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284 不过是个错误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好痛…”

    在体内来回窜动的冲击,让单膝跪在地面上的杰克不由得发出了充满茫然的声音。

    “好痛喔,妈妈…”

    那可怜的模样,足以引起任何一个人的怜悯心。

    这样的杰克便捂着手臂,抬起头来,看向了前方。

    在那里,方里提着月刃,带着冷静无比的表情,缓缓的向着杰克靠近着。

    杰克的话是能够感觉到的。

    方里的身上,流露出了惊人的杀气。

    “为什么…?”

    看着这样的方里,杰克低声呢喃着。

    “为什么要弄疼我…弄疼我们…?”

    史上最有名的杀人鬼这样子向着方里发出了质问。

    “我们的话是能够感觉到的喔?”

    “你,跟我们是同类啊…”

    猎奇杀人鬼便说出了这样的话。

    是的。

    方里与杰克是同类。

    因为,两人都是杀人鬼。

    那不是身份上的问题,而是本质上的问题。

    有一些人,生来便注定与众不同。

    这与众不同的方面可以是多种多样。

    人们将其称之为才能。

    而方里与杰克便都是天生的杀人鬼。

    对于这两个人来说,没有比杀人更厉害的本事。

    这就是所谓的————「同类」。

    可是,方里却是否决了。

    “别把我跟你混为一谈。”

    方里站在杰克的面前,居高临下的望着这个幼小的少女,漠然出声。

    “也许,对于我们来说,杀人的确是可以面不改色的去做,甚至做得比任何人都擅长的事情。”

    但是,方里与杰克是不一样的。

    “有人将杀人视为工作,有人将杀人视为娱乐,有人将杀人视为必不可少的存在方式,也有人将杀人视为罪恶、邪恶与最大之恶,却还是抱着不得已的想法,将这一行为继续下去。”

    “我虽然很擅长杀人,乃至擅长杀死任何的事物,哪怕是此世的所有存在,那我都能确实的杀死。”

    “可我不会无缘无故去杀,更不会为了兴趣就去杀,想杀死什么事物的话,那就必须抱着明确的目的去杀死对方,不然的话,与其当人,还不如去当个单纯的杀人机械就好了。”

    说着这样的话语,方里将目光瞥向了杰克。

    “但你是不一样的吧?”

    别人不知道眼前这个幼小的少女的底细,方里难道还会不知道吗?

    熟悉原著的方里知道,开膛手杰克之所以会那么脍炙人口,原因就是有着压倒性的谜团。

    世人不知道开膛手杰克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甚至连性别都没有办法确认。

    这个特性,致使「开膛手杰克」这样的从者亦是以复数的形式存在着。

    换言之,开膛手杰克并不仅仅只是一个人。

    根据不同的职阶或者是不同的土地,被召唤出来的开膛手杰克也会出现不同的变化,属于完全不一样的个体。

    对于圣杯而言,除非真正的开膛手杰克的身份被确立,否则召唤出来的开膛手杰克就会不停产生变化。

    比如,以Assassin的职介被召唤的开膛手杰克和以Berserker的职介被召唤的开膛手杰克将会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而这一次,以Assassin的职阶被召唤的开膛手杰克,其正体乃是在伦敦的白教堂区中,众多被妓女堕胎导致夭折而死的孩子们怨灵的集体体。

    眼前的少女,不应该称之为「她」,而是应该称之为「她们」才对。

    从来没有存活过的「她们」的怨灵集合成了这一名从者,并为了实现愿望而被召唤。

    所以,源赖光才会在杰克的身上察觉到异常。

    因为,这个从者就是怨灵的集合体,类似于鬼和魔之类的存在。

    而「她们」的愿望,便是想抹消自己被生下来便死去的命运。

    “既然一生下来就会死,那「我们」就不应该被生下来!”

    抱着这样的怨恨与怨念,怨灵们想回到母亲的肚子里。

    这样的「她们」同样没有任何的理性可言,留下来的只有纯粹的对整个社会的怨恨跟杀意。

    “你杀人是不需要理由的,你只是纯粹的将杀人当做本能,因为你最终的目的是连自己都杀死,对于你,对于你们来说,杀人只不过是像吃饭跟呼吸一样的东西,不会对这一行为抱有疑问,更不会对这一行为抱有罪恶,就是单纯的、纯粹的将其视为一个行动。”

    方里有些怜悯般的对着杰克说着。

    “没有意义的杀人者连机械都算不上,更算不上是一名杀人鬼,不过就是个错误而已。”

    “所以,我跟你绝对不是同类。”

    斩钉截铁的话语,让杰克那稚嫩的面容微微扭曲。

    “……是吗?”

    杰克垂下了头,低声开口。

    “你也打算拒绝我们,认为我们不应该出生在这个世界上吗?”

    杰克的口吻,携带的不是天真和邪恶,而是纯粹的怨恨。

    那就是这个从者的本质。

    对此,方里的回答也非常无情。

    “没有人是不应该出生在这个世界上的,哪怕是以「死」作为结局而被诞生下来的你们也一样。”

    方里冷静的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但是,作为怨灵集合体而诞生的你就不一样了。”

    “如果你的愿望是回到母亲的体内的话,那么,我的确可以这么告诉你。”

    “你不应该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如此话语,成为了压垮方里和杰克之间的僵持的最后一根稻草。

    杰克猛的抬起了头。

    “唰————!”

    冰冷的刀刃化作了寒光,直奔方里的喉咙。

    “锵————!”

    清脆的交击声中,锋利的武器立即被斩断,使半截的刀刃飞向了半空。

    然后,残月似的匕首便是蓦然落下。

    “铮————!”

    就在月刃落下的瞬间里,一阵刺眼的光芒覆盖住了杰克娇小的身体。

    “噗哧————!”

    紧接着,肉体的撕裂声便是响了起来,让鲜血洒向了四周。

    “呜…!”

    杰克的痛吟声残留在了这个空间中。

    旋即,开膛手杰克便是消失不见了。

    方里皱起了眉头。

    看着空无一人的前方,方里撇了撇嘴。

    “被令咒给召唤回去了吗?”

    开膛手杰克的御主,果然是一个非常机灵的人啊。

    不过…

    “最后那一刀,我的确砍中了。”

    方里抬起头来。

    眼中,冰蓝色的光泽依旧在闪烁着。

    “那可不是能够随随便便就恢复过来的喔?”

    在方里这么自言自语着的时候…

    不远处的一栋建筑物的顶端,一名女猎人已经张弓搭箭,对准了他。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