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273 做出那样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次日,清晨。

    方里才刚刚醒来,便发现自己枕着的事物太过于柔软,根本不是枕头的触感,眼前的视野亦是被一阵漆黑给覆盖,钻入鼻尖的气味更是携带着些许的热量,让人怦然心动。

    “呵呵…”

    然后,熟悉的笑声便是传入方里的耳中。

    方里半眯起了眼睛。

    不用想都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

    再怎么说,昨天已经有过这样的经历。

    “……又是膝枕吗?”

    “是~”

    “……「怎么在我没有发现的情况下做出这些事情」——这样的问题似乎也不需要问了吧?”

    “是~”

    “……该不会以后每天都得这样?”

    “是的呢~~”

    “……我突然以后不想睡觉了。”

    “那可不行喔?妈妈会哭的喔?”

    简短的对话,让方里不知道为什么有种自暴自弃的冲动。

    特别是源赖光还补充了这么一句。

    “御主昨天可是跟不少碍眼的虫子相处得很要好呢,连虫子都能温柔对待的御主应该跟妈妈更亲近不是吗?”

    这样的话语,就从一脸笑容的源赖光的口中传出。

    可惜,那话语,明明婉柔得有如一名优雅的贵妇,却莫名其妙的给人带来一种惊悚感,仿佛只要说一句「不是」就会被杀掉一样,令人不寒而栗。

    这让方里再一次意识到,自己真的召唤了一个不得了的人物。

    强力是很强力,但终究还是狂战士啊。

    (虽说本来打算召唤出Berserker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应付的准备…)

    然而,那种准备基本上完全没用。

    毕竟,源赖光并不是会失去理智,不听指挥,随便乱来,反倒非常的冷静又具备知性,跟方里之前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本来还打算在Berserker失控的时候就直接用武力来压制,再用令咒进行束缚。

    这种做法,在源赖光的身上却是彻底的失去了用武之地。

    总不能告诉人家「你的爱太沉重了,所以我要打你」吧?

    那失控的只怕不是Berserker了,而是方里这个御主。

    “算了…”

    方里叹息了一声,翻身从源赖光的身上起来。

    这让源赖光都闹起了别扭。

    “明明可以再多睡一会,让妈妈摸摸你的…”

    后面的话,方里没有去听。

    感觉去听的话一定会失去什么很重要的东西,方里有这种强烈的预感。

    于是,在源赖光嘀咕着什么的时候,方里抬起手来。

    手背上,由三道闪电构成的类似牛头的令咒呈现殷红的色泽,刺激着人的眼膜。

    而手腕上所佩戴的镶嵌有十二块宝石的手镯上,其中一块宝石已经变得有点黯淡了下去。

    “昨天的一战消耗了不少的魔力啊。”

    方里自言自语般的说着。

    “因为解放了宝具的关系吗?”

    在对战阿喀琉斯的时候,源赖光曾一度解放了宝具。

    如果不是因为这样的话,就算前后经历了与阿喀琉斯、齐格飞和那名充满野性的女猎人的一战,魔力也不会消耗得这么快的。

    现在,这块玛纳矿石已经消耗了近一半以上的魔力。

    若是今天还发生了战斗,那估计就会消耗殆尽了吧?

    在方里这么想着的时候,正坐在床上的源赖光亦是将身体微微前倾,这般开口。

    “昨天的宝具并没有完全解放,而且时间很短,魔力的消耗应该没有那么剧烈才对。”

    的确。

    昨天与阿喀琉斯的一战中,那如暴风般的一射并不是源赖光的宝具的全部威力,只是部分威能而已。

    即使是这样,阿喀琉斯依旧得使出全力来抵抗。

    可想而知,源赖光的宝具绝对不凡。

    就像之前所说的一样。

    “如果能够使用宝具的话,只要对方没有同规格的宝具,同时对付七骑,也不是没有可能。”

    就是这么回事。

    方里也是这么想的。

    以源赖光的宝具的规格,若是红方阵营的从者不解放宝具来抵抗的话,就算七骑全出,或许源赖光都能够抗得下来。

    哪怕其中有迦尔纳这名规格外的从者,如果他不使出宝具的话,同样奈何不了源赖光。

    不过这本来就没有可比性吧?

    宝具本来就是从者的王牌。

    一方使用宝具,一方不使用宝具,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是再弱的从者都有可能战胜另外一方。

    源赖光的宝具固然也非常强力,想战胜红方阵营的从者,单打独斗的情况下,哪怕是阿喀琉斯这位顶级的从者都会败下阵来吧?

    除了迦尔纳。

    那名施舍的英雄,算是真真正正的大敌。

    至少,对于源赖光来说是这样的。

    所以,方里还是向着源赖光询问了一声。

    “你真的打算与红方的Lancer决一胜负吗?”

    如此询问,换来的只是一个意料之中的回答。

    “对不起,御主。”

    源赖光垂下眼帘,有些伤脑筋般的说了。

    “我们的因缘注定了会有一战,还请御主谅解。”

    这么说着,源赖光的口吻中也是充满了不安。

    “我知道这样很任性。”源赖光看着方里,以近似于恳求般的语气说道:“但是,还请你千万别讨厌我,不然的话,我…我…”

    说着说着,这位浑身充满包容力与母性的源氏首领突然热泪盈眶,浑身颤抖。

    那副模样,就像是遭遇到了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噩梦的袭击一般,随时都有可能伤心到晕厥过去。

    “好好好,我知道了,求你别哭。”方里受不了般的说道:“我不会讨厌你的,这样行了吧?”

    “真的吗!?”源赖光立即雨过天晴般露出充满希望和希冀的表情,并急切似的说道:“就算我趁着你睡着的时候做出那样的事情,你也不会讨厌妈妈吗?”

    你到底做了什么事情!?

    方里差点就喊出来了。

    但或许是觉得答案太可怕了,方里的本能让他及时制止住冲动,选择了闭嘴。

    可心中还是有些欲哭无泪。

    感觉,以后真的不敢再睡觉了。

    这个时候,方里的门突然被敲响。

    “打扰了。”

    一名人造人走了进来,面无表情的向着方里开口。

    “客人,菲奥蕾大人请你过去一聚,说是有要事与你商量。”

    人造人的通报,让方里和源赖光都产生了反应。

    只是,两人的反应却不同。

    源赖光的表情是突然沉了下去。

    方里则像是心有所感般,直接对着源赖光说了一句。

    “你可别因为女孩子来邀请我就砍人,不然我就不带你过去了。”

    “不行!绝对不能让御主跟纠缠过来的虫子独处!我会控制好自己的!”

    源赖光泪目了。

    这家伙,果然想砍掉人家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