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289 逐渐混乱的局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罗马尼亚,锡吉什瓦拉。

    在一个辽阔的大厅中,数道身影正待在了这里。

    赫然,便是红方阵营的从者们。

    以Lancer的职介现界的迦尔纳抱着手臂,靠在一旁的墙上,闭目养神。

    以Rider的职介现界的阿喀琉斯则靠着一尊雕像,有些轻浮的吹着口哨。

    以Archer的职介现界的阿塔兰忒还握着天穹之弓,看着前方。

    除了这三名从者以外,红方的Assassin亦是在场,带着特立独行的颓废气质,绝美的脸上浮现的是像毒花一样的笑容。

    这样的四名从者便围着在场唯一一名御主站着。

    圣堂教会第八秘迹会的神父,言峰四郎。

    这名御主正闭着眼睛,仿佛在与什么看不见的存在进行精神交流一样。

    直到一会以后,方才睁开了眼眸。

    “喔?”

    一众从者们顿时纷纷都反应了过来,将目光投至言峰四郎的身上。

    “怎么样?”

    Assassin上前一步,向着自己的御主询问着。

    阿塔兰忒亦是注视向了言峰四郎。

    但是,言峰四郎却是沉默了下来。

    看着这样的言峰四郎,其余人便好像明白什么了。

    “失败了吗?”

    阿喀琉斯不仅没有感到失望,反倒像是幸灾乐祸一般,脸上充满了讽刺。

    “连我的宝具都不行吗?”

    阿塔兰忒则是皱起了眉头。

    只有迦尔纳,依旧靠在墙边,闭目养神,没有理会在场的任何动静。

    在这样的情况下,言峰四郎抬起眼帘。

    旋即,以无可奈何般的笑容,道出了这么一个消息。

    “Berserker已经退场了。”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令得在场所有人的心均都蓦然一震。

    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在场的从者还没有愚蠢到无法理解。

    “被反杀了吗?”阿喀琉斯脸上的幸灾乐祸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咋舌般的表情,向着言峰四郎问道:“你不是已经通知了那边的御主,让他使用令咒将Berserker给召唤回来了吗?”

    “我的确这么做了。”言峰四郎如实的点了点头,还是带着无可奈何般的笑容,回道:“只是,这一次似乎没有能够成功的完成召唤呢。”

    “没有能够成功?”阿塔兰忒的眉头越皱越深,最终,还是向着言峰四郎质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言峰四郎摇了摇头,答道:“但同样的手段似乎对那一位没有什么作用了,以后只怕得更小心谨慎的使用令咒了。”

    闻言,一众从者们通通都沉默了下去。

    同样的手段没有作用?

    也就是说,连能够实现空间转移这样的奇迹的令咒都被对方找到破解的方法了?

    那真的是一名连魔术师都不是的一般人类能够做到的事情吗?

    “Ruler那边也进展得不顺利,这边还出现了预想不到的敌人。”Assassin闭着眼睛,像是感到有趣般的笑了起来,说道:“这一次的圣杯大战真的是意外连连。”

    “毕竟,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言峰四郎脸上的笑容重新恢复到人畜无害的模样,说道:“失去Berserker实在是意料之外的状况,再加上这一届的Ruler又出乎预料的强大,看来神并不站在我这一边呢。”

    “明明就是这么糟糕的状况,但你看起来似乎也没有打算放弃呢。”Assassin露出了愉快的表情,对着言峰四郎说道:“我的御主啊,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呢?”

    “没办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言峰四郎没有看向自己的从者,而是像眺望着更远的地方一样,喃喃道:“接下来该怎么做呢?”

    如此话语,便从言峰四郎的口中响起。

    那不是迷茫。

    与其说是迷茫,不如说是陷入沉思吧?

    至少,在场的人都知道,现在的己方阵营的状况可不是很妙。

    不单单只是失去了一骑从者的问题而已,红方阵营还有着许多的问题。

    例如,红Saber那一边根本不打算与这边共同行动,而是打算单独行动,行踪成谜。

    再例如,因为之前对Ruler出手的关系,对方现在也在追踪着这边,还追得非常的紧,根据言峰四郎所说,似乎是因为拥有着启示的技能,能够多少得到红方阵营的所在地的提示,迫使得红方阵营已经转移了几次阵地。

    再加上Caster那边也无法指望,因为其个人原因,根本帮不上忙,只能躲在工房中一天到晚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相比起Assassin失控的黑方阵营,红方阵营的状况更不妙。

    “我说,都到了这个地步了,难道我们的御主还打算隐在幕后吗?”

    阿喀琉斯直视向了言峰四郎,仿佛打算看穿其心中所有的秘密一样,以锐利的语言,如此开口。

    “就算再怎么胆小,这个时候也该出来指挥我们了吧?”

    阿喀琉斯的发言,换来了阿塔兰忒的赞同,让阿塔兰忒亦是看向了言峰四郎。

    连迦尔纳都睁开了眼睛,望向了言峰四郎了。

    没错。

    红方阵营的问题还不仅仅是以上的那些而已。

    那些至今为止都不肯出面,一直躲在幕后的御主也是一个问题。

    虽说魔术师都是一群将隐藏视为比什么都重要的家伙,但再怎么说,到了这个地步还想隐藏,连自己的从者的面都不肯见的话,那就是问题了。

    那到底是出于什么考量呢?

    亦或者是有别的问题啊?

    一众从者们便抱着这样的疑问,将视线投至言峰四郎的身上。

    对此,言峰四郎还没说些什么,其从者便是率先开口了。

    “难道大名鼎鼎的英雄们都是看不见监护人的身影就无法行动的胆小鬼吗?”Assassin露出妖艳的笑容,说道:“简直就像是雏鸟一样呢。”

    毫不掩饰的话语,让阿喀琉斯与阿塔兰忒均都注视向了Assassin。

    眼中,开始带上了危险的情绪。

    两人对浑身散发着毒妇般的气质的Assassin本来就不怎么感冒。

    现在,被对方一挑衅,那自然没有隐忍的道理。

    只有迦尔纳,看着Assassin的眼神多少有些闪烁。

    对于这位能够看穿一切谎言和人心的本质的英雄来说,或许已经察觉到了什么也说不定。

    “嗯?”

    这时,言峰四郎仿佛得知了什么让人惊讶的消息一样,抬起了头。

    旋即,微微笑了起来。

    “看来,黑方阵营发生了比我们更加严重的状况了。”

    一句话,让一众从者们通通怔住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