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279 做些什么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考列斯的到来,并没有能够改变什么。

    就像菲奥蕾所说的一样,在这场圣杯大战中,考列斯完全就是累赘,是不应该来到这里的。

    对此,考列斯自身也有自觉。

    “我会用我自己的方式来看看能不能派上用场。”

    留下这样的话语,考列斯便直接离开。

    看着没有任何犹豫的离开的弟弟,菲奥蕾几次张了张嘴巴,打算说些什么,最后却都放弃。

    可以的话,菲奥蕾想劝考列斯回去。

    但看考列斯那个样子,似乎也不会乖乖听话。

    既然如此,至少别让他乱来。

    这么想着,菲奥蕾放弃了劝说。

    不过,在方里看来,考列斯的确有来到这里的价值。

    就像其所说的一样,菲奥蕾还是有着实力以外的不足之处,若是没有考列斯在旁边支援,估计真的会寸步难行。

    倒也不是说菲奥蕾实在太笨,只是性质上的欠缺,让菲奥蕾缺乏一些对正常情况下的判断力与理解力而已。

    这方面的话,考列斯便能够完美的补足。

    这位欠缺才能的弟弟,头脑反倒相当的灵活,作为一名魔术师来说,那也比菲奥蕾更优秀。

    如果方里没有来到这里,考列斯应该能够起到不小的作用。

    可惜,方里既然来了的话,那考列斯估计就真的没有用武之地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源赖光和喀戎都开始了行动。

    “虽然不知道能起到多少的用处,但还是到周围去侦察一圈吧。”

    这么说着的喀戎便是直接灵体化离开。

    本来,弓兵便有着作为侦察兵的一面,以喀戎所拥有的千里眼和心眼两个技能,再加上其本身的睿智,其侦察能力是值得期待的。

    这方面的话,源赖光虽然没有技能的辅助,可拥有着成为archer的资质的这位优秀的将领同样有这种能力。

    只是…

    “我就留在这里,再怎么说也不能让御主和纠缠上来的虫子独处。”

    本人以温柔的语气说着这样的话,让菲奥蕾的表情直接僵住。

    于是,方里干脆将这个动不动就将自己身边的异性当成虫子来看待,还随时有拔刀的危险的从者给赶走,让她同样出去做侦察。

    “怎…怎么这样…!?不可以!不能连一名从者都不留下来做防卫!”

    源赖光的这个说法倒是也能让人认同。

    不管怎么说,一般情况而言,留一名从者下来保护两名御主都是很有必要的事情。

    这位源氏首领如果一开始就这么理智的提出谏言的话,那也不至于会被赶走。

    可由于根本的动机还是不纯,方里无视了对方那差点快哭出来一样的表现,无情的将其赶了出去。

    得知已经没有办法挽回的源赖光只能双眼含泪,一边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一边不断的嘱咐。

    “如果发生了什么状况,请立即用令咒召唤我,到时候,不肖赖光,无论是在什么时候都会化身为剑,斩杀所有纠缠御主(儿子)的虫子。”

    说完,源赖光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眼看着源赖光灵体化消失,方里真的松了一口气。

    连菲奥蕾都用着难以言喻般的表情,对着方里说道:“先生还真是召唤了一名非常有趣的从者。”

    “毕竟是berserker啊。”方里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说道:“比起完全没有理智,只会随便乱来的狂战士,这应该算是很好了吧?……大概……”

    “这倒也是。”菲奥蕾微微一笑,像是感到无奈般的说道:“只是,真希望那位从者能够放松一点对我的戒心,我也不会对方里先生做些什么。”

    “很难说喔?”方里摊了摊手,说道:“不管是你对我做什么,还是我对你做什么,我的那位从者都会暴走的。”

    “这样的话那就更不需要担心了不是吗?”菲奥蕾不明所以般的说道:“方里先生也不会对我做什么啊。”

    “喔?”方里眉头一挑,看向了菲奥蕾,笑道:“你怎么那么有信心能够肯定我不会对你做什么呢?”

    “因为先生不是那种人吧?”菲奥蕾迎着方里的视线,带着恬静的笑容,道:“能够对我说出在这个世界里可以保持人性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的人,肯定不会无缘无故就对我动手。”

    那与其说是信任,不如说是判断。

    菲奥蕾自然还没有天真到认为方里是一个善良的人。

    倒不如说,从之前面对杀人现场时的语气,以及对众人展现出来的态度来看,方里就算是一个比魔术师更残忍的人都不奇怪。

    但菲奥蕾的话还是能够多少做出一些判断。

    判断方里在什么样的状况下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

    在菲奥蕾看来,方里没有对自己动手的理由。

    至少,现在是没有的。

    然而,菲奥蕾却是误会了一件事情。

    “该说你的确很不谙世事呢?还是非常的单纯呢?”

    方里来到了菲奥蕾的面前,弯下身,看着自己眼前这个怔然的少女,嘴角掀起一丝弧度。

    “这里指的「做什么」可不是那个意思喔?”

    如此说着,方里就像是想暗示什么一样,伸出手,在菲奥蕾的俏脸上轻轻的抚动了起来。

    那轻佻的动作,让菲奥蕾终于是意识到了什么,俏脸猛的变红。

    “难…难道…”菲奥蕾满脸通红般的嘀咕道:“做…做什么的意思是指…”

    “嘛,到底是做什么呢?”方里戏谑般的对着眼前的可爱少女笑道:“不如,你来猜猜看?”

    说着说着,方里便是将在少女的俏脸上轻抚着的手滑至其嘴唇上。

    然后,在菲奥蕾慌乱的眼神中,将一根手指探入其口中。

    “唔…呜…!?”

    少女饱含不可思议的咽呜声响了起来。

    探入其口中的手指,直接撬开了小小的牙关,抵住了柔软的舌头,缓缓的搅动了起来。

    “唔…啾…!?”

    菲奥蕾被动的承受着突如其来的袭击,感受着在口中搅动的手指,一时之间竟是忘记了抵抗,眼神中充满了惊慌失措。

    不知道过去多久以后,湿润的手指才从菲奥蕾的口中取了出来。

    “哈…哈…”

    菲奥蕾的呼吸变得紊乱而起。

    “现在知道了吧?”

    方里望着眼前的少女,玩味般的笑了笑。

    “所谓的做些什么,指的就是这种事情喔?”

    听到方里的话,菲奥蕾心中的羞耻心直接爆炸。

    “我…我去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做的事情!”

    下一秒钟,菲奥蕾红着脸,慌慌张张的推着轮椅离开了。

    方里好笑的目送少女的离去。

    “真是纯情。”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