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澳门银河国际娱乐 -> 新兵扛老枪 -> 魔傀

第四十九章:强者之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明明苏小月带来无妄之灾,方笑云还只能向她请教。只要挪开视线,甚至眨眼的时候,他便忍不住在心里骂自己白痴,并且警告自己别被美色说迷。要知道,大眼睛出身名门,才十三岁,这要是传出去,“小神仙”的名声全毁了。可悲的是,每次方笑云下定决心,抬头望着那双活灵活现的眼睛时,心里便又生出“赴汤蹈火在所不惜”的愚蠢念头。

    反复数次,方笑云不禁怀疑苏小月是否施展过某种魅惑法术,试图操纵自己的心志。反过来又一想,这根本是无稽之谈,且不说人家有无必要这样做,假如真有,又怎么能容许魅惑对象屡次清醒。

    唯一说得过去的解释:她和她的那双眼睛,是自己的克星。

    “胆子不小啊!敢这样称呼小王爷。”

    苏小月饶有趣味地望着方笑云,眼神似乎包含欣赏,又仿佛嘲弄。

    “小王爷有两个名字,无忌和无过。猜猜这是为什么?”

    “为啥?”方笑云懒得猜。

    “因为小王爷有两个,外人很难分清。”

    “哦。”

    “无忌,无过,一母同胞,连体而生。为将他们安全地分开,八王请来龙庭会三位长老,与王府供奉一起出手。事后三位长老境界跌落,此生不闻大道,其中一个仅过一年就陨落。王府供奉从此消失,再未现身。”

    “......好家伙。”除了惊叹,方笑云找不到话应景。

    龙庭会由皇室开设,圣祖亲自着人创建,三位长老的修为可想而知,在为小王爷分体之前,他们应该清楚做这件事的后果与风险,却依旧做了,原因想必不是因为有舍己为人的慈悲心肠。至于那位王府供奉,肯定不是无名之辈,但他已经无所谓了。

    仅此一项,便可表明八王权势熏天。

    他心里胡思乱想,苏小月继续道:“对这件事,陛下起初很生气,亲自看过两位小王爷,你猜看过之后怎样?”

    “肯定不是龙颜大怒。”方笑云喃喃道。

    “陛下只说了一个字:值。”

    “值个屁。”方笑云小声嘀咕着。

    “是不是怕了?”苏小月问道。

    “嗯。”方笑云老老实实点头。

    关于小王爷,目前为止了解到的信息远远超出想象,方笑云再怎么鬼迷心窍也知道敬而远之,而不是发疯到履行那个狗屁誓言。

    “知道怕是好事。”

    苏小月微微一笑,视线落在方笑云脚下。

    “火气这么大,当心会......放个火球来看看。”

    “什么?”

    方笑云抬起头,再顺着苏小月的视线往下,看着那一圈干裂、沙化的土地,才明白对方的意思。

    “这个......”

    “该不是想说不会吧。”

    指尖随手一弹,一颗斗粒大小的火苗漂在当空。

    “我这个怎么样?”

    “太神奇了!怎么做的?”

    没吃过猪肉总看过猪跑,方笑云从没见过这样的火球,确切地讲是这种火。

    它是冷的,却能够燃烧,它很小,却无比纯粹,它的颜色晶莹剔透,带着质感,仿佛一颗会跳动的红宝石。方笑云清晰地感觉到其中蕴含着强大火力,心里的震惊无法用言语形容。

    “想学啊,我教你呀。”细嫩的手指潇洒一搓,跳动的火苗飘回掌心,水一般慢慢渗入肌肤。

    “我的天!”释放的法术还能收回?方笑云目瞪口呆。

    “来一个。”苏小月鼓励道,神情有点期待。

    “我真不会”方笑云苦笑着,难以控制心中失落。

    同样是低级法术,火球并不比缠丝、流沙等艰难,能学会别的自然也能用火。过去三年,方笑云对此钻研最多,练习最久,始终无法凝聚出火焰。

    每每回想,方笑云对密云宗老人充满怨念。他已懂得功法重要,既然自己无法修火,当初为何替自己选个明显偏向火焰的“破日决”。

    事有两面,因为学不会用火、又知道火的威力,方笑云才从老神仙那里敲诈来这么多火符,与赤魇一战,他终于知道自己并非没有天赋,正相反,他的元力天生带有火力,非常适合引动火符。

    经此一战,方笑云醒后偷空自查,惊喜地发现体内元力大大增加——也即是说,三年前到战场的初衷有望实现,加上丹田小太阳的变化,他有理由相信,自己的资质已经突破。

    早在苏小月遇险前,方笑云就已悄悄尝试凝聚火球,结果竟然还是不行。

    到底为什么呢?

    当前状况不合适研究,方笑云的心情极为矛盾,一方面他断定这次有希望,另一方面,他很怕看到最终的结果。假如上天拒绝打开那扇门,方笑云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勇气坚持下去,会不会因此发疯。

    等苏小月问到,方笑云干脆躺着装死。

    “试过几百遍,总是不行。”

    “他的身体存在缺陷。”

    方笑云讲的是事实,心情不需要伪装,旁边还有苏箐为证。最妙的是,刚刚那番发疯使得元力几乎耗尽,外人眼里,方笑云体内空空荡荡,纵然苏小月也看不透彻。

    “没道理呀。”

    大眼睛深深感到困惑,欢快的脸孔上没了笑意。方笑云望着心中又是一痛,险些忍不住把全部实情告知。

    “蠢货!留点心给自己吧!”

    心里拼命骂自己,方笑云摆出洒脱姿态,“这是命,我早就看开了。”

    “什么命不命,别胡说八道让人看不起。”

    大眼睛不屑摇头,青稚的面孔上浮现出可称之为“桀骜”的东西,还包含着少许愤怒。此时方笑云望着她,感觉像掀开一层面纱。

    “要不过几天再说?”他用商量的语气道。

    “也对......”

    苏小月伸手从地上抓起一把砂砾,秀气的双眉拧起来。

    “你受了伤,就别为我操心了。”方笑云忍不住提醒。

    “姑姑受了伤?!”苏箐大吃一惊。

    “你怎么知道?”苏小月猛地抬起头。

    “苏仙子,将军有请。”

    突兀、生硬的声音打断这边的对话,亲卫朝苏小月施礼,视线转向苏箐与方笑云。

    “苏姑娘,方统领,请一道过去。”

    “我不......”苏箐想拒绝。

    “将军有请,肯定有急事。先去吧。”

    方笑云暗暗松了口气,一骨碌身站起来。

    ......

    ......

    激战过后,战场上尸骸遍地,重伤者呻吟之声不绝。待到追击的队伍全都消失,自卧虎岗东边过来一支队伍,开始有条不紊地打扫战场。

    方笑云好奇地望着他们,微微有些出神。他发现这支队伍全都穿着轻便衣物,当中有不少是女性,进入战场之后,她们专门寻找并且救治那些身着玄甲的伤者,其次是那些可以挽救的马,与此同时,一些强壮的男人捡起长矛,将敌军伤者一一刺杀。

    不留战俘。

    方笑云暗自震惊。他注意到那些男子杀死战俘后会用刀割下一只耳朵,等把残敌清理完毕,救治与杀人这些人回到卧虎岗前,此时大路当中早已摆好桌子,一队玄甲军人负责将伤兵和耳朵清点、计数、登记成册。

    “张大路,杀敌七人。这回干的不错。”

    “谢军爷夸奖。”

    “胡家嫂子,那位兄弟伤重,麻烦你动作轻点。”

    “晓得晓得,绝对不误事。”

    荒野的风带着血腥气,同时送过来只言片语,方笑云渐渐意识到那些正在打扫的不是军人,看他们亲车路熟的样子,这样做不是头一回。

    动员民夫打扫战场,计数之后论功行赏,这样做......藏兵于民啊!

    军与民的差别不仅仅在于是否懂得如何打仗,更重要的是克服对战场的恐惧,使用民夫打扫战场,目的显然不止是为了节省人力。这些上战场见过血甚至杀过人的民夫返家后,如遇到敌军进犯,他们当中会有很多人敢于反抗,而不是一窝蜂逃跑。

    久而久之,民间养成彪悍之气,谁敢轻动。

    思索着的时候,苏小月与苏箐都已上前,去和虎威、还有小王爷站在一起说话,方笑云被留在身后无人搭理。他倒不觉得失落,心里反倒有点巴不得如此。

    伤者与敌军清理完毕,打扫队伍再次进入战场,这回任务是收集物质。方笑云注意到他们的分工依然很明确,男人负责把尸体分类,搬运重物,女人赶着几辆牛车,车上拉着清水和棉布做的寿衣。

    每名阵亡的将士都被清洗干净,换上崭新的衣物,军牌别在胸前方便识别。至于敌军就简单多了,身上有价值的东西扒拉干净,挖个大坑埋掉。

    看到这些,方笑云既震惊又为之叹服,内心对玄甲军的强大有了更深切的体会。

    “方统领,方统领?”

    亲卫过来很不客气地推一把,将方笑云由沉思中惊醒。

    “呃?啊!什么事?”

    “将军在问你话。”亲卫脸上很难看。

    “呃......”

    方笑云连忙收拢精神,一边尴尬挠头。

    “兄弟,将军问的啥?”

    “......将军问你三把枪的缺陷是什么。”

    仿佛惊雷响在耳边。

    ......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