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277 可若是不是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杀人事件。

    这样的事件,在全世界的范畴内,每天都不知道会发生多少次。

    可方里与菲奥蕾却均都认为。

    这一次的事件,大概就是Assassin做下的好事了。

    那不仅仅是因为Assassin就在这座都市里。

    更重要的原因,在于尸体的状况。

    心脏被挖走。

    这种做法,实在太值得深究了。

    “Archer。”

    菲奥蕾在心中向着自己的从者发出念力通话。

    “你也认为是Assassin做的吗?”

    话音才落下,喀戎的声音便是在菲奥蕾的心中响起。

    “可能性很高。”喀戎以认真的口吻,向着菲奥蕾说道:“一般人犯下的杀人事件,挖走心脏这样的行为是无意义的,除非出于个人的恶趣味,魔术师的话倒是有可能,将人的心脏作为研究魔术与开发魔术的素材的做法并不罕见。”

    “可魔术师的话,那是绝对不会留下尸体的。”喀戎极为肯定的说道:“为了隐匿神秘,魔术师不能在人世引起太大的骚动,如果是为了研究魔术暴露神秘,那更是不可能。”

    这样一来,凶手是从者的可能性便很高了。

    “毕竟,对于身为灵体的我们来说,吞噬人的灵魂和生命力可以用来补充魔力。”喀戎低声说道:“而在从者的大脑和心脏的位置便有灵核的存在,若是吞噬掉人的心脏的话,得到的魔力应该也能进行更高效率的吸收。”

    所谓的灵核,指的是从者的要害。

    从者在被召唤出来时,会先形成灵核,然后以灵核为中心形成身体,从而得到现界。

    灵核被击穿的情况下,那无论如何,这名从者都没救了。

    反之,只要灵核没有被击穿,那靠着提供大量的魔力,无论是多么严重的伤害都可以恢复过来。

    而从者的灵核便位于大脑和心脏的位置。

    “如果这真的是Assassin做的的话…”喀戎就像是打算扼杀自己的感情一样,这般说道:“那些被挖走的心脏,估计已经被吃了吧?”

    菲奥蕾沉默了下来。

    背脊上,则是窜过一丝丝的寒意。

    或许是被这种寒意驱使,菲奥蕾这么说道:“但如果是Assassin的话,他的御主是不会允许这种事情的,也没有必要做这种事情。”

    再怎么说,黑Assassin的御主都是尤格多米雷尼亚的魔术师。

    菲奥蕾也不是没有见过那名魔术师。

    “那位先生是一名标准的魔术师,可以不择手段,但为了隐匿神秘,同样不会留下尸体。”菲奥蕾这般说道:“况且,有尤格多米雷尼亚的魔力分流技术,魔力都由人造人进行提供的话,黑Assassin根本不需要去吞噬人类吧?”

    这个问题,回答的人不是喀戎,而是仿佛看穿了两人在进行念力通话,乃至通话的内容都看穿了的方里。

    “如果Assassin的御主还是尤格多米雷尼亚的魔术师,那当然是这样。”方里蓦然一笑,对着菲奥蕾说道:“可若是不是呢?”

    菲奥蕾顿时愣住了。

    Assassin的御主不是尤格多米雷尼亚的魔术师?

    这是什么意思啊?

    “不用想太多。”方里无视了菲奥蕾的反应,轻描淡写般的说道:“不管怎么样,犯人是Assassin的可能性很大,就算不考虑这样做的好处也无所谓,既然黑Assassin是那个杀人魔,那无视御主的命令,只为了满足自己的杀人欲望而出来狩猎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极其具备说服力的话语,让菲奥蕾再也无话可说。

    因为,对于黑Assassin的真名,菲奥蕾亦是已经有所了解。

    在Assassin的御主前往极东进行召唤时,那名御主就已经向尤格多米雷尼亚透露了其会召唤的从者的身份。

    考虑到这名从者的来历,菲奥蕾也无法反驳方里的说法。

    “我看,尸体我们也不需要进去查看了。”方里瞥了小巷的方向一眼,这么说道:“如果动手的是Assassin的话,那我们也找不出线索来,如果不是,那就跟我们完全没有关系了。”

    这也是极具说服力的话语。

    不过,菲奥蕾还是这么认为。

    “如果使用魔术,应该能够知道一些什么。”菲奥蕾表情认真的说道:“我的专长是降灵术和人体工学,或许能够再现死者残留的思念,也能够在尸体的身上找出一些什么来。”

    “也对。”方里点了点头,语锋却是突然一转,说道:“不过,在那之前,是不是该解决一下那个一直跟着我们的家伙比较好?”

    “唉?”菲奥蕾不由得怔了怔。

    直到惊慌失措的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

    “你…你干什么…!?放开我…!”

    “啊拉,不能随便反抗喔?”

    伴随着这样的对话声,两个人开始接近了过来。

    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实体化的源赖光正拎着一个少年,笑吟吟的走了过来。

    看到那充满包容力的女性穿着盔甲,佩戴太刀与弓箭,并以超常的臂力拎着一名少年走过来,周围的行人均都吓了一跳。

    而菲奥蕾则是在看到那名少年的第一时间里,一对眼睛陡然睁大,并掩嘴惊呼。

    “考列斯…!?”

    显然,菲奥蕾认识这名少年。

    ……

    这里是一个昏暗的房间。

    房间里,一对母女正依偎在一起,一个面带安详的笑容,一个面带幸福的表情,陷入到睡梦中。

    但没过多久,女儿便是开口了。

    “妈妈,有客人来了喔?”

    那是天真无邪的清脆声线。

    听到这个声音,母亲亦是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客人?”

    与天真无邪的女儿不同,这是与源赖光较为接近,充满包容力和母性的声音。

    对于这个声音产生依恋的女儿,一边在母亲的怀中蹭了蹭,一边继续以清脆的声线开口。

    “似乎是御主,而且还有从者。”

    女儿的话,让母亲先是吃惊了一下,随即沉吟了起来,喃喃道:“来得这么快吗?”

    “嗯!”女儿用力的点下了头,说道:“妈妈,该怎么办呢?”

    “就算你问我,我能够给出的建议也很少喔?”母亲温婉的笑了笑,说道:“小杰克准备怎么做呢?”

    闻言,女儿露出了思索的表情。

    最后,思索的表情化作了纯真的笑容。

    “总之,先试试看能不能杀掉吧!”

    就这样,说出了残酷的话语。

    对于这样的女儿,母亲却一点都不觉得惊讶,反而鼓励般的摸了摸她的脑袋。

    “嘻嘻…”

    女儿的笑容顿时变得开心了起来。

    仔细一看。

    在旁边的一个柜台上,正放置着一个盘子。

    上面,沾满着血液的心脏被盛放着,散发出浓郁的血腥气息。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