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286 祈求灾厄的箭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果然,区区的assassin不可能是那个人的对手吗?”

    在离方里与杰克所战斗的所在地足足有一公里以上的距离外的一栋建筑物顶端。

    身着翠绿色衣装的女猎人正无比冷静的看着前方的战况。

    “虽然没有想到assassin居然是那样的小孩子,但既然踏入了战场的话就没办法了,这就是从者的宿命。”

    说着这样的话语,红archer举起了手中的弓,对向了前方。

    眼神,逐渐的变得锐利了起来。

    对于红archer来说,无论是什么样的生命都是一视同仁的存在。

    在拥有着残酷的生存法则的森林中,只有强者与弱者的区分、捕食者与被捕食者的区分以及能吃和不能吃的区分而已。

    这种类似于野兽般的思维方式,正是红archer的基本理念。

    毕竟,红archer虽然出身于王室,却因为生为女性而不被需要,进而被自己的父亲遗弃在了山上,从小在山中长大,即使靠著与生俱来的才能迅速的提升了自己的实力,依旧像山中的野兽一般,拥有着优胜劣汰的观念。

    真名为阿塔兰忒,乃是希腊神话中以骏足闻名,拥有着过人脚力的女猎人。

    狩猎女神阿尔忒弥斯见她被舍弃在山上,于心不忍,因此让母熊对她进行喂养,让她活了下来。

    她亦是被选为了名为阿尔戈号的远征船的一名成员,与伊阿宋、赫拉克勒斯等英雄一起前往无边大海的另一端,寻找金羊毛。

    她还曾经参与过糟蹋了名为卡吕冬的国家的庄稼和牲畜的魔猪的围歼,与众多的英雄一起,合力将其射杀。

    她的父亲最终因为她的名声,将其招了回来,却将其当做政治婚姻的筹码,让被逼无奈的她向全世界的英雄许下「只与能够在赛跑中跑赢她的求婚者结婚,输了就得被杀死」的誓约,让许多有名的英雄都折在其手中。

    论名声,阿塔兰忒或许不如阿喀琉斯。

    可是,只论脚力的话,曾经无人能够在赛跑中跑赢她的这名女猎人,却绝对不会逊色阿喀琉斯太多。

    因此,阿塔兰忒拥有着即使在英灵中都属于顶尖的移动速度,弓技亦是极为精湛,远程狙击威猛,即使是近身战也能用弓箭来进行应对。

    而阿塔兰忒手中所持的弓,更是狩猎与月的女神阿尔忒弥斯所赐予的武器,不但可以透过魔力来控制箭矢的轨道,拉弓至全满以后,箭矢的威力将会被提升至a级,若是再附加上魔力的话,破坏力更是等同飞弹,连防御力顽强的迦尔纳都无法忽视。

    现在,阿塔兰忒便将手中由女神所赐予的天穹之弓拉至全满。

    搭在弦上的箭有两支。

    对准的目标虽然是那个曾经将其压制的男人,可真正的方向却是天上。

    在那里,有着散发出朦胧的月光的月亮。

    已经有过前车之鉴的阿塔兰忒知道,想对付那个男人,只凭借将弓拉至全满是不够的。

    这一点,言峰四郎也有自觉,所以只给了阿塔兰忒一个指示。

    “如果有机会的话,可以尝试一击。”

    一击过后,无论成功与否,言峰四郎都会让阿塔兰忒的御主使用令咒,将其召唤回去。

    所以,阿塔兰忒这一击,将使出全部的力量。

    亦即,解放身为王牌的宝具。

    “————以吾之弓矢,向阿波罗与阿尔忒弥斯请求加护————”

    耀眼的光辉在两支箭矢上闪烁而起。

    阿塔兰忒的宝具并不是弓,亦不是以弓射出去的箭。

    这两者都只不过是解放其真正的宝具的触媒,让「把箭装上弓弦射出去」这个术理本身成形的东西而已。

    阿塔兰忒的宝具乃是以射出的箭作为书信,向太阳神阿波罗与月之女神阿尔忒弥斯请求得到的加护。

    两者,一个是弓箭之神,一个是狩猎之神,将会在收到阿塔兰忒的请求的瞬间,降下破灭的灾难。

    也就是说,阿塔兰忒在做的事情非常简单。

    那就是…

    “————奉上这一灾厄————”

    于是,汇聚着浓郁的魔力的箭矢被释放,描绘着如同流星一般的轨迹,穿过云层,没入了夜空。

    这一个瞬间,阿塔兰忒的宝具解放了。

    其名为——

    “诉求的箭书(strophe)!”

    宝具的真名被解放的那一个瞬间,夜空陡然绽放出刺眼的光彩。

    紧接着,灾难便是降临了。

    那是无数的光箭。

    光之箭矢如同倾盆大雨一般的落下,瞬间便是笼罩住了布加勒斯特的一角。

    “嘭嘭嘭嘭嘭————!”

    爆炸,接连的产生。

    只见,被光之箭雨所笼罩的那一片区域,犹如遭受到了猛烈的炮火的袭击一样,不断的产生着冲击。

    从天而降的箭雨击向了大地,破坏了街道,像是无数的炮弹一般,掀起阵阵劲风和冲击,无情的摧毁着一切。

    那是等级为b的对军宝具。

    在那无情的光之箭雨之下,仿佛不容许任何的生命存在一般,令得一栋栋的建筑物的顶端都被一点一点的破坏,碎石跟瓦砾宛若子弹般的跟着沙尘一起卷了起来,看上去异常壮观。

    而做下这一切的阿塔兰忒却只是冷漠的看着。

    然后,即不等待破坏的结束,亦不确认目标的生死,极为果断的一个纵身,以惊人的脚力跃开。

    “铮————!”

    下一秒钟,阿塔兰忒身周的空间被扭曲,让这名从者消失在了这里。

    只剩下无数的光雨,依旧在降临。

    ……

    另一边,源赖光亦是清楚的看到了那象征着破灭的箭雨笼罩而下,将布加勒斯特的一角给化作死亡的领域的一幕。

    “御主…”

    看着那不断的洒下的箭雨,源赖光的眼中不由得浮现出些许担忧的情绪了。

    但源赖光的对手并不允许她像这样东张西望。

    “哈哈哈哈!压制者都是傲慢的!就算身处战场也只会进行俯瞰!不将目光放在我们的身上!这种感觉…!这种感觉…!到底是多么的令人屈辱和不甘!”

    发出这样的大笑声,如同巨大的肉块一般的战士像战车一般的突进而来,手中所握着的乃是与其说是武器,不如说是铁块的小剑,犹如暴风一般的横扫而来。

    “嘭————!”

    那一扫,仅仅是斩击便形成了强烈的冲击波,将旁边的一栋建筑物的墙壁给砸得粉碎而开。

    “唔…!真是难缠…!”

    源赖光似一道闪电一样的暴窜而开,闪过了那惊人的一击,但美丽的面容上亦是浮现出了棘手的表情。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