确实。

    在弗拉德三世的麾下,并没有卓越到足以成为英灵的存在。

    “现在,余终于得到了无可替代的人才,其中,不但有尼伯龙根的屠龙英雄,还有希腊的大贤者,如今又出现了这么一名连Saber都能凌驾的从者,余真是觉得感动。”

    弗拉德三世从王座上站起了身,望向了Archer。

    “Archer哟,在身为贤者,教导出众多英雄的你看来,那个从者如何呢?”

    闻言,手中握着弓的Archer抬起头来,迎向了弗拉德三世的视线。

    “无可挑剔。”

    然后,Archer便是极为认真的给出了这样的评价。

    “身为狂战士之从者,却能保持那般精妙的剑术和高超的身手,再加上能够贯穿Saber的不死身的素质,还有携带有神性的雷电,那位从者,只怕能够与我教导过的最优秀的弟子,斩杀过九头蛇,克服过众多难以想象的苦难,最终被列入神位的大英雄,那位赫拉克勒斯相匹敌。”

    来自Archer的评价,令得弗拉德三世极其满意。

    “很好!”弗拉德三世向着一旁的达尼克说道:“无论如何,满足那两人的一切条件!”

    “……是。”达尼克低下了头,应了下来。

    眼神,不断的变换着。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