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澳门银河国际娱乐 -> Mr佳男 -> 诸天武修群

053:心怀鬼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怎么回事?我的真气竟然突然消失?”

    项泽天心中暗惊。

    然而此时他却也不废话,真武灵爪施展开来,真气爪风激荡四溢,转眼不过两三爪江诚便是岌岌可危。

    不过此时项泽天亦是很惊诧,连续数爪江诚竟都能接下,而且对方的身躯仿佛钢浇铁铸一般,竟能抗住他数爪没被抓得骨断筋折。

    江诚此时亦是心惊真气境高手的实力,短短不到三个回合,他已是被废了一条右臂,金刚不坏神功都几乎要被打爆,内气消耗惊人。

    “走!”

    他毫不迟疑迅速飞驰而走,脚步飘忽之间,身形一闪就施展《雷惊苍龙》退走。

    “哪里逃!”

    项泽天一惊,江诚这身法速度实在太快,他双眸慑人,一声暴喝如猛虎跃涧跃出抓摄,无比强悍的吸摄力自其双爪爆发。

    江诚刚刚撞破房门还未冲出,背后就传来强悍的吸摄力,身形不由一滞,肩膀陡然一痛。

    然而就是此时,一声清朗喝声自门外传来。

    尖锐破风声嗖地一下子江诚面颊掠过。

    刚刚抠住江诚肩膀的项泽天冷哼一声,松手一抓。

    吧嗒——

    一颗铁弹便被他抓在手中直接捏爆。

    “项执事怎的如此大火气?竟然对我这江师弟下此狠手?不知我这师弟是犯了什么事儿?”

    远处,李庆之带着吴成疾走而来,他脸上带笑,双手合十对着项泽天道。

    江诚心中一松,身形一闪与项泽天拉开距离,来到李庆之身旁。

    李庆之神色凝重道,“江师弟,怎么回事?”

    江诚神色阴沉,“这项执事方才故意刁难我,没有任何证据,偏偏一口咬定我杀了同门弟子,我不忿之下准备离去,却被其阻拦。”

    看到李庆之身旁的吴成,江诚自是明白了怎么回事。

    心中不禁道算是没白栽培这家伙,竟然在这种时候请来了李庆之。

    虽然李庆之也只是内气九重天的实力,但项泽天如果这种时候还敢强人锁男,那就是完全不把血佛女放在眼里。

    李庆之的实力是其次,身份却很重要。

    在来之前,江诚完全没料到项泽天竟然是铁了心要对付他,以为只是例行公事般走个过场交代些事情,否则也是不会贸然来此。

    李庆之听到江诚这么一说,顿时目光就看向了项泽天道,“项执事,我很尊敬你们戒律堂的人,不过凡事讲证据,如果你真有什么证据证明我师弟残杀同门,只要拿出证据,你就可以按规矩办事。”

    他此时看似是为江诚说话,但却是直直盯着项泽天,心中也略有期待。

    项泽天在这个时候调查江诚残杀同门的事情,一定是掌握了什么。

    如果真的能坐实江诚的罪名,那么血佛女那边都不会包庇江诚,最后江诚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项泽天冷哼一声,“证据我暂时还没弄到,不过我是接到了元师弟他们的举报,广源广师弟等人都已多日未曾回宗,反倒是当初随他们一起出宗门的这江诚回来了,而且他手里还拿着广源广师弟手中兵刃。

    一把趁手的武器,对于一名武者而言意味着什么,你应该知道,既然广源师弟的刀落在江诚手里,很可能是他杀了广师弟他们,并且毁尸灭迹。”

    江诚眼神冷冽,默默运转功法内气恢复伤势,笑道,“项执事好推断,不过这都只是你的推测,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你所说的都是真的,广源他们的死因我已告诉了你,你信不信无所谓,但你不能定我的罪。”

    李庆之看到项泽天这神色心中一动,看样子项泽天似乎是和江诚有仇隙的,明显这是想要刁难江诚,但却拿不出实际证据。

    “项执事,还是那句话,你如果有证据,那倒是可以定我师弟的罪,如果没有,我师弟最多配合你调查,但你却不能用强。”

    李庆之看似站在江诚这一边,对着项泽天笑笑拱手道。

    “好。”项泽天深吸口气,知道今天这件事有李庆之在,也只能到此为止。

    不过这还不算完,要让他现在放过江诚,就必须达成条件。

    “我现在找不出证据,但不代表就没有证据。

    江诚,你口口声声说广源等人是死在荡云山,那好,现在你就随本执事手下的人走一趟荡云山,那里一定还遗留有很多线索,你敢不敢配合调查?”

    项泽天眼神森然盯着江诚道。

    他的目的就是要把江诚糊弄骗出宗门,离开宗门越远越好。

    这样一来,与银面罗刹女的交易也就达成,之后的事情,江诚是死是活,他也就不用管了。

    一听项泽天这话,江诚心中就陡然起了警惕。

    他现在已经判定,肯定是银面罗刹女找到了项泽天,和对方达成了某些交易,否则这项泽天吃饱了撑着,会为了这么几个死去的普通弟子来找他的麻烦?

    没有利益促使,对方又不是传闻之中名满江湖的铁捕门的门人,还非得扬善除恶?这可能么?

    现在对方要派人带他去荡云山搜集线索,这更是荒诞,未免也太过抓着不放了,其中必定有鬼。

    “项执事,我倒是第一次知道咱们戒律堂的执事竟然这么尽职尽责,不过我刚刚被你重伤,现在这深夜出宗,只会让我的伤势加重,所以去荡云山调查这件事,还是过几天,等我伤好了再说吧。”

    江诚语气带了几分讥诮道。

    李庆之闻言,看了一眼江诚那无力垂下的右臂,又看向对项泽天,“项执事,我师弟现在看来也是愿意配合你调查的,不过他有伤在身,这......”

    “有伤在身也必须去。”项泽天低喝,眼神凌厉,“否则就是心中有鬼,现在距离广源等人死去已过去了好几天,时间拖得越久,线索也就会被破坏得越多,必须今晚就去。”

    “这......”李庆之看向江诚,“师弟,执事说得也是有理,要不现在就去?你放心,此事我已向师父汇报,执事应该不会再为难你了。”

    听到李庆之已经汇报给了血佛女,项泽天眼皮微抽,但还是冷着一张脸道,“即使长老知道,项某也是做分内之事,江诚,你最好老实配合,如果广源等人不是你杀的,那也就罢了。”

    江诚脸色变得有些阴翳。

    这李庆之不厚道啊......看似是为他说话,但却分明是和稀泥,压根没有鼎力相助的意思......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