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如倾如诉 -> 直死无限

1290 惊人无比的消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狙杀开膛手杰克的行动失败了。

    这下子,以Assassin这个职介的从者的特性,怕是很难再找到对方。

    虽说将红方的Berserker给解决了,可比起只会横冲直撞的Berserker,像Assassin这种只会躲在暗处的从者无疑更棘手。

    至少,在圣杯战争的七个职介中,方里觉得最麻烦的就是Assassin。

    别的职介的从者的话,无论如何都能靠着实力碾压过去。

    可Assassin的话,不解决那个隐秘行动的问题,那就怎么都没有办法。

    所以,方里还是想等到解决Assassin以后再离开布加勒斯特。

    就是不知道,开膛手杰克还会不会继续留在布加勒斯特。

    “被我砍中一刀,应该没有可能在短时间内恢复行动能力吧?”

    这方面,方里还是有自信的。

    再怎么说,那都是在直死魔眼的能力下被砍中的一刀。

    如果不是对方运气好,其御主果断的使用了令咒,将开膛手杰克给召唤回去的话,那这位Assassin绝对没有活下去的可能。

    “或许,那位御主比开膛手杰克还难对付吧。”

    方里便带着这样的想法,前往与菲奥蕾汇合。

    只是,方里没有想到,与自己汇合的菲奥蕾竟是带着考列斯,表情还多少有些疲惫。

    “对不起,方里先生。”

    一见面,菲奥蕾便是向着方里低下头,满怀歉意的出声。

    “没有能够在第一时间里去支援你们,真的很抱歉。”

    这么说着的菲奥蕾的脸上充满了疲惫、愧疚和懊悔。

    连其旁边的考列斯都有些灰头土脸的样子,推了推眼镜,选择了沉默。

    看着这对姐弟,方里仿佛明白了什么一样,直接开口。

    “你们那边也遭遇到敌人了吗?”

    事实便是如此。

    菲奥蕾也遭遇到了敌人,因此才没有能够及时前来支援。

    方里也没有拐弯抹角,询问道:“敌人是谁?”

    回答这个问题的不是菲奥蕾,而是考列斯。

    “Saber。”考列斯向着方里说道:“袭击姐姐的是红方的Saber。”

    “Saber?”方里露出了意外的表情。

    红Saber的御主和从者也到布加勒斯特里来了?

    方里可是知道的。

    在红方阵营里,只有Saber的御主和从者是单独行动。

    而现在,对方却是来到了布加勒斯特。

    “不是红方阵营的指示,而是嗅到了战场的气息,所以介入了进来吗?”

    方里只能想到这个可能性。

    要知道,红方的Saber组合在战场上的直觉可是非常敏锐的。

    无论是御主还是从者,都是那种实实在在的经历过战场的洗礼的人。

    菲奥蕾便是在赶来支援的途中,陡然遭遇到了红Saber的袭击。

    “我没能看清对方的真面目。”菲奥蕾这样子说道:“红Saber的身上穿着全副的铠甲,还有头盔,那套装备似乎还有隐藏能力值的效果,我只能看到一部分的能力值,无法看透技能部分的讯息。”

    对方便是在这样的状态下,突然出场在菲奥蕾的面前,并对喀戎发起了挑战。

    最终的结果,则是两败俱伤。

    “喀戎受了伤,现在正在休息。”菲奥蕾垂下眼帘,低声说道:“红Saber也撤退了,我跟对方的御主交了手,却差点败下阵来。”

    虽然不知道红Saber的真面目,但对于红Saber的御主,菲奥蕾倒不至于不了解。

    毕竟,尤格多米雷尼亚早已收集齐了魔术协会的御主的情报。

    “名字是叫做狮子劫界离吧?”

    考列斯接过了自己的姐姐的话。

    “他是魔术协会时钟塔的一名原学生,本身是一位死灵魔术师,被魔术协会委托来参加这一次的圣杯大战,在业界里以魔术使的身份在活动。”

    魔术使。

    那不是指魔术师的一种,反而是一种蔑称。

    如果说,魔术师是指研究神秘,以抵达根源作为目的的学者的话,那魔术使就是将魔术视为工具来进行使用的工人。

    暗杀、赚钱、买卖、战斗,将魔术用在达成个人利益上的魔术师,那就是所谓的魔术使,被正统的魔术师们视为亵渎者,投以不屑和轻蔑的目光。

    可以战斗能力作为标准的话,魔术使普遍比研究性质比较高的魔术师更强。

    狮子劫界离便是一名魔术使,而且还是擅长使用死灵魔术的魔术师,即使知识无法和一流的魔术师相提并论,但论战斗经验与战斗技术的话,那便是真真正正的一流了。

    在双方的从者产生交锋时,菲奥蕾亦是与狮子劫界离交了手。

    理所当然,在战斗经验上压倒性不足的菲奥蕾,即使靠着自身强大的才能,一度以自身所开发的魔术礼装压制住了对方,但最终还是被狮子劫界离找到破绽,差点被杀。

    结果,还是考列斯及时出手,救了菲奥蕾。

    然后,红Saber与黑Archer便是彼此都伤到了对方,均都选择了撤退。

    这一晚,在布加勒斯特里,出现了整整六骑的从者。

    黑Archer。

    黑Assassin。

    黑Berserker。

    红Saber。

    红Archer。

    红Berserker。

    一共六骑,展开了不为人知的大混战。

    混战的结果也相当的惨烈。

    黑Archer、黑Assassin与红Saber均都受伤撤退。

    红Berserker更是直接退场。

    连身为黑Berserker的源赖光都遭遇到了斯巴达克斯这个难缠的对手,如果不是方里出现,将其干脆利落的解决,那耗到最后,很有可能就是源赖光的败亡。

    只有红Archer的阿塔兰忒,因为一开始的目标就是伺机而动,一击不中,直接离开的关系,反倒没有什么惊险,可那也是消耗了一划令咒换来的成果。

    圣杯大战的残酷与惨烈,在此便能多少窥视其一二。

    还不仅如此。

    在布加勒斯特这边发生了混战的同时,图利法斯那边亦是发生了大事。

    菲奥蕾的手机就这么突然响了起来,将其吓了一跳。

    “抱歉。”

    菲奥蕾向着方里道了一下歉,然后才接起电话。

    “是,这边是菲奥蕾-弗尔维吉-尤格多米雷尼亚。”

    在菲奥蕾的回应下,电话那边不知道说了一些什么。

    “什么…!?”

    下一秒钟,菲奥蕾大吃了一惊。

    “Saber自杀了?Rider叛逃了?”

    惊人无比的消息,就这么传到了菲奥蕾的耳中。

    考列斯的眼镜直接滑落在地面上,满脸的愕然。

    方里亦是眼眸微微一闪。

    事情,似乎开始变得有趣起来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