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bet365体育在线 -> 科幻 -> 骑猪砍树 -> 巫师的世界之旅

第一百六十一章 荷兰人来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天才壹秒記住『新♂無♂錯÷小△說→網wWw。XqUleD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李戮忧在加勒比世界的势力已经初成,在格拉斯等人的治理下,新加坡重新恢复了稳定,除了刚开始夺权的时候逃散了一批人以外,随着新加坡重新恢复繁荣,人口也开始稳步上升。【新↑無。錯△小↓說△網W wW.xQUlEDu.coM】

    此时的新加坡城鱼龙混杂,人口构成也十分复杂,有华人,有土著,也有一些前来这里淘金的英法西葡等国的欧洲人。

    复杂的人种也带来了复杂的局势,但是这些都在格拉斯的几次血腥镇压下得以平复,现在,这些人已经承认了李戮忧的统治,安心的在李戮忧的旗下做一个顺民。

    这一天,风和日丽。

    格拉斯坐在自己的总督办公室里,飞快的签署着各种文件。

    现在新加坡初定,各种事情堆积在一起,让格拉斯不得不忙的脚不沾地。

    “这不知道大人怎么想的,为什么要管这些麻瓜的事情。”

    把一叠文件让秘书抱走,格拉斯揉了揉自己有些发胀的脑袋。

    虽然嘴里是在抱怨,但格拉斯的心里却十分明白李戮忧的意图,他只是不满自己只能坐在办公室里,而阿诺德和奥尔丁顿两人却可以再外面肆意逍遥。

    身为李戮忧的心腹,格拉斯当然知道了李戮忧的一些秘密,按照李戮忧的话说就是,我们的征途在星辰大海,所以,在那一刻起,格拉斯就放下了身段,开始学习起那些以前他看不起的麻瓜知识。和格拉斯一起的,还有阿诺德和奥尔丁顿。这也是为什么李戮忧会放心的把自己的势力交给他们三个管理的原因,要是换了其他巫师,光是那认知方面的障碍,就够李戮忧头大的了,最鲜明的例子就是亚瑟?韦斯莱。

    “混蛋阿诺德,居然向我炫耀自己的战利品,也就只有你这种白痴才会去欺负那些弱者,等你回来,我一定把你扔进军队里,看你还和我嚣张。”

    嘴里咒骂着,格拉斯再次完成了一叠文件的签署。

    正要摇铃呼叫自己的秘书,格拉斯自己办公室的门就被推开了。

    “总督大人,夏普大人的文件!”

    格拉斯闻言,心头一紧。

    和他这个主管内政的总督一样,奥尔丁顿也同是一方面的负责人,主管情报工作,直接对李戮忧负责,专门负责收集全世界的情报。尤其是为了奥尔丁顿行事方便,李戮忧从哈利波特世界带过来的巫师,基本上都拨给了他,在刺探情报这方面,掌握着【摄神取念】和【摄心术】的巫师们不要太方便。

    一般情况下,奥尔丁顿是不会给他发正式文件的,除非,有什么事情涉及到了他。

    打开奥尔丁顿发来的文件,格拉斯一目十行,待看完文件的内容,格拉斯一直悬着的心却是放了下来。

    文件并不长,主要内容就是有一支荷兰舰队要来攻打他,让他做好准备。

    只要不是事关李戮忧的事情就好,至于至于那什么荷兰舰队,不是格拉斯吹牛,他还真的不放在眼里,他自己一个人就能覆手可灭,他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格拉斯了,得到李戮忧的传授,他的实力提升了何止一番,就是面对以前的自己,他也能大吼一声,“我要打十个!”

    当然,这点小事还不需要他亲自出马。

    挥手示意秘书告退,格拉斯去了一张信奉,写了一段话,折了个纸飞机,就扔出了窗外。

    飞出窗外的纸飞机并没有随风落地,而是在空中转了个圈,就好像活了一般,违反了万有引力定律,认准了一个方向,飞快的离去。【新↑無。錯△小↓說△網W wW.xQUlEDu.coM】

    ………………………………………………………………………………

    在一望无垠的大海之上,一直由十几艘战舰组成的舰队正在海面上缓缓的行进着。

    一个身穿荷兰军装,大约三十岁出头的男子正长在这支舰队的旗舰,一艘双层甲板的风帆战列舰的船头,拿着一柄单筒望远镜在想着远方眺望。

    这个男子名叫德雷克?爱迪尔男爵,是这支舰队的指挥官,荷兰人,同时也是荷兰属印度尼西亚殖民地的军事主管,地位仅次于印尼总督。

    “男爵阁下,再有半天的时间,我们就能够到达新加坡了。”爱迪尔的副官站在他的身后。

    “是吗?”爱迪尔男爵收起了手中的望远镜,“听说,我们的军队是被一帮海盗打败的?”

    “是的,男爵阁下。”

    “哈!这是我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什么时候,我们的荷兰军人变得这么不堪一击了?”

    “男爵阁下,根据我们的情报,占领新加坡的是啸风海盗团,他们的首领,啸风,被誉为新加坡海盗王。”

    “海盗……王?”爱迪尔先是蔑视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副官,随后又一脸无所畏惧的表情,“一个海盗也能称王?看来我们的总督大人真是一个懦夫,也只有在他的治下,才会让那些渣子逍遥法外,他有什么资格当上总督,就凭他那个身为公爵的哥哥?”

    “男爵阁下……”副官无言以对,两个大人物之间的斗争,不是他这种小角色能够参与的,所以,他只能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姿态。

    “哼。”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爱迪尔也是觉得无趣,转过头,看着新加坡的方向,“就让我给那些土著猴子们一个教训,让他们看看,谁才是这片土地的主人。”

    副官站在一旁一言不发,看着自己身前冷着一张脸的爱迪尔,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中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尤其让他惊惧的是,这种预感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发强烈。

    不提正在一边意气风发的爱迪尔男爵,在大海的另一边,一支远超爱迪尔男爵舰队的庞大舰队同样在大海之上缓缓的行驶着。

    阿诺德站在船头,无聊的打着哈欠,而在他的脚下,是他的旗舰,“海上勇士号”,五艘一级战列舰之一,这支舰队正是由他率领的舰队,有新加坡海军和啸风海盗团混编而成。

    一个多小时前,阿诺德突然收到了格拉斯的来信,说是有一股荷兰人要来攻打新加坡,让他帮忙清除一下。正闲的没事干的阿诺德二话不说,就点齐兵马,出征了。

    看着自己座驾身后的大大小小上百艘战舰,饶是以阿诺德的心中也不禁升起了一股豪情。

    “可惜,全都是木质帆船,大人也是的,直接来几艘超级战列舰不好吗?我看那个大和号就不错。”恶补过一段时间现代知识的阿诺德,对战列舰情有独钟,哪怕事实已经证明航母才是真正的海上利器,但在阿诺德认知中,巨舰大炮才是男人的豪情,尤其是大和级战列舰,这个人类史上唯一建成服役的超级战列舰,在阿诺德的眼中是那么的完美,狰狞的舰炮,行驶时那种排山倒海的气势,这才是男人的浪漫,航母?那种只会躲在背后放冷箭的懦夫,只有奥尔丁顿那种娘们唧唧的家伙才看得上。

    当然,这种话,如果奥尔丁顿真的在阿诺德身边的话,他才不会这么说,他实在是吃了奥尔丁顿太多的亏了,玩起花样来,他实在不是奥尔丁顿的对手。

    “斯托克大人,已经发现那伙敌人了。”一个整个身体都被巫师袍所笼罩的男人走到了阿诺德身边。

    这是奥尔丁顿的手下之一,驯养着一批猎鹰为他服务,能够随时替他监视着周围的一切,所以,这次的行动就被奥尔丁顿派来充当阿诺德的情报官。

    “是吗?”阿诺德眼睛一亮,马上叫来了自己的副手,“吩咐下去,新加坡舰队和啸风海盗团分开,让啸风海盗团做诱饵,新加坡舰队埋伏,我要全歼这伙敌人。”

    谁说阿诺德是满脑子肌肉,这不,现在连战术都用出来了。

    “是!”

    命令被很快的传达下去,庞大的舰队一分为二,其中的一支很快的消失,只留下原地的几十艘小型戎克船。

    ………………………………………………………………………………

    爱迪尔男爵吹着海风,满脸的意气风发。

    据他所知,新加坡的丢失已经让他头顶上的那位总督大人焦头烂额了,殖民地的丢失足以让这位总督的政治生涯结束,哪怕他有着一个公爵哥哥,而他自己,德雷克?爱迪尔男爵,将会成为收服失地的功臣,到时候,总督的宝座将向他招手,而他没准也可能更进一步,德雷克?爱迪尔子爵,听听,这个称呼是多么的顺耳。

    就在爱迪尔男爵陷入无限憧憬的时候,他的副官不合时宜的打断了他的幻想。

    “什么事?”爱迪尔男爵有些不悦。

    “男爵阁下,发现敌情。”

    “是吗?”爱迪尔男爵收敛了面容,感觉拿出望远镜查看。

    只见在他的视线内,一伙几十艘的小型戎克船已经摆开了阵势,看样子,正在等着自己的到来。

    “这就是那伙海盗?”

    “是的,男爵阁下,看他们的旗帜,足以证明他们的身份,正是啸风海盗团。”

    “哈!这些土著猴子真是胆大,这是想跟我打遭遇战吗?”爱迪尔男爵蔑视的看了一眼远处的战舰群,“传令下去,给我迎头痛击,教教他们,海军与海盗的区别,谁才是这片大海的主人。”

    “是!”

    爱迪尔男爵的命令被很好的传达,整支舰队都扬起风帆,大炮出闸,刀剑出鞘,向着对面的啸风海盗团扑去。

    而在另一边的啸风海盗团中,海盗船长啸风也在指挥着自己的手下。

    “调转船头,我们迎向右舷的敌船!”

    “杀光他们!抢光他们!”

    “大海是勇士的天下,懦夫必将死在我们的手里!”

    “让那些红毛鬼见识见识我们的厉害!”

    一时间,海盗们士气大振,杀声震天,所有海盗船都竖起了海盗旗,在舵手的掌控下,船帆随之转动,大批的海盗船碾压着船身下的海水,向着对面的荷兰舰队冲去,在船尾下留下了一条条由窄至宽的水痕。

    自从被李戮忧用强硬的手段收服后,啸风就一日不想着摆脱李戮忧的控制,直到阿诺德的到来。

    阿诺德这个莽汉,粗中带细,一边用强大的武力镇压,一边又用丰厚的战利品犒赏,很快就把啸风海盗团牢牢的掌控在自己的手里,啸风彻底成了孤家寡人。这还不算,在这之后,阿诺德又向啸风许以种种好处,神奇的护身符,强大的魔法药剂,还有,长生不老。一切的一切都让啸风着迷,渐渐沉沦,彻底成为了阿诺德忠实的手下。

    双方的舰队迎面对撞,炮弹在海面上交错而过,疾飞向了各自的目标。

    顿时,木屑纷飞。

    荷兰舰队的一艘护卫舰的船舷被一发炮弹开了膛,瞬间被打出一个澡盆大小的窟窿,炮弹穿透了船舷,重重的砸入了船舱之中,登时将一门炮舱中的大炮掀翻在地,船板的碎片四处纷飞,船舱之中的一些荷兰炮手瞬间被撂倒在了血泊之中。

    被掀翻的大炮跳起来翻到下去,正好砸中了一个荷兰炮手,把这个荷兰炮手的腰部重重的砸在了炮身的下面。

    这个倒霉的荷兰炮手瞬间睁大的眼睛,死命的推着他腰部以下的大炮,发出了悲惨到极点的惨叫,这门大炮砸中他的时候,瞬间就把他盆骨的所有骨头砸的粉碎。

    荷兰炮手拼命的想把大炮从他的身上推开,但是不要忘了,现在的大炮,哪怕技术得到了改进,不似以前那么笨拙,但加起来也有一两千磅中,岂是他一个人可以推得动的?只听这个倒霉的家伙凄厉的惨叫着,承受着剧烈的疼痛,挣扎了一会儿之后,直接疼的晕了过去,但马上又被无法忍受的疼痛给疼醒,再次发出惨叫,无助的反复经历地狱般的折磨。

    这个时候,他已经意识到自己无法活命了,痛苦的大叫着:“上帝呀!看在上帝的份上,快杀了我吧!求求你们,快杀了我吧!我受不了了!!!……”

    可是,他的哀求并没有得到回应,这个炮舱里的其他伙伴,也同样身负创伤,有些倒霉的干脆就被木头碎片穿过了喉咙,早就去见上帝去了。

    还是一个只伤了胳膊的同伴实在是不忍他承受痛苦,也看出了他彻底没救了,才抽出了一把尖刀,走到了他的面前,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才对着他的心脏扎了下去,彻底帮他解脱。

    这只是这次战争中的一个缩影,双方的大战还在继续。

    双方加起来上百艘的战舰在这片小海域中犬牙交错,炮弹纷飞,每一分钟,双方都可以打出成吨的炮弹。

    爱迪尔男爵满脸黑色,十分狼狈的被人从甲板上搀扶了起来,连他的望远镜这会儿也不知道被摔倒什么地方去了。

    就在刚才,一颗炮弹重重的砸在了他座船的船舷处,打出的船舷碎片,险些就把他这个意气风发的指挥官送去见上帝,幸好上帝还是眷顾他的,碎片正好击中了他身前的护卫,他自己除了溅了一身血之外,毫发无伤。

    但就是这样,也已经让爱迪尔男爵心情恶劣到了极点,他怎么也想不到,这群土著猴子野海盗,居然有这么强的火力,要不是自己的战舰吨位大,本身占据优势,单凭这火力,就不比自己的舰队差了。

    尤其出乎了爱迪尔男爵预料的是,这群海盗居然和他们打起了炮战,而不是像普通海盗那样,随便开几炮以后,就冲上来,玩接舷战,这让自己计划了好久的战术彻底成为了泡影。

    不应该啊,大炮一响,黄金万两可不是说说而已,就凭这些海盗的财力,不说能不能买得起这些大火力的重炮,就是那些炮弹的消耗,都不是一般的海盗能够供养的起的。

    所以,海盗们之中才那么流行接舷战,不是因为这些海盗们个个武艺超群,实在是炮弹太贵了。如果整场战斗都用炮战,抢的那点钱都不够买弹药的。

    看着陷入了僵局的战场,爱迪尔男爵的心中闪过了一道阴影,他好像意识到不妙了。未完待续。手機用戶請浏覽m.xquledu.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