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288 别以为能一直奏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砰!”

    沉重的撞击声中,斯巴达克斯那巨大的身体径直的撞在了一个喷水池上,将喷水池给撞得稀巴烂。

    “哗啦啦…!”

    水花顿时从半空中喷洒了下来,淋湿了被埋在瓦砾中的斯巴达克斯。

    而在斯巴达克斯之前的位置上,一个人仿佛瞬间移动般的出现,垂下了踹出的脚掌。

    “御主!”

    源赖光发出了喜悦般的声音。

    来者,自然便是方里了。

    “红Berserker吗?”

    而方里则是眺望着在瓦砾堆与水花中逐渐起身的斯巴达克斯。

    表情,极其的不愉快。

    “先由你来纠缠住我的从者,再让我去独自对战黑Assassin,而红Archer则是一直隐藏在暗中,伺机而动,如果找到机会就对我发动宝具,不管能不能成功都撤退,还真是行云流水的一套行动啊。”

    恐怕,黑Assassin在布加勒斯特中失控的消息,红方阵营早就得到了吧?

    黑方阵营便是一直在提防着这一点,以免被红方阵营有机可乘,甚至还想过黑Assassin已经转移了阵营,叛变了黑方阵营。

    方里也是一样,即使熟知原著,知道开膛手杰克的状况,亦是没有松懈对红方阵营的戒备,一直都有在注意。

    因此,在对战黑Assassin的过程中有红方阵营的从者介入,这一状况,方里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但方里没有想到,对方采取的是这样的战术。

    居然躲在暗中窥视,一找到机会就解放宝具,解放完宝具就果断撤离,这种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跟偷袭没什么两样的做法,方里还真没有想到会有除了Assassin以外的从者这么干。

    换做是阿喀琉斯那样的英雄的话,那肯定不屑于使用这种手段。

    迦尔纳便更不用说,作为在从者中位格都是数一数二的存在,无论什么敌人都是正面击溃。

    唯独阿塔兰忒,在那位女猎人的观念中,根本没有所谓的偷袭不偷袭的说法,只有狩猎与被狩猎的结论而已。

    算漏了这一点的方里虽然硬是凭借着星辰力和战斗服的防护,将阿塔兰忒的对军宝具直接抗了下来,毫发无损,但心中还是有些不爽。

    “黑Assassin逃了,红Archer也逃了,令咒真是一个麻烦的东西。”

    毕竟,就算方里的速度再快,一旦对方用空间转移的方式逃跑,那也不可能追得上去了吧?

    “砰!”

    说话期间,斯巴达克斯已经是推开了一堆瓦砾,从洒着水的破烂水池中走了出来。

    “哈哈哈哈!”

    带着碜人的笑容的狂战士举起手中的剑,指向了方里。

    “你也是压制者吗?”

    对于斯巴达克斯来说,敌人可没有什么御主和从者之分,只有是不是压制者的差别。

    因为,这位从者是反叛者,为了反抗权贵对奴隶的压榨而站出来的战士。

    对于斯巴达克斯来说,其存在的意义便是向掌权者们发起反叛。

    而很不幸的是,源赖光即是皇室子弟,亦是源氏的首领,曾经还是京都的将领,带领着四天王和众多的军队守护着国家。

    斯巴达克斯便是在源赖光的身上嗅到了掌权者的味道,因此才一直纠缠着她不放。

    如果方里也是手握权利,压榨弱者的压制者,那不管是御主还是从者,斯巴达克斯都会毫不犹豫的用那可怕的肉体冲撞而来,击溃所有的敌人。

    只可惜,斯巴达克斯的御主似乎不打算再继续放任他了。

    “嗡————!”

    就在斯巴达克斯准备冲锋出去的时候,其身周的空间豁然扭曲而起。

    除了令咒的召唤以外,还能是什么呢?

    这一次的行动,方里既然还生还着的话,那就证明红方阵营的谋算失败了。

    既然如此,不仅是阿塔兰忒而已,斯巴达克斯自然也该撤退了。

    然而…

    “呛————!”

    那是一道恐怖的刀光。

    刀光即冷冽,又锋利,犹如能够将黑夜都给一刀两断一般,划破了整个空间。

    那不是比喻,而是真正意义上的划破了空间。

    恐怖的刀光便以连从者的动态视力都完全追不上的可怕速度,将黑夜、大气与空间通通都一刀两断。

    “噗哧————!”

    最后,在裂帛般的斩击声中,掠过了斯巴达克斯的躯体。

    鲜血,如其身后的喷水池一般,洒向了半空。

    斯巴达克斯脸上那渗人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源赖光亦是惊愕的睁大了眼睛。

    “锵…”

    在一声轻微的响声中,纯白色的令刀被收入了鞘内。

    剩下的,只有方里那注视着这边的冰蓝色眼眸,似零点的低温一般,极其冷漠。

    手握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手中的令刀,方里就这么望着斯巴达克斯,像是在对着不在现场的某个人开口一样,淡淡的说了一句。

    “别以为同样的手段能够一直奏效,白痴。”

    话音,一落。

    “啪!”

    像是肉被分开一样,名为斯巴达克斯的从者从额头开始,直至胯下,整个身体都被整整齐齐的切成了两半,向着左右两边,倒了下去。

    最终,斯巴达克斯的身体化作了光之粒子,逐渐的消失在了空气里。

    连其手中的武器,都没有留下来。

    “哗啦啦…!”

    喷水池的水再次洒落,激起了清晰的水声。

    但是,在那里的从者已经消失不见了。

    圣杯大战的第一夜。

    红方阵营的Berserker在此退场。

    而方里则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将手中的令刀收入了腰间的布袋中。

    眼中,冰蓝色的魔眼悄然隐去。

    直到这个时候,源赖光才反应了过来。

    “御…御主…?”

    不,源赖光还是有些反应不过来。

    被自己认为极为棘手的红Berserker居然就这么被解决了?

    源赖光知道,自己的这个御主拥有着非凡的实力,连阿喀琉斯和阿塔兰忒都能一举击溃,逼迫对方只能利用令咒逃跑。

    但源赖光并不知道,在那样的情况下,方里竟是还隐藏有如此惊人的实力。

    刚刚那惊艳绝伦的一刀,连源赖光都完全没有看到啊。

    而且,其杀伤力亦是足以将那个拥有着过人的忍耐力和承受力的红Berserker给瞬间击杀?

    难道是因为…

    “刚刚的魔眼…?”

    回想起那对冰蓝色的魔眼,源赖光似乎有些明悟了。

    这时,方里才向着源赖光开口。

    “好了,我们走吧。”

    说完,便是直接转身离开。

    看着这一幕,源赖光不由得微微一笑。

    “不愧是我的御主(儿子)…”

    留下这样自豪的话语,源赖光的身形便是灵体化消失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